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提瓦特的罪人后裔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藍宇!


    層巖巨淵地上區域,熒趴在淵口聲音嘶啞,而旁邊夜蘭煙緋幾人都是安然無(wú)恙,貫虹之朔插在一邊,沒(méi)了光澤。


    就在剛才,他們就要出來(lái)的時(shí)候,藍宇卻是向著(zhù)貫虹之朔之中注入足夠帶她們離開(kāi)的元素力之后,義無(wú)反顧的跳了下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現在向淵底看去,有的只是一片虛無(wú)與黑暗,她想要下去救人,但是現在,淵入口,一層無(wú)形的結界阻擋著(zhù),他們根本無(wú)法再次進(jìn)入巨淵。


    但是她雙眼還是死死的盯著(zhù)淵口,她不相信藍宇就會(huì )這樣永遠的被困在里面,她所認識的藍宇,永遠都算是神情冰冷,永遠冷靜的。


    從蒙德開(kāi)始,之后璃月,稻妻,歷經(jīng)如此之多的困難,但是藍宇卻是每一次都是能夠化解,她希望這一次,也是一樣。


    “熒……”派蒙飄在熒旁邊,想要安慰一下熒,但是卻又不知道應該說(shuō)些什么。


    煙緋她們也是陷入沉默,尤其是煙緋,她和藍宇的姐姐也算是朋友,發(fā)生這樣的事情,她也是不知道應該怎么和優(yōu)菈交代了。


    一時(shí)間,在場(chǎng)幾人的情緒都有些低沉。


    但是卻在下一瞬,層巖巨淵開(kāi)始顫動(dòng)起來(lái),似乎,有著(zhù)什么事情正在發(fā)生。


    ……


    “魈,這個(gè)辦法應該可以成功,我們來(lái)試試吧!


    藍宇拿著(zhù)那個(gè)太威儀盤(pán)。


    魈因此,也只好點(diǎn)點(diǎn)頭,也一樣將手放在了太威儀盤(pán)之上,兩人各自催動(dòng)體內的力量,光芒在太威儀盤(pán)之上散發(fā)了出來(lái)。


    “嗯,漏網(wǎng)之魚(yú)!


    突然,那道聲音再次響起,但是這一次,沒(méi)等兩人過(guò)多反應,這處空間卻是突然變化了起來(lái)。


    一道微弱的火光突然亮起,兩道人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彌怒,剛才去哪了!庇行┨撊醯哪新曧懫,魈身軀一顫,身有四臂,臉上帶著(zhù)夜叉鬼面,身上有著(zhù)代表雷元素的紫色花紋,不是騰蛇大元帥浮舍還能是誰(shuí)。


    “唉,夜叉兄弟,你又迷糊了吧,說(shuō)過(guò)多少回了,我叫伯陽(yáng),與你一同在層巖戰斗的術(shù)士!迸赃,一位身著(zhù)璃月傳統服飾的男人開(kāi)口說(shuō)道。


    “伯陽(yáng)…,伯陽(yáng)


    ……


    浮舍:伯陽(yáng)你是伯陽(yáng),那我是誰(shuí)??


    伯陽(yáng):我倒是想以名字稱(chēng)呼你啊,否則咱倆說(shuō)好了一起留在這里,卻連名字都叫不上。


    浮舍:留在這里。不行,你得出去。


    伯陽(yáng):夜叉兄弟,別說(shuō)傻話(huà)了


    伯陽(yáng):我們不是做好準備永遠留在這地下嗎


    伯陽(yáng):你、可別后悔啊!]


    伯陽(yáng):那個(gè)封印不能破開(kāi)]


    ……


    “金鵬…是你嗎?我這么狼狽,可不好意思見(jiàn)你們!


    ??伯陽(yáng):“什么金鵬,你這是…兄弟?兄弟?!”


    ??浮舍:“你看,這邊有人…這些人是我的…我的…我想起來(lái)了,這些人是來(lái)接我的伯陽(yáng)…”


    ??伯陽(yáng):“你清醒了?至少…至少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


    ??浮舍:我,我叫浮舍─意為「浮生一剎,萬(wàn)般皆舍」


    ……


    畫(huà)面結束,此處再次回到黑暗,唯有兩人手中的太威儀盤(pán),還散發(fā)著(zhù)些許光芒。


    “浮舍……”


    魈的身體有些顫抖,尤其是在浮舍叫金鵬的時(shí)候,雙眼看著(zhù)他這個(gè)方向,就如同真的在與他對話(huà)一般。


    看著(zhù)他如此,藍宇卻也是不知道應該如何給予安慰,珍視之人在眼前消逝,那種痛苦,他亦是曾經(jīng)感受過(guò)。


    半晌,魈似乎才是平復的情緒,如今,一切,都已經(jīng)明了了。


    “好了,藍宇,我來(lái)送你上去!摈炭粗(zhù)藍宇說(shuō)道。


    “不,是我們一同上去!彼{宇握著(zhù)太威儀盤(pán)的另外一邊,認真的說(shuō)道。


    魈也是點(diǎn)了點(diǎn)頭。


    兩股能量再次注入,一個(gè)法陣在兩人腳下生成,兩人送往高空,這一次,未曾再出現剛才的那些血影,一切,都是那么平靜。


    被封鎖的空間再次打開(kāi),兩人只覺(jué)得光芒一閃再次睜眼,便是已經(jīng)出現在了外面。


    ?……


    淵口,熒手中握著(zhù)那顆紫色的珠子,不斷的向里面注入元素能量,希望能讓藍宇感應到。


    他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的,只要自己使用這個(gè),無(wú)論他在何方,都能很快趕到的,但是這次,為什么這么半天了,還沒(méi)出現,難道這一次輪到你失言了嗎藍宇。


    熒如此想著(zhù),眼淚滿(mǎn)是悲傷。


    突然之間,巨淵震動(dòng),不過(guò)卻是很快,便是停了下來(lái)。


    幾人站穩之時(shí),眼前卻是再次多出來(lái)了兩道人影。


    “哈,太好了,藍宇!


