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妃常俏皮:王爺別太壞 > 奕的守侯4

奕的守侯4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羅裳褪盡,他那樣溫柔細致地吻著(zhù)身下的人兒,生怕多用了一分力,就會(huì )弄痛她,他用自己的吻,向她傳遞著(zhù)他內心瘋狂的愛(ài)戀。


    賀蝶兒初經(jīng)人事,哪里經(jīng)得起他這樣的挑弄,只覺(jué)得渾身一陣空虛難耐,不停地扭著(zhù)小腰貼緊齊澤奕,想從他那里得到更多。


    “皇上,蝶兒要…蝶兒要……”一陣陣顫抖的感覺(jué)襲擊著(zhù)她的大腦,讓她不受控制地嬌吟出聲。


    皇上?


    齊澤奕突然停下了瘋狂的親吻和愛(ài)撫,他的沫兒,從來(lái)不叫他皇上,只叫他奕的……


    蝶兒?


    賀蝶兒?


    真是該死!


    他的酒瞬間清醒,雙眼也不再渾濁不清,而是充滿(mǎn)幽寒的冷厲,死死地盯著(zhù)身下一絲不掛的賀蝶兒!


    “怎么會(huì )是你,誰(shuí)讓你來(lái)的!”齊澤奕一聲暴喝,像見(jiàn)鬼一樣從她身上撤開(kāi),即迅速又狼狽地跳下床,該死的,他差點(diǎn)就將賀蝶兒當成沫兒給要了!


    “皇…皇上!”突來(lái)的轉變讓賀蝶兒不知所措,尤其是對上他那雙充血的可怖眸子,嚇得魂都沒(méi)了。


    齊澤奕深吸一口氣,鼻息間猛然飄來(lái)那股熟悉的玉蘭幽香,他頓時(shí)氣得上前掐住了賀蝶兒的脖子,冷厲如鬼魅般:“誰(shuí)讓你用這個(gè)香味的,想死嗎?”


    “皇…皇上,蝶兒知道錯了,求您饒了蝶兒這一回吧!”賀蝶兒真的被嚇到了,當即就哭出聲求饒!


    齊澤奕嫌惡地甩開(kāi)她,轉身對著(zhù)外面大喊:“來(lái)人,把她丟出去!”語(yǔ)畢,大步流星地離了開(kāi)。


    唯留下赤著(zhù)身子的賀蝶兒躺在那里,白皙的脖子上赫然留著(zhù)五條手指印,不停哆嗦地流著(zhù)淚,眼睜睜地看著(zhù)進(jìn)來(lái)的待衛走進(jìn)來(lái),把她從龍床上裹起,丟出了御書(shū)房。


    翌日,賀蝶兒被皇上丟出去的事情傳遍了整個(gè)皇宮,一時(shí)間,大家又傳了開(kāi),說(shuō)是這皇后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永遠都無(wú)人能及,縱然是長(cháng)像與皇后相似的賀蝶兒,終究也只不過(guò)是影子罷了。


    自此以后,齊澤奕便取消了賀蝶兒在宮里所有的特權,將她禁足在自己的宮殿,沒(méi)有他的允許,不能踏出一步。


    日子如死寂般一樣過(guò)著(zhù),轉眼間,錦兒就已經(jīng)兩歲了,這個(gè)小娃秉承了齊澤奕的模樣,才這么小,就已經(jīng)長(cháng)得十分漂亮了,而且他也特別聰明,什么都是一教就會(huì )。


    夏日炎炎,烈日當頭照,滿(mǎn)院的花草都被曬焉兒了似的,垂著(zhù)腦袋。


    齊澤奕好不容易將小錦兒哄得睡著(zhù)了,把他從懷里放下,讓他睡在藍沫的身邊,這才緩緩起身,出了乾和宮,朝著(zhù)御醫院走去。


    “月姑娘,已經(jīng)兩年了,沫兒,她還有醒來(lái)的希望嗎?”御醫院內,傳來(lái)了低沉頹然的男子聲音,他負手而立,站在窗前,身形落寞而孤寂。


    月薇兒合上手中的醫書(shū),看著(zhù)齊澤奕這樣頹廢的背影,就如同院子里被曬焉的樹(shù)葉般,了無(wú)聲息,她知道,他等得太久了。


    思量再三,她終是緩聲道:“皇上,還有最后一個(gè)方法,可以一試!”


    “什么辦法?”齊澤奕咻地轉身,眸中又燃起了一點(diǎn)希望之火,灼灼地望著(zhù)月薇兒。


    “以毒攻毒,可是這個(gè)方法在醫書(shū)上雖有記載,但是至今未曾有人嘗試過(guò),所以,如果要用這個(gè)方法來(lái)救沫沫,就必需先找人試藥,否則一量失敗,沫沫再也救不回!”


    聞言,齊澤奕不假思索,立刻道:“我來(lái)試藥!”


    “不行,您是皇上,萬(wàn)一試藥失敗,會(huì )沒(méi)命的!”月薇兒極力反對,這種事,明明可以從天牢里捉個(gè)死囚來(lái)做,為什么他要親自以身試險呢?


    “我已經(jīng)決定了,月姑娘只管準備好試藥吧!”齊澤奕鐵了心,這世上,能夠親自為沫兒做這件事的,除了他,再也沒(méi)有誰(shuí)夠這個(gè)資格。


    月薇兒無(wú)奈,只好聚集御醫院所有的御醫,親自把好每一道關(guān)卡,配好了五毒藥,還有另一味用來(lái)以毒攻毒的劇烈毒藥。


    然第一次配的藥,還是以失敗告終,雖說(shuō)沒(méi)有要了齊澤奕的性命,卻讓這個(gè)年輕的癡情帝王,一夜白頭。


    從此以后,朝興國的皇帝為救心愛(ài)的皇后一夜白頭的故事,便流傳永久,成了一段千古佳話(huà)。


    ―――番外之奕的守侯,僅送給那些讀者:想看沫兒昏迷時(shí),奕所做的事。就這么多了,接下來(lái)就是予洛和,幍姆,不過(guò)可能要周四才能更新,明天小丫要拍婚紗照喲,所以可能沒(méi)時(shí)間更文,幸福中,嘻嘻。


    </p>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