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戰國之鷹 > 第1130章 一統今川家

第1130章 一統今川家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東海道駿河國駿府城,隨著(zhù)一聲雷響,豪雨當即傾斜而下。<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imianhuatang.info</strong>


    隨即,在晨間到中午,一直在駿府城二之丸外響徹個(gè)不停的鐵炮聲,突然在這一刻戛然而止。二之丸中,駿河今川家的鐵炮隊已經(jīng)全數撤退,現在從本丸調來(lái)的一隊一隊槍足輕正不斷增援二之丸。


    “砰!砰!”二之丸城門(mén)處,隨著(zhù)遠江今川家大軍的不斷進(jìn)攻,木樁撞門(mén)聲,一陣急過(guò)一陣。而且,在轉眼之間,遠江今川家大軍一個(gè)上午,付出慘重傷亡代價(jià),亦未能填平的堀切,已在瞬間填平。


    此時(shí),遠江今川家大軍扛著(zhù)擋箭板冒著(zhù)大雨,和不時(shí)劃過(guò)的箭矢,不問(wèn)不顧地繼續進(jìn)攻。盡管駿河今川家守軍的弓足輕們全力施射,但遠江今川家大軍眼下氣勢正盛,絲毫不顧傷亡。并且下雨天對弓箭射程,瞄準度,弓弦韌度同樣亦然影響不小,但眼下只能勉強一用了。


    二之丸城下,草鞋猛踏在泥濘中,濺得泥水四處飛濺,大雨打得遠江今川家大軍足輕頭上的陣笠一陣亂響,旗指物亦被打濕變得服帖下來(lái)。雨水從鎧甲上滑落,黑壓壓一大片從頭望不見(jiàn)尾的遠江今川家大軍渾身濕漉,手持長(cháng)槍在遠處候立,雙目緊盯著(zhù)城門(mén)。


    實(shí)際上,駿府城二之丸大門(mén)的堅韌度還不及天狗丸的大手門(mén)的。于是,在遠江今川家大軍的不斷撞擊下,隨著(zhù)“轟隆”一聲,城門(mén)之中木屑橫飛,城門(mén)終于被攻了。


    “殺!”


    “喔!”


    根本無(wú)需各個(gè)番隊主將的號召,在眼見(jiàn)城門(mén)被攻破以后。早就守候在那里的遠江今川家大軍將士猶如打了雞血一般,個(gè)個(gè)面色漲紅,全軍蜂擁而入。


    “城破了!城破了!”


    無(wú)數人在同一刻高喊,這樣的目的既是給自己打氣,也是動(dòng)搖駿河今川家守軍的軍心。


    駿府城二之丸的馬道上。[txt全集下載]遠江今川家大軍猶如潮水一般沖來(lái),與城門(mén)后的駿河今川家守軍交戰在一起。二之丸的馬道設計的有點(diǎn)類(lèi)似甬道一般。在只有五間寬的馬道上,兩側都是四間高的石垣,所以正面廝殺的面積十分狹小,遠江今川家大軍排成了一條長(cháng)龍,后面的人推著(zhù)前面的人。一個(gè)勁地向前沖。


    所以沖上最前面的武士足輕,若是自己不動(dòng),也不會(huì )被后面的自己推著(zhù)往前走。如果一個(gè)不小心,被推翻在地,那無(wú)數人的腳就要他身上踩踏過(guò)去了。在這五間寬的狹小正面。只聽(tīng)太刀,長(cháng)槍?zhuān)S刀對撞響起,雙軍士兵一言不發(fā)地相互對砍。


    不斷有人中刀或者中槍被殺得撲到在地,但有受傷者若停下腳步,也是后面沖來(lái)的遠江今川家大軍亂腳踩死。一聲聲沉悶的喝聲,夾雜是死亡前凄厲的慘叫聲,遠江今川家大軍攻勢不停。


    而就在這個(gè)雙方激戰的時(shí)刻。在駿府城的本丸大手門(mén)的上方,數人卻被竹籃給放了下來(lái),并且打出了要與遠江今川家談判的旗號。


    突然接到這一個(gè)消息的政良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過(guò)來(lái),他當即下令各軍暫停進(jìn)攻,然后讓次子羅氏信良以及軍事山本勘助出面接待了駿河今川家的使者。畢竟他這個(gè)時(shí)候是不能隨便現身的,否則將引發(fā)太多的問(wèn)題了,甚至連出面的次子以及軍師都要以遠江今川家家臣的身份去接到駿河今川家的使者。


    當然,雖然并沒(méi)有直接出面。但政良還是在幕后全程掌控著(zhù)這一次雙方的談判的。不過(guò),當政良得知駿河今川家這一次出使的主將竟然是一代女大大名壽桂尼后。他不由得被狠狠地震驚了一番,隨即他意識到?峙逻@一次的今川家內亂將很快結束了。


