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新宋英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渤海人的野望(完)

第一百五十四章 渤海人的野望(完)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飛龍軍”這一個(gè)半騎兵營(yíng)非常好的控制住了推進(jìn)的速度,既不會(huì )因為逼迫過(guò)甚而激起渤海潰兵做困獸之斗的勇氣,又令后者不敢放慢逃跑的腳步,從而使其領(lǐng)兵將領(lǐng)無(wú)法找到重新整隊、穩住陣腳的機會(huì )。


    定州城距離鴨淥水(鴨綠江)不過(guò)五里,打馬如飛的渤海潰兵花了短短半柱香的工夫便已沖到了江邊。眼見(jiàn)那兩座數日前臨時(shí)搭建起來(lái)的浮橋依然完好無(wú)損,在江水的推動(dòng)下輕輕晃動(dòng),一眾渤海軍潰兵不由大喜,其中不少人甚至喜極而泣,隨即幾乎無(wú)一例外的都在馬屁股上狠狠的抽了幾鞭,以最快的速度沖向浮橋,完全不顧急造的簡(jiǎn)陋浮橋根本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沖擊。


    戰馬對橋面的沖擊令單薄的浮橋搖搖欲墜,而為了搶先跑上這兩座不到一丈寬的浮橋,那些急于逃命的渤海潰兵更是你爭我?jiàn)Z、互相擠撞,甚至瞪著(zhù)血紅的眼睛向昔日的袍澤掄起了刀矛。時(shí)間不長(cháng),被晃下浮橋、被擠下浮橋,以及被袍澤砍下浮橋的渤海潰兵尸體便鋪滿(mǎn)了浮橋周?chē)慕。至于僥幸奔過(guò)浮橋的千余渤海潰兵,其逃出生天的激動(dòng)心情也并沒(méi)有持續多長(cháng)時(shí)間。就在他們喘息未定之時(shí),數發(fā)炮彈已經(jīng)從天而降,在其混亂的隊伍中轟然炸響。緊接著(zhù),早已埋伏在鴨淥水(鴨綠江)對岸的另外一個(gè)半營(yíng)的“飛龍軍”騎兵便出現在他們面前,同樣以弧形陣列緩慢卻無(wú)比堅定的向他們圍攏了過(guò)來(lái)。


    在江北時(shí),因為有浮橋這條可能的生路存在,所以渤海潰兵根本就提不起勇氣與周軍作戰?傻搅私,眼見(jiàn)自己最后一條生路就要被周軍堵死,過(guò)了橋的這一千多渤海潰兵也急紅了眼,掄起刀矛開(kāi)始做困獸之斗。


    只是,以一千多有如喪家之犬、漏網(wǎng)之魚(yú)的潰敗之軍對陣七百余士氣如虹、武裝到牙齒的得勝之師,即便這些個(gè)渤海潰兵敢于拼命,這樣的決死突擊也不過(guò)是徒增傷亡罷了。眼見(jiàn)沖在最前面的二三百人被周軍密集的彈雨如同割麥子一般輕松掃落馬下,再加上周軍兵將齊聲喊出的“棄械跪地投降不殺”的呼喝不停傳入耳中,渤海潰兵們心中僥幸求生的念頭漸漸占了上風(fēng)。于是,經(jīng)過(guò)短暫的猶疑之后,終于有人決定放棄抵抗,扔掉手中的武器,滾鞍下馬,跪倒在地,向周軍乞降。


    有第一個(gè)就會(huì )有第二個(gè),隨著(zhù)榜樣的出現,越來(lái)越多的渤海潰兵選擇了投降。不大會(huì )兒的工夫,除了極個(gè)別異常悍勇之輩外,鴨淥水(鴨綠江)兩岸便再沒(méi)有站著(zhù)或者騎在馬上的渤海潰兵了——做出類(lèi)似決定的不僅僅是已經(jīng)過(guò)了橋的渤海潰兵,他們那些尚在江北的袍澤們也在意識到前路斷絕后徹底喪失了戰斗意志。


