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民國歲月1913 > 第四卷 雄關(guān)漫道真如鐵 第五百一十三章 …

第四卷 雄關(guān)漫道真如鐵 第五百一十三章 …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消息確實(shí)?”


    方子達放下手中的情報開(kāi)口問(wèn)道,站在他面前的是安全局局長(cháng)陳果夫,就在天*津的聚合結束后的幾天內,金九這才通過(guò)渠道就向安全局發(fā)出了這份情報,當這份情報到陳果夫手中后絲毫沒(méi)敢耽擱,立即就匯報給了方子達。


    “回總理,情報已經(jīng)確實(shí)!”


    陳果夫畢恭畢敬地回答道,在方子達手下時(shí)間長(cháng)了,他很清楚方子達不喜歡聽(tīng)那些“也許”、“可能”、“或者”、“大概”、“基本”之類(lèi)模棱兩可的話(huà),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所以當聽(tīng)到方子達向他確認時(shí),毫不遲疑地就如此回答。在他看來(lái),這個(gè)情報的可靠性還是很高的,因為不僅是金九的直接匯報,而且通過(guò)安全局的其它情報渠道他也得到了類(lèi)似的消息,兩者相互應證,足以證明這個(gè)情報的真實(shí)性。


    從聚會(huì )結束到情報送出,其中有著(zhù)幾天的時(shí)間。倒不是金九怠慢,實(shí)在是日本人和川島芳子故意扣留了在場(chǎng)的人員。其用意也是顯而易見(jiàn)的,當然是保證機密,避免走露消息。為了把情報安全送出,金九可是費了不少勁,幸好前去參加聚會(huì )之前他就準備好了幾套預案,就這樣還差一點(diǎn)兒暴露自己,還好一切順利,要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作為金九助手的陳立夫,這一次也以金九的子侄名義和金九一起打入了對方內部,在陳立夫的配合下金九才能順利完成任務(wù),F在,陳果夫指使他們繼續潛伏,盡量減少外界接觸,除非在有必要的情況下方可行動(dòng)。


    看完情報的方子達心中微怒,小日本和這些滿(mǎn)清遺老遺少簡(jiǎn)直就是膽大包天。居然想出綁架甚至暗殺溥儀,甚至打算把皇族中地位最高的三人一網(wǎng)打盡的招來(lái)。這樣的做法根本不是常人能夠想到的,說(shuō)是瘋狂毫不為過(guò),甚至為了達到目的,悍然在聚會(huì )現場(chǎng)槍殺多羅敏達貝勒毓朗,亢赴會(huì )人員。這種事一旦傳了出去,旗人內部不群起而攻之才怪。


    不過(guò),方子達可不會(huì )作出這樣的舉動(dòng),對他而言這事解決總比不解決的好。由于滿(mǎn)清退位時(shí)當初的政治原因和社會(huì )現狀,導致大量滿(mǎn)人對民國懷有仇恨,這種情況就和一個(gè)生了病的人一般,身上長(cháng)了一個(gè)瘤子,這個(gè)瘤子雖然暫時(shí)不影響這人的生命,可一旦病變的話(huà)其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解決完了蘇俄后。方子達下一個(gè)主要目標就是日本,還有國內妄圖復辟的那些滿(mǎn)人。只有徹底處理掉這個(gè)問(wèn)題,接下來(lái)的國家才能一一種健康,毫無(wú)牽掛的姿態(tài)繼續向前。


    說(shuō)實(shí)在的,現在的溥儀只不過(guò)是個(gè)不知愁味的少年,而這位末代皇帝的生父載灃和叔叔載濤倒也是兩位安分守己的人。這兩位當年位高權重的王爺如今閉門(mén)謝客,只沉醉于書(shū)畫(huà)琴戲之中,完全放棄了復辟的想法。這一點(diǎn)。從這一次曾邀請他們于會(huì )被拒絕,甚至連個(gè)代表都不派去可以看出。對于這三個(gè)特殊的人。方子達并沒(méi)有趕盡殺絕的想法,相反還很是鼓勵,假如所有滿(mǎn)人都如此的話(huà),天下呀就沒(méi)這么多事了。


    方子達不出手,可不代表他就會(huì )阻止日本人和川島芳子這伙人出手,而且他還準備在其中推波助瀾。悄悄幫他們一把。西方有句諺語(yǔ),上帝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如果沒(méi)有他們這幫人的瘋狂,方子達又能找到什么理由一網(wǎng)打盡呢?