    果然,壽桂尼很快就提出了投降,并且結束今川家內亂的想法,當然,她也有著(zhù)投降的條件。


    首先,遠江今川家必須釋放正在被軟禁的今川氏真。作為交換條件,今川氏真將讓出今川家家督之位,但他將能夠與其正室早川夫人(北條氏康的女兒)一起前往北條家領(lǐng)地定居。


    其次,釋放所有此前在今川家內戰當中,被遠江今川家所俘虜的駿河今川家的人員,尤其是那被軟禁的各家豪族的人質(zhì)。


    最后,今川葬零可以繼承今川家的家督之位,但其名字必須更改為今川氏真。


    對于壽桂尼的這三個(gè)條件,政良只答應了第三個(gè)條件,至于前兩個(gè)條件,政良都有異議。


    對于第一個(gè)條件,政良是絕對不會(huì )同意的,正所謂也草不除根春風(fēng)吹又生,當年在花倉之亂之時(shí),壽桂尼可是死死守著(zhù)這一個(gè)原則,將以及逃出生天了的今川義元的競爭敵手自己逼迫自殺了的,而現在政良自然也是堅持著(zhù)這一原則的。


    至于第二個(gè)條件,政良倒是答應了,但卻增加了一個(gè)前提條件,那就是在遠江今川家全面接收了駿河國各地以后,才會(huì )陸續釋放。


    對于在幕后的政良所提出的這兩個(gè)投降條件,壽桂尼自然是不會(huì )答應的,于是雙方就討價(jià)還價(jià)了起來(lái)。


    不過(guò),為了向壽桂尼施加壓力,政良同時(shí)也下達了繼續進(jìn)攻駿府城本丸的命令,隨著(zhù)戰斗的再次開(kāi)始,此前一直口硬的壽桂尼也最終服軟了,于是雙方最終達成了結束今川家內亂的協(xié)議。


    協(xié)議的內容,主要就是正式承認遠江今川家繼承了今川義元死去以后一直被爭奪著(zhù)的今川家的家督之位,從此,今川家結束一切的內部紛爭,至于遠江今川家以及駿河今川家也宣告正式合二為一。


    而為了達成這個(gè)協(xié)議,雙方也對三個(gè)停戰的條件進(jìn)行了妥協(xié):


    首先,被俘虜的今川氏真將被釋放,他將與其妻子、家眷等人被送往今川家盟友九州羅氏家肥前國的學(xué)府城城下町中定居,未經(jīng)允許,不得再返回東海道的今川家領(lǐng)地。而其家族期間的生活所需,將會(huì )由今川家向羅氏家支付。


    沒(méi)有殺死今川氏真,這已經(jīng)是政良對壽桂尼最大的讓步了,而相信只要達到了學(xué)府城以后,政良相信今川氏真也會(huì )喜歡上那里的眾多文化的,只要今川氏真今后乖乖在那里定居,他與其眾家眷自然是會(huì )過(guò)上幸福安定的生活的。


    其次,在今川家徹底安定下來(lái)以后,將會(huì )逐步釋放所有此前在今川家內戰當中,被遠江今川家所俘虜的駿河今川家的人員,尤其是那被軟禁的各家豪族的人質(zhì)。


    最后,今川葬零可以繼承今川家的家督之位,但其名字必須更改為今川氏真。


    當然,在政良的指示下,遠江今川家負責談判的眾人都提出了,希望壽桂尼能夠繼續留在家中,協(xié)助將改名為今川氏真的今川葬零整合今川家的想法。


    但是,壽桂尼似乎真的有點(diǎn)心灰意冷了,畢竟,若不是為了今川家的存續,她也不會(huì )最終做出這么一個(gè)艱難的抉擇的,所以她并沒(méi)有答應眾人的請求,而是希望繼續繼續留在今川家的宗寺內,靜心為其此前被織田家所殺的兒子今川義元守靈。


    對于壽桂尼的請求,政良最終也只能在幕后同意了。而當羅氏信良與壽桂尼各自代表兩家簽訂了協(xié)議以后,今川家持續了兩年之久的內戰也終于結束了。


    這個(gè)時(shí)候,暴雨止歇,夕陽(yáng)透過(guò)烏云的細縫,一道一道撒落在地面上。


    駿府城屹立如故。


    駿府城二之丸中,遠江今川家大軍以及駿河今川家守軍的尸體陳橫,倒插的旗幟,折斷的長(cháng)槍?zhuān)榈囟际恰?br />

    而隨著(zhù)今川家內帳結束的消息宣布下來(lái)以后,無(wú)論是駿河今川家守軍,還是遠江今川家的攻城軍勢,皆興奮不已,紛紛舉槍高呼。


    (感謝“l(fā)eely”的雙倍月票支持以及100點(diǎn)幣打賞;


    感謝“神鸞”的每日100點(diǎn)幣打賞的支持。)(未完待續)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