    從炮彈落入定州來(lái)遠城下的渤海潰兵群中,到所有渤海潰兵或死或降,這場(chǎng)被李成當做自己北伐最后一戰的阻擊戰前后只持續了不到半個(gè)時(shí)辰。守株待兔的周軍以?xún)H僅三人——均是因為馬失前蹄的意外造成的——輕傷的極其微弱代價(jià),取得了斃、俘渤海軍三千九百余人的戰績(jì)。即便算上之前攻占定州來(lái)遠城的損失,李成所部的傷亡也不到五十人,其中陣亡及重傷者更是個(gè)位數。而在攻城過(guò)程中,周軍殲滅的渤海軍則超過(guò)了兩千人。


    以傷亡不過(guò)五十人的代價(jià)取得殲敵六千人的戰績(jì),即便是放在素來(lái)都擁有高交換比的“飛龍軍”,也算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了。然而,愉悅的表情在李成的臉上只存在了不到半個(gè)時(shí)辰,便消失不見(jiàn)了。因為負責點(diǎn)檢俘虜的團情報參謀向他報告了一個(gè)其絕對不愿意聽(tīng)到的消息——渤海軍的首領(lǐng),那個(gè)所謂的渤海國世子王繼(大光顯)及其大部分心腹親信均不在被俘人員的行列里,更不在被擊斃的敵軍尸體堆中。據一名被俘的王繼(大光顯)心腹謀士交待,王繼(大光顯)及其親信在渤海潰兵因為定州來(lái)遠城被周軍攻占而大亂后,并未像其他兵將那樣向浮橋逃跑,而是趁亂自定州來(lái)遠城下往東北方向溯流而上,在周軍騎兵出城之前便已脫離包圍圈,從二十里外一處早就布置下的秘密渡口乘船渡江,逃往一百四十里外的高麗朔寧鎮了——如果不是這名被俘的心腹謀士中流彈落馬,無(wú)法跟上自己的同伴并最終成為俘虜,只怕周軍連王繼(大光顯)是怎么逃脫的都搞不清楚。


    王繼(大光顯)和他的大多數心腹親信跑了?聽(tīng)到這個(gè)消息李成第一個(gè)反應是不相信?墒聦(shí)就是事實(shí),在親自審問(wèn)完那名被俘的王繼(大光顯)心腹后,李成不得不接受這一自己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實(shí)。既然接受了事實(shí),就要想辦法補救。好在王繼(大光顯)等人逃離戰場(chǎng)至多一個(gè)時(shí)辰多一點(diǎn),就算他們策馬如飛,現在想必也還沒(méi)有抵達高麗人的朔寧鎮。再加上其在朔寧鎮換馬、休整、補充物資的時(shí)間,周軍這邊還是有在朔寧鎮城外將其堵住的可能性的。是以,略一思忖,李成便下令該團一營(yíng)即刻集結,一人雙馬過(guò)江追擊。能在王繼(大光顯)進(jìn)入朔寧鎮之前將他們追上當然最好,即便不能也要想方設法在其離開(kāi)朔寧鎮繼續南逃時(shí)將其抓住。


    聽(tīng)著(zhù)一營(yíng)將士漸漸遠去的馬蹄聲,李成心中卻沒(méi)有絲毫輕松的感覺(jué)。畢竟,王繼(大光顯)等人此番是逃命,自然會(huì )以最快的速度南下。一個(gè)多時(shí)辰的時(shí)間差,一營(yíng)即便是一人雙馬,想要在王繼(大光顯)等人逃進(jìn)朔寧鎮之前截住他們也基本沒(méi)有什么可能。至于說(shuō)在前者離開(kāi)朔寧鎮后再去堵截,其成功的幾率更是建立在對方一定會(huì )逃往高麗西京的基礎之上。如果王繼(大光顯)等人逃到別的城池,或者干脆躲進(jìn)深山老林里,要想靠一個(gè)營(yíng)的四五百騎兵把他找出來(lái)可就難于登天了。更何況,如果王繼(大光顯)他們不再繼續逃跑,而是躲在朔寧鎮城內不出來(lái),一營(yíng)只怕也唯有望城興嘆了。且不說(shuō)朝廷此番北伐的目標是遼國而不是高麗,在新的命令到來(lái)之前,自己只能阻止高麗人跨過(guò)清川江對原遼國領(lǐng)土繼續進(jìn)行蠶食。單說(shuō)憑著(zhù)一個(gè)營(yíng)的輕騎兵,是無(wú)論如何也不可能把一座堅城給打下來(lái)的——哪怕他們是“飛龍軍”。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李成之前讓一營(yíng)去追王繼(大光顯)等人,只不過(guò)是其作為負責堵截渤海潰兵的這支周軍的指揮員所必須做出的反應。至于這樣的安排能否成功,就只能聽(tīng)天由命了。


