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百思不得師姐 > 第430章 熟悉身影(完)

第430章 熟悉身影(完)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吳元英的父親凝神看著(zhù)屋外方向,表情慢慢發(fā)生著(zhù)改變。


    “讓他進(jìn)來(lái)!”


    沒(méi)想到父親會(huì )突然改變主意,吳元英大喜,“我這就去叫他們!”


    “不,讓秀雅的朋友進(jìn)來(lái)就行!”


    只見(jiàn)宋小江?


    吳元英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了,“我爸讓你進(jìn)去!”


    “我?”宋小江有點(diǎn)疑惑。


    “嗯!”


    宋小江也有點(diǎn)不明所以,便在吳元英的指引下進(jìn)了里屋。


    屋子里古色古香,卻唯獨不見(jiàn)吳元英父親的身影。


    “你好,吳先生!”宋小江打了個(gè)招呼。


    “請坐!”


    聲音突然響起,像立體音一樣四面環(huán)繞,無(wú)從得知是從哪個(gè)方向傳來(lái)。


    宋小江坐落,對方再次開(kāi)口,“你要九葉鬼臉花去救人?”


    “是的!”


    “救什么人?”


    “一個(gè)朋友!”


    “你可知道九葉鬼臉花有劇毒?”


    “知道!”


    “那你如何救人?”


    “用對了方法便可救人!”


    “方法是誰(shuí)教你的?”


    “在下師傅!”


    “楊風(fēng)塵楊半仙?”


    宋小江一愣,對方竟知道楊風(fēng)塵的名號,“吳先生認識我師傅?”


    “豈止認識,我跟你師傅乃是八拜之交!”


    什么?


    吳元英的父親竟是楊風(fēng)塵的結拜兄弟?


    怎么從沒(méi)聽(tīng)楊風(fēng)塵說(shuō)過(guò)?


    但既然是自己人就更好了,九葉鬼臉花就不是問(wèn)題了。


    “也只有你師傅才知道九葉鬼臉花能當作藥引救人!”


    所以他是因為這一點(diǎn)才猜到宋小江和楊風(fēng)塵的關(guān)系。


    “那九葉鬼臉花……”宋小江忍不住期待了起來(lái)。


    “雖然你是風(fēng)塵的弟子,但九葉鬼臉花我也不會(huì )輕易給你!”


    聽(tīng)到這話(huà)宋小江頓時(shí)傻了眼,不是自己人嗎?還這么不爽?


    難道還要錢(qián)?


    “那我用錢(qián)跟你買(mǎi)!”宋小江說(shuō)。


    “我對錢(qián)沒(méi)興趣!”


    “那吳先生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


    這是擺明了不想給?


    “只要你能接得住我三掌,九葉鬼臉花我就送給你!”


    這樣的條件出乎宋小江的意料,吳元英的父親居然不是要錢(qián)而是要跟宋小江過(guò)招?


    “這……”宋小江有點(diǎn)為難。


    “你不敢?”


    “不是,只是……”


    宋小江有點(diǎn)為難,過(guò)招對他來(lái)說(shuō)沒(méi)問(wèn)題,主要是他怕傷到吳元英的父親。


    以他的實(shí)力,哪怕站在原地讓吳元英的父親打都保不準會(huì )把對方震傷。


    看樣子只能盡可能地把力量給壓制下來(lái)了。


    “第一掌!”


    沒(méi)等宋小江開(kāi)口,吳元英的父親竟然已經(jīng)準備出手。


    “嗡!”話(huà)剛說(shuō)完,一股勁風(fēng)從前方屏風(fēng)后面吹來(lái)。


    “嗯?”宋小江臉色猛地一變,那不是一般的風(fēng),是能量轉化而來(lái)的風(fēng)。


    關(guān)鍵是這能量氣勁異常的強大,強大得遠超出宋小江的想象,一般人是發(fā)不出能量氣勁的,而這么大的氣勁哪怕是宋小江都為之吃驚。


    “呼!”氣勁瞬間變強,如同十幾級的大風(fēng)一樣,可更加讓人驚訝的是,那氣勁竟只是作用在宋小江身上,屋子里的東西在氣勁中紋絲不動(dòng)。


    這得是對能量的控制到了精確控制的程度才能辦得到?


    話(huà)剛說(shuō)完,宋小江感覺(jué)那氣勁變成一只巨大的無(wú)形手掌朝他拍了過(guò)來(lái)。


    “嘭!”來(lái)不及躲閃,那手掌拍在宋小江身上,散開(kāi)的同時(shí)宋小江也被震的后退了好幾步。


    他臉上寫(xiě)滿(mǎn)了震驚,吳元英父親甚至沒(méi)現身只是隔空一掌就將他震退,這是什么恐怖的力量?