    不過(guò)話(huà)又說(shuō)回來(lái),溥儀是絕對不能出事的。無(wú)論是綁架和暗殺這種情況絕對不能發(fā)生。一旦溥儀出了事,這對民國政府的威望是一個(gè)重大打擊,一旦對手以此做文章,就會(huì )令事態(tài)失控,從而滑向不可預測的一面。


    至于載灃和載濤兩位,至少要保住其中之一,只有這樣才能使得一切在掌控之下。而且方子達還決定,無(wú)論是那一位,絕對不允許活著(zhù)離開(kāi)京城,他要挑起滿(mǎn)人之間的內亂,被借此機會(huì )找到解決日本的合理借口。


    深思熟慮之后,方子達讓陳果夫重新安排紫禁城的防務(wù),從今天起皇宮的安全一切都由安全局來(lái)負責。而載灃和載濤那邊也需派人緊密監視,并指示陳果夫在必要情況下可以透露一些消息給這兩個(gè)王爺,因為方子達相信他們兩人都是聰明人,如何選擇應該不會(huì )令自己失望。


    陳果夫很快就離開(kāi)了,他離去沒(méi)多久接到電話(huà)的周元良就匆匆趕來(lái)。


    和安全局相比,周元良情報局網(wǎng)絡(luò )更加龐大,只不過(guò)側重于國外情報網(wǎng)。方子達在辦公室同周元良細談了一個(gè)小時(shí),至于具體談了些什么,除他們兩人外沒(méi)有任何人知道,就連情報局的正式局長(cháng)楊永泰也沒(méi)告知,一切都是最高的機密。


    三月初旬,已是春天,京城的天氣已不再像臘月里那么寒冷。


    后海北沿,這里有一棟規模宏大的宅院,這里曾經(jīng)是清初大學(xué)士明珠的府弟,乾隆五十四年封其十一子永瑆為成親王,并將明珠府賜永瑆,后又被賜給醇親王奕譞,成了醇王別府。后由以為光緒帝生于原位于西城的王府,光緒繼位后原王府就成了潛邸,后海北沿著(zhù)別府就成了新的醇王府,而延續至今。


    這座王府如今住著(zhù)廢帝溥儀的生父原醇親王載濤,同時(shí)溥儀的幾個(gè)兄弟姐妹同樣住在此處。雖然滿(mǎn)清已經(jīng)退位,但醇王府從表面看來(lái)依舊氣勢雄偉,一副氣派的樣子,只不過(guò)從褪色的朱門(mén)和墻角邊脫落的墻皮處可以感覺(jué)到那一絲舊王朝無(wú)可奈何的落暮。


    早年間,像這樣的地方,街前是絕對禁止普通行人來(lái)往的,更不要說(shuō)走街販賣(mài)的小商小販了,就算有人打這經(jīng)過(guò)都不允許在附近多作停留,要不然就會(huì )有守衛王府的侍衛前來(lái)氣勢洶洶地拿人。而如今,滿(mǎn)清早就退位,昔日的王府也失去了當年的輝煌,現在看守王府的除了一個(gè)六十多歲的老門(mén)子加上幾個(gè)忠心耿耿的包衣奴外再無(wú)他人,而王府正門(mén)前的那條大街也成了人來(lái)人往的熱鬧處,時(shí)間久了還引來(lái)不少做買(mǎi)賣(mài)的小商販,擺著(zhù)攤子殷勤地招徠著(zhù)往來(lái)客人。


    這些商販,有賣(mài)吃的,有賣(mài)玩的,還有幾個(gè)賣(mài)手藝的……,去后海游玩的人路過(guò)這里時(shí)常常會(huì )停留片刻,走累了的還會(huì )在這喝碗豆汁,坐在街邊聊聊天什么的。


    今天也是如此,隨著(zhù)天氣漸漸回暖,一群大學(xué)的學(xué)子剛剛從從后海那邊玩耍歸來(lái)。路過(guò)這里的時(shí)候幾個(gè)大學(xué)生呼朋喚友地在一個(gè)賣(mài)豆汁的老板攤前坐下,各要了碗豆汁邊喝邊笑談著(zhù)。


    “老板!這里再來(lái)三碗!”


    “哎!來(lái)嘍……!”


    一聲應答,一個(gè)手腳麻利的小老板端著(zhù)三碗豆汁上前,逐一放在用粗木頭搭起了小桌上。送上了豆汁,還笑瞇瞇地招呼客人一句“您幾位喝好……!彪S后再用帶著(zhù)的抹布幫忙擦了擦桌面這才轉回了攤子后面。


    這個(gè)老板從打扮看來(lái)和周?chē)胀ㄈ藳](méi)什么區別,穿著(zhù)一身灰黑的棉衣,頭上還戴著(zhù)頂棉帽,做起事來(lái)手腳情況利落,瞧著(zhù)生意還很不錯的樣子。


    不過(guò),當他轉回攤位之后,一雙藏在帽沿下的眼睛悄悄抬起,炯炯的目光正向斜對面的醇王府大門(mén)看去。此人其實(shí)并不是什么小商販,而是安全局的工作人員,而這人曾經(jīng)還是大名鼎鼎的王九光的徒弟,就是那位導致王九光最終落網(wǎng)的顧順章。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