    一營(yíng)將士的馬蹄聲剛剛消失在江對面,一陣更加巨大的馬蹄聲便從定州來(lái)遠城方向傳來(lái)。隨即,一名通訊兵便來(lái)向李成報告——尾隨追擊渤海潰兵的暫編旅主力已經(jīng)在總指揮邢正男的率領(lǐng)下抵達了。


    聽(tīng)說(shuō)自己的頂頭上司來(lái)了,李成趕緊收拾心情、整理裝束,以一副負荊請罪的態(tài)度前去迎接。同時(shí),他還暗下決心,無(wú)論上司如何斥責自己都絕不狡辯;該受什么處罰就受什么處罰,絕不請求寬恕。


    不過(guò),出乎李成預料的是,在聽(tīng)完他的情況匯報后,邢正男既沒(méi)有暴跳如雷,也沒(méi)有把他罵一個(gè)狗血噴頭,而是在沉思片刻后,搖了搖頭,對他說(shuō)道:“一個(gè)營(yíng)太少了。四五百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區域想要堵住朔寧鎮周邊的道路只怕很難。至于說(shuō)包圍朔寧鎮逼高麗人交出王繼(大光顯),就更顯不足了。到時(shí)候,不但不能威嚇住高麗人,反而會(huì )招來(lái)對方的嘲笑。一旦一營(yíng)長(cháng)禁不住高麗人的羞辱而攻城,即便仗著(zhù)火器優(yōu)勢不會(huì )吃什么大虧,勢必也會(huì )令其對朔寧城的封鎖疏漏更多,讓王繼(大光顯)等人趁亂逃脫的機會(huì )更大。


    王繼(大光顯)在朔寧鎮,咱們還可以用圍城恐嚇的方法逼高麗守將把他交出來(lái)。若是讓他跑到了高麗人的西京或者開(kāi)京,再想用這樣的法子只怕就不太可能了。畢竟,清川江一線(xiàn)還可以說(shuō)是渤海故地、遼國領(lǐng)土,咱們可以用這個(gè)理由來(lái)和高麗人打官司,就算他們告到開(kāi)封去也不怕?纱笸酥翝h江一線(xiàn)自高麗建國起便由高麗人控制,大周朝廷在給高麗國王的冊封文書(shū)中也是寫(xiě)明的了。且不說(shuō)咱們兵進(jìn)高麗西京乃至開(kāi)京如何解決后勤補給問(wèn)題,只怕光是朝廷這一關(guān)咱們就過(guò)不去。不管怎么說(shuō),高麗都是向咱們大周稱(chēng)臣納貢的屬?lài)。即便其有暗中支持王繼(大光顯)的嫌疑,在朝廷下旨討伐之前,咱們都不能自作主張的向其開(kāi)戰。所以,要么不追,要追就一定要確保將王繼(大光顯)等人困在朔寧城內,絕不可給其逃往高麗西京或者開(kāi)京的機會(huì )!


    說(shuō)完,不等尚在分析自己這番話(huà)的李成反應過(guò)來(lái),便向其下令道:“李團長(cháng),你即刻率領(lǐng)師屬騎兵團其余兵馬出發(fā),一人雙馬前往朔寧鎮支援一營(yíng)!


    這邊李成領(lǐng)命出發(fā),那邊邢正男隨即下令”飛龍軍”第十五步兵團留下兩個(gè)連,組織定州城內的漢人青壯打掃戰場(chǎng)、看押俘虜、維持定州城秩序。而其余人馬在稍事休整后,由其親自率領(lǐng),兵進(jìn)朔寧鎮。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