    宋小江可是人元境的高手啊,吳元英的父親該是什么境界?


    “第二掌!”


    還沒(méi)緩過(guò)神來(lái),第二掌已經(jīng)來(lái)臨,同樣是撲面而來(lái)的氣勁,但這一次的能量級別遠超之前,氣勁化作的風(fēng)甚至迫使宋小江不得不運起全部能量抗衡,如若不然,恐怕他連站都站不穩。


    光能量氣勁就讓人元境的宋小江站不穩,那是什么恐怖的級別?哪怕是師傅楊風(fēng)塵都未必有這樣的實(shí)力吧?


    “嗡!”空間一陣震蕩,仿佛空氣都被抽空了,宋小江只覺(jué)渾身一震,身子一輕,整個(gè)人便飛了出去。


    這一飛足足飛出了大門(mén)外好幾十米遠。


    五內翻騰,溫熱的鮮血從嘴角流出,宋小江趕緊調整呼吸,運起‘九陽(yáng)吞天訣’把傷勢給壓了下去。


    “二十六歲能接我兩掌,不錯!”


    吳元英父親發(fā)出贊賞,可宋小江心中早已震驚得無(wú)以復加,第二掌就把他打傷了,第三掌肯定更強,會(huì )不會(huì )把他給打個(gè)半死?


    可為了九葉鬼臉花,宋小江硬著(zhù)頭皮都要把最后一掌給扛下來(lái)。


    “第三掌!”


    幾乎同時(shí),宋小江釋放出了‘九陽(yáng)吞天訣’最強能量,這一掌無(wú)論如何都要頂住。


    “嗡!”


    可怕的氣勢撲面而來(lái),由始至終宋小江都沒(méi)看到人,可光是這氣勢就讓他感到害怕。


    誰(shuí)能想到會(huì )在異國他鄉碰到一個(gè)如此強的人呢?


    最后一掌非同小可,連地面甚至整個(gè)屋子都在顫抖,外面等候的金秀雅等人甚至以為是地震,而那僅僅是吳元英的父親散發(fā)出來(lái)的氣勢所致。


    宋小江感覺(jué)體內的‘九陽(yáng)吞天訣’開(kāi)始不受控制的自我飛速運轉起來(lái),似乎連它都感應到了危險,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碰到。


    來(lái)了!


    心中暗道一聲!


    可怕的氣勁如同要把一切都撕成粉碎一樣將宋小江包圍。


    “九陽(yáng)吞天訣!”他大叫一聲,傾盡全力抵擋,下一秒龐大的能量作用在他身上,他咬著(zhù)牙硬抗了下來(lái),可幾乎瞬間就失去了抵抗能力,整個(gè)人像氣球一樣飛到了半空,但并沒(méi)有飛出多遠,有一股無(wú)形的力量將他定在半空中。


    怎么回事?


    吳元英的父親想干什么?


    “你的九陽(yáng)吞天訣練得不錯!”


    宋小江一愣,吳元英的父親居然還知道自己練的是九陽(yáng)吞天訣?


    “讓我來(lái)幫你一把!”


    話(huà)音落,無(wú)形的能量開(kāi)始壓迫宋小江的身體。


    宋小江以為吳元英父親是要傷害他,可現在一看,并非更像是一次機遇。


    于是再次運起九陽(yáng)吞天訣功法,將那些能量吸收。


    看似只是一絲絲能量,可宋小江卻感覺(jué)那能量如同驚濤駭浪般龐大。


    “爸爸……”吳元英和金秀雅因為剛才的震動(dòng)以為地震跑了過(guò)來(lái),卻發(fā)現后院的門(mén)怎么都打不開(kāi),正急得不知所措的時(shí)候,后院傳來(lái)一聲悶響,緊跟著(zhù)金光從門(mén)縫中照射出來(lái)。


    里面發(fā)生了什么?


    宋小江緩緩從半空中落下,他全身籠罩在金光之中,短短幾個(gè)呼吸的功夫他吸收了極其龐大的能量,而他的修為更是又上一層樓。


    睜開(kāi)眼,眼中閃爍著(zhù)光芒,感受著(zhù)體內洶涌澎湃的‘真元境’能量,宋小江立刻對著(zhù)屋內方向單膝跪下,“多謝前輩!”


