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作為普通人,分身強億點(diǎn)很合理吧? > 第708章 永遠的主角(大結局)

第708章 永遠的主角(大結局)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第708章永遠的主角(大結局)


    只能說(shuō)易秋的分身太多了,除了易天、易衛和道玄在大道殿,邱泉在蒼焰宗之外,其他分身都在霧云山脈這里,就是為了阻止妖帝逃跑。


    能讓易秋動(dòng)用這么多心思,妖帝也該感到自豪了。


    易秋面色冰冷,一點(diǎn)廢話(huà)都不想多說(shuō),直接就跟妖帝動(dòng)手了。


    天道劍揮動(dòng),滅生!


    妖帝不敢正面對抗,急忙躲閃。


    但易秋的攻擊豈是這么容易就能躲閃過(guò)去的?


    僅僅幾招之后,妖帝身上就出現了好幾道傷口,很是狼狽。


    “易秋,我最后問(wèn)你一次,到底放不放我走!”


    易秋懶得回答,反而攻擊得更快了!


    妖帝明白了易秋的心思,發(fā)出一聲怒吼。


    “這是你逼我的!


    一直以來(lái),我從來(lái)都沒(méi)有想過(guò)有一天會(huì )用到這個(gè)秘法,但是現在,我不拼命是不行了!


    血脈!燃!”


    伴隨著(zhù)妖帝的怒吼,他的身后再次浮現出妖皇和妖后的身影,恐怖的氣息波動(dòng)完全爆發(fā)出來(lái),就連易秋都覺(jué)得震驚。


    這才是真正上古妖皇和妖后的威能!


    哪怕只是兩道虛影,也擁有極為恐怖的戰力!


    但是妖帝的爆發(fā)還沒(méi)有結束,他的身體竟然開(kāi)始燃燒,冒出金黃色的火焰!


    這金黃色的火焰也爆發(fā)出了極為恐怖的氣息波動(dòng),因為這是傳承自妖皇和妖后的血脈正在燃燒!


    妖帝之所以不敢發(fā)動(dòng)這個(gè)秘法,就是因為秘法一旦發(fā)揮,會(huì )對他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妖帝之所以強大,不單單是因為他擁有一部分妖皇和妖后的記憶,得到了妖皇和妖后的傳承,更多還是因為他得到了妖皇和妖后的血脈!


    上古至強者的血脈有多強?


    上古時(shí)期第二代修士天賦奇高,比現代修士要強了數倍不止,但他們也只是第一代修士的后代而已。


    上古至強者大部分都是第一代修士,所以從理論上來(lái)說(shuō),妖帝從血脈中得到的好處,比上古第二代修士還要多!


    可如今,他為了保命,不得不在這個(gè)時(shí)候選擇了燃燒血脈!


    他體內妖皇和妖后血脈的多少,決定了他能爆發(fā)的時(shí)間。


    如果能在短時(shí)間內結束戰斗,他還能保留一部分妖皇和妖后血脈,收集大量的天材地寶,花費大量的時(shí)間,還有恢復的可能。


    但若是不能快速結束戰斗,他體內的血脈之力完全燃燒,從今以后,他就再也不可能獲得妖皇或者妖后的血脈了,就算有妖皇和妖后的傳承,也不可能再發(fā)揮出強大的戰力。


    至于之前那種快速提升修為的待遇,也不可能再出現了。


    一點(diǎn)不客氣地說(shuō),妖帝這是在用他未來(lái)的潛力和易秋拼命,爭取一線(xiàn)生機!


    所以妖帝臉色非常難看,根本顧不上易秋多說(shuō)一個(gè)字,直接就沖了上去。


    易秋急忙用天道劍抵擋,但妖皇和妖后血脈燃燒爆發(fā)出來(lái)的戰力真的太強了,易秋只能勉強抵擋,只是一個(gè)照面就被妖帝打飛出去。


    妖帝得理不饒人,發(fā)出一聲怒吼,竟然張口吐出一道金色火焰,直奔易秋而來(lái)!


    易秋沒(méi)有再正面抵擋,而是激發(fā)空間神通躲閃。


    也就空間神通非常特殊,能夠避開(kāi)妖帝的攻擊,要不然他就真的麻煩了。


    雖然他不會(huì )被殺死,但也不想被妖帝摁著(zhù)錘。


    妖帝轉身,尾巴揮動(dòng),竟然帶出一道道空間裂縫,下一秒,易秋狼狽現身,一臉震驚。


    他已經(jīng)進(jìn)入了另外一個(gè)空間,妖帝竟然還能發(fā)現?


    燃燒血脈之后,妖帝竟然這么變態(tài)?


    易秋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卻不能放棄。


    眼看妖帝又沖了過(guò)來(lái),易秋想到了妖皇曾經(jīng)傳給他一式劍招,說(shuō)是可以克制妖帝。


    如今,也只能試一試了!