    ……


    驚濤入海覓螭虎,風(fēng)雪歸山斬妖邪。


    藍宇與魈站與新修的銅雀廟前。


    “伐難、彌怒與應達均已殞命,唯有浮舍下落不明。此事如木刺在心,所以明知艱險,我亦去了層巖。如今總算知道了當年在層巖巨淵發(fā)生過(guò)什么,也算了結一段往事。離開(kāi)空間前,我取了一-塊石頭。若能成功帶出來(lái),便要以此石代浮舍,放入紀念銅雀的廟宇?上,還是留不住!


    魈語(yǔ)氣之中,透露出惋惜與悲傷。


    “這個(gè),是我在巨淵里面撿到的!本驮邝搪晕⑸駛臅r(shí)候,藍宇拿出一塊紫色的殘片。


    “這是……”魈驚訝一瞬,接了過(guò)來(lái),這是浮舍儺面的殘片,他自然認得出來(lái)。


    “謝謝你,藍宇!摈炭粗(zhù)這塊殘片,感謝著(zhù)。


    “銅雀死于千年前的魔神戰爭,他比我們都年輕,他戰死時(shí),浮舍很難過(guò)。夜叉死傷太多,猶如滿(mǎn)天飛鳥(niǎo)散于各地。如伐難所說(shuō)夜叉難尋魂歸之處!摈瘫瘋穆曇粼俅雾懫。


    不過(guò)突然語(yǔ)氣變得嚴肅起來(lái)。


    “藍宇,如果未來(lái)有一天,我也陷入了瘋魔之時(shí),請你,殺了我!摈陶Z(yǔ)氣嚴肅認真的說(shuō)道。


    藍宇看著(zhù)他,與他對視半晌,沉重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


    見(jiàn)此,魈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謝謝你藍宇,那位旅行者應該在等你吧,你先去把,我像在這里,我想獨享此時(shí)的片刻安寧!


    ……


    層巖巨淵上層區域最高處,那矗立著(zhù)的石塊之上,熒坐在那里,手杵著(zhù)下巴,而旁邊是小派蒙,兩人安靜的看著(zhù)逐漸消失的太陽(yáng)。


    兩人無(wú)人說(shuō)話(huà),異常安靜,僅有微風(fēng)吹起熒的金發(fā),與身上白色的絲帶。


    微風(fēng)吹拂,無(wú)聲無(wú)息,藍宇的身影,出現在她們身后,或許無(wú)聲,但是熒也的確是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在巨淵里面呆了這么久,現在在外面,看什么都覺(jué)得新奇輕松了起來(lái),夕陽(yáng),美嗎!睙陕曇繇懫,隨風(fēng)而來(lái),不過(guò)目光,還是緊盯著(zhù)夕陽(yáng)。


    “落日余暉,美好,短暫,即將結束!彼{宇說(shuō)著(zhù)也是抬起頭,看向了夕陽(yáng)。


    “嗯!睙奢p聲點(diǎn)了點(diǎn)頭,不再說(shuō)話(huà)。


    時(shí)間過(guò)得很快,太陽(yáng)的光芒消失,月與星,占領(lǐng)了天空。


    而星空,亦是深淵。


    “藍宇,你說(shuō),我之后,還會(huì )遇到什么!


    寧靜的夜空之下,熒有一次的突然開(kāi)口,目光也是從繁星,轉移到了一個(gè)方向。


    “須彌,是智慧之神的國度,你會(huì )遇到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你可是旅行者,無(wú)論前方有什么,都請向著(zhù)你的目標,前行吧!


    “哼哼,沒(méi)想到會(huì )聽(tīng)到來(lái)自你的鼓勵呢!鞭D頭看向藍宇,嘴角帶著(zhù)微笑,但是,月光卻是反射出了她眼角的晶瑩。


    “那到時(shí)候,你還會(huì )在嗎!睙蓡(wèn)道,這一路以來(lái),可都有著(zhù)藍宇的陪伴呢。


    不過(guò),藍宇卻是搖了搖頭,轉過(guò)了身,意思已經(jīng)非常的明顯了。


    “你的路途,還在繼續,而我,早已結束,再見(jiàn)吧,旅行者,熒!北硨χ(zhù)熒,藍宇邁出離開(kāi)的腳步,這里,只剩下熒一人,派蒙,卻是在藍宇出現的時(shí)候就不知道溜到何處了。


    感受著(zhù)夜晚寂寥的寒風(fēng),眼角的淚水被吹干。


    “只是你說(shuō)出了再見(jiàn),我還沒(méi)有,所以,我可不會(huì )把這當做離別……”


    ……


    旅者繼續為尋找血親哥哥而前行,而被認為是罪人后裔的人,亦是選擇了自己,別樣的人生。


    ……


    ……


    完


    ------題外話(huà)------


    謝謝看到這里的所有人,感謝你們。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