    “你的九陽(yáng)吞天訣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九陽(yáng)吞天訣乃是我家祖傳功法,前輩是怎么知道的?”宋小江問(wèn)出了心中的疑問(wèn),連楊風(fēng)塵都不知道九陽(yáng)吞天訣的事情,一個(gè)素未蒙面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九陽(yáng)吞天訣我再熟悉不過(guò),因為……”


    說(shuō)完,吳元英的父親從屏風(fēng)后面走了出來(lái)。


    宋小江肅然起敬,始終保持著(zhù)敬畏的姿態(tài),這一次吳元英的父親給了他極其巨大的幫助,直接讓他提升了一個(gè)大境界,這種大機緣恩同再造。


    人影如風(fēng),輕若無(wú)物般的就從屋里飄了出來(lái)。


    宋小江下意識地抬頭望去,想要好好看看吳元英的父親長(cháng)什么樣,可下一秒他卻愣住。


    為什么吳元英的父親看起來(lái)有點(diǎn)眼熟?


    宋小江直勾勾地盯著(zhù)對方看,越看越覺(jué)得這張臉很眼熟,越看,心里一種久違的熟悉感涌上心頭。


    “你……你是……”


    那是一個(gè)國字臉的漢子,雖然已近半百之年,但他看起來(lái)依然年輕,而且全身散發(fā)著(zhù)強者的氣息,不同于楊風(fēng)塵的內斂,他身上的強者氣息是外放的。


    可近在咫尺,宋小江卻對他生不出半點(diǎn)害怕和恐懼,反而多了幾分親切感,依然只是因為那張熟悉的臉。


    吳元英的父親咧嘴一笑,“天兒,你長(cháng)大了!”


    這一聲‘天兒’讓心智比同齡人早熟得多的宋小江瞬間破防,難怪吳元英的父親會(huì )看起來(lái)那么眼熟,原來(lái)他竟然是宋小江的父親宋楚成。


    “爸……”宋小江的聲音在顫抖,眼眶更是早已不受控制的濕潤。


    宋楚成走到他的面前,滿(mǎn)意地將他打量了一番,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沒(méi)有讓我失望!”


    “爸!”宋小江撲進(jìn)了宋楚成懷中放聲大哭了起來(lái)。


    這一刻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因為已經(jīng)死了多年的父親居然奇跡般的還活著(zhù),那種久別重逢的感覺(jué)已經(jīng)不是言語(yǔ)能夠形容。


    宋小江哭得像個(gè)孩子,宋楚成任憑他肆意宣泄著(zhù)。


    二十年來(lái)宋小江把仇恨都藏在心里,一刻都不曾忘記過(guò),沒(méi)有人能體會(huì )到他的心情,更沒(méi)有人能體會(huì )到他肩負著(zhù)的壓力。


    見(jiàn)到宋楚成的這一刻,他終于有了傾訴的對象。


    “苦了你了,天兒,快讓爸爸好好看看你!”


    整整二十年不見(jiàn),宋小江早已不是當年的小屁孩,一番敘舊,宋小江最關(guān)心的還是宋楚成為何還活著(zhù)?


    “當年我本來(lái)已經(jīng)斷了氣,是風(fēng)塵及時(shí)趕到救了我……”


    二十年前的那天晚上,楊風(fēng)塵趕到宋家支援,可去晚了一步,宋家人被屠殺一空,楊風(fēng)塵懊惱不已,而就在那時(shí)他發(fā)現宋楚成還有一絲微弱到幾乎難以察覺(jué)的氣息,楊風(fēng)塵憑著(zhù)高超的醫術(shù)保住了宋楚成的性命,并且還把宋小江給救走。


    之后宋楚成醒了過(guò)來(lái),并為了安全起見(jiàn)將宋小江交給了楊風(fēng)塵撫養。


    “既然爸你還活著(zhù),為什么不來(lái)找我?”宋小江不滿(mǎn)問(wèn)道。


    “不是我不想去找你,而是不能去找你,這些年我隱姓埋名,就是不想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zhù),同樣的,如果我去找你,有可能會(huì )暴露你的身份,但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huì )見(jiàn)面,沒(méi)想到這一天來(lái)得這么快,要不是剛才感應到你身上的‘九陽(yáng)吞天訣’,我還認不出你來(lái)!”


    宋楚成一開(kāi)始并不知道宋小江是他兒子,他以為金秀雅帶了朋友來(lái)跟他要九葉鬼臉花,當時(shí)本來(lái)是想拒絕的。


    可就在他拒絕之后,突然感應到了同樣來(lái)自九陽(yáng)吞天訣的能量波動(dòng)。


    九陽(yáng)吞天訣是宋家家傳的功法,不同于其他的修煉功法,宋楚成一感覺(jué)到能量波動(dòng)就知道是自己的兒子來(lái)了,于是才讓吳元英把宋小江給叫了進(jìn)來(lái),這才有了父子相遇的這一幕。


    “師傅居然不把爸你活著(zhù)的事情告訴我!”宋小江抱怨。


    “是我不讓他告訴你的,那樣你才能專(zhuān)心跟他學(xué)本事!”


    宋楚成有他的苦衷,