    易秋腦海中浮現出妖皇傳授的劍招,鎮妖劍,慢慢抬起天道劍,身上散發(fā)出特殊的氣息波動(dòng)。


    這股氣息波動(dòng)雖然不強,但是卻極其特殊。


    特殊到妖帝感應到這股氣息波動(dòng)的時(shí)候,身上的金色火焰竟然有了收縮的架勢!


    這怎么可能?


    妖帝心中驚駭異常,他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肯在這個(gè)時(shí)候燃燒血脈,搏一線(xiàn)生機的。


    可誰(shuí)能想到,易秋爆發(fā)出來(lái)的氣息波動(dòng),竟然能壓制妖皇和妖后的血脈燃燒?


    這也太恐怖了!


    難道易秋竟然掌握了能夠和上古妖皇、妖后對抗的招式?


    妖帝感覺(jué)他的世界都快要被顛覆了。


    易秋身上散發(fā)出來(lái)的特殊氣息波動(dòng)越來(lái)越強烈,連帶著(zhù)天道劍也受到了影響,竟然自發(fā)鎖定了妖帝!


    下一秒,天道劍自動(dòng)落下。


    妖帝滿(mǎn)臉震驚,他身上的金色火焰不知何時(shí)已經(jīng)消失了,就連他的身體竟然也在不知不覺(jué)中恢復成了人形。


    任憑他如何催發(fā)靈氣,如何努力,竟然都無(wú)法再調動(dòng)半點(diǎn)靈氣,更無(wú)法激發(fā)妖皇或者妖后的氣息波動(dòng)!


    如今的他,已經(jīng)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只能眼睜睜看著(zhù)天道劍落下!


    寒光閃過(guò),天道劍落到妖帝身上,仿佛切豆腐一般,從妖帝的身上劃過(guò)去!


    妖帝的身體完全僵住了,一動(dòng)不動(dòng),只有他眼神中的震驚和恐懼,證明他還保留了最后一點(diǎn)點(diǎn)神識。


    易秋收回天道劍,看著(zhù)妖帝,說(shuō)道:“上次我進(jìn)入妖皇宮,見(jiàn)到了妖皇,這是他傳給我,專(zhuān)門(mén)用來(lái)克制你的。


    死在這一劍之下,對妖皇也算是有了一個(gè)交代!”


    妖帝聽(tīng)到這番話(huà),雙眼中的光芒開(kāi)始消散,最終暗淡無(wú)光。


    他的身體在空中分成兩半,墜落下去!


    易秋感受著(zhù)妖帝身上的氣息波動(dòng)完全消散,心中有些復雜。


    他和妖帝斗了這么長(cháng)時(shí)間,雙方你來(lái)我往,誰(shuí)都奈何不了誰(shuí),就算占據優(yōu)勢,也很難將對方殺死。


    一直到了現在,易秋有了重大突破之后,最終還是借助妖皇的指點(diǎn),這才殺死了妖帝。


    如果沒(méi)有他,妖帝必然會(huì )成為這個(gè)世界的主角。


    只可惜,一個(gè)世界只能有一個(gè)主角。


    有了易秋,就不能再有妖帝!


    易秋抬手,凝聚一團蒼焰,落到妖帝身上,送了他最后一程。


    在蒼焰燃燒的時(shí)候,空中突然出現了強烈的空間波動(dòng),數道身影突然出現,帶頭之人身上散發(fā)出強大且詭異的氣息波動(dòng)。


    易秋急忙做出戒備,小心地看著(zhù)突然出現的這幾個(gè)人。


    雖然他覺(jué)得對方很可能就是冥皇派來(lái)的人,但在沒(méi)有確定之前,他絕對不能放松。


    好在冥刀真君從后面飛了過(guò)來(lái),大聲說(shuō)道:“易秋道友,我們又見(jiàn)面了。


    我來(lái)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冥皇大人的分身!


    冥皇大人聽(tīng)說(shuō)夔牛大陸可能出現域外至強者之后,非常重視,特意讓分身過(guò)來(lái),而且還帶了兩名至強者和三名真君大能。


    這個(gè)陣容怎么樣?


    就算真的有域外至強者,在冥皇大人面前也不敢造次!”


    易秋心中驚訝,再次朝著(zhù)領(lǐng)頭之人看過(guò)去,這才發(fā)現對方散發(fā)出來(lái)的氣息波動(dòng)還真的跟冥氣一模一樣!


    “晚輩易秋,見(jiàn)過(guò)冥皇前輩!”


    易秋還得到了冥皇傳承,雖然不至于喊師父,但叫一聲前輩還是應該的。


    冥皇分身說(shuō)道:“不必多禮,你的事,本皇已經(jīng)聽(tīng)冥刀說(shuō)過(guò)了。


    你能在如今的夔牛大陸修煉到如此境界,非常不容易,但現在的你,恐怕還不是至強者的對手。


    本皇降臨,就是來(lái)對付域外至強者的,但是本皇剛才感應了一下,并沒(méi)有發(fā)現域外至強者的氣息波動(dòng),難道他們已經(jīng)離開(kāi)了嗎?”


    易秋看了一眼還在燃燒的妖帝的尸體,露出古怪的表情。


    “這個(gè),冥皇前輩,你們可能,來(lái)得有點(diǎn)晚。域外至強者,已經(jīng)死了,妖帝,也死了!


    “死了?”


    冥刀真君愣了一下,“怎么回事?難道除了冥皇大人,還有其他至強者派人過(guò)來(lái)嗎?”


    易秋搖頭,“沒(méi)有!


    “既然沒(méi)有,那域外至強者怎么會(huì )死?妖帝怎么會(huì )死?”


    冥刀真君一臉不解,“總不能他們突然就……等等!


    易秋道友,不會(huì )是你把他們殺了吧?


    我返回域外戰場(chǎng),再全力趕回來(lái),還不到兩個(gè)小時(shí),你怎么可能……”


    易秋糾正道:“冥刀前輩,不是兩個(gè)小時(shí),而是將近兩個(gè)月!


    冥刀真君不說(shuō)話(huà)了,他被打擊到了。


    不到兩個(gè)月的時(shí)間,易秋竟然殺死了域外至強者和妖帝?


    這簡(jiǎn)直超出了他的認知!


    他以為至強者是什么?


    大白菜嗎?


    怎么可能這么簡(jiǎn)單就被殺死?


    冥皇分身倒是露出好奇的神色,閉上雙眼細細感應一番,臉上的表情越來(lái)越驚訝。


    良久之后,冥皇分身說(shuō)道:“沒(méi)錯,本皇感應到了域外混沌至強者自爆之后殘留的氣息波動(dòng),那具還在燃燒的尸體,應該就是妖帝的吧?


    易秋,你真的太讓本皇震驚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易秋笑而不語(yǔ)。


    以真君境界擊敗域外至強者,這在上古時(shí)期都足以震驚所有人,這里面自然牽扯到了易秋獨有的秘密,他當然不會(huì )輕易說(shuō)出來(lái)。


    冥皇分身看到易秋的反應也明白過(guò)來(lái)是他唐突了,急忙轉移話(huà)題,掩飾尷尬。


    雖然他是皇級至強者,從上古時(shí)期就享譽(yù)盛名,但易秋崛起真的太快了,他也要認真對待,不敢有任何小覷的心思。


    “好吧,每個(gè)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本皇就不問(wèn)了。


    那你現在有什么打算?


    是繼續留在夔牛大陸,還是去域外戰場(chǎng)?


    你天賦這么好,只有進(jìn)入域外戰場(chǎng)才能得到鍛煉,那里還有很多域外至強者,也有各種你想象不到的敵人。


    真正的修士,就是要在不斷的戰斗中變強,一味地閉關(guān)修煉,很難再有突破!”


    易秋點(diǎn)頭,“當然是進(jìn)入域外戰場(chǎng)了,我早就想和前輩并肩作戰了!”


    冥皇點(diǎn)頭,“好,那你可要考慮清楚,域外戰場(chǎng)和夔牛大陸上時(shí)間流速相差千倍,你在那邊一天,這邊就是三年。


    或許等你再次返回夔牛大陸,你的親人朋友,就全都不在了。


    當年本皇從域外戰場(chǎng)返回,就是發(fā)現當年的親人朋友都已經(jīng)消失了,這才心灰意冷,決定繼續留在域外戰場(chǎng)的。


    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易秋朝著(zhù)大道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有他最牽掛的人。


    但是一直留在夔牛大陸也不行,因為他現在的目標已經(jīng)不單單是成就至強者了,而是想要見(jiàn)識一下這個(gè)真正的世界!


    只有進(jìn)入域外戰場(chǎng),才能達成這個(gè)目的!


    至于易無(wú)霜和蕭玫,就讓他們繼續留在夔牛大陸修煉,等他們修為突破到真君境界甚至是至強者之后,再進(jìn)入域外戰場(chǎng)也不遲!


    夔牛大陸和域外戰場(chǎng)時(shí)間流速相差千倍,或許易秋在域外戰場(chǎng)只要過(guò)上半年時(shí)間,易無(wú)霜和蕭玫就能去找他會(huì )合了。


    除了易無(wú)霜和蕭玫,易秋就沒(méi)什么好牽掛的了。


    至于妖帝皇朝?


    妖帝死亡之后,妖帝皇朝還能繼續存在嗎?


    不需要易秋動(dòng)手,烈陽(yáng)帝國和岳淵王朝就會(huì )聯(lián)手將妖帝皇朝徹底覆滅。


    還有夔牛大陸上的形勢如何變化?


    易秋真的是一點(diǎn)都不關(guān)心。


    他現在只想提升自己。


    所以易秋果斷做出了決定。


    “我想好了,我要去域外戰場(chǎng)!”


    冥皇分身放聲大笑,“好!那我就代表所有上古修士,歡迎你的加入!


    希望你進(jìn)入域外戰場(chǎng)之后,也能像在夔牛大陸一樣亮眼!”


    易秋笑了,心里說(shuō)道:“當然,不管走到哪里,我都是主角!


    永遠的主角!”


    (全書(shū)完)


    (本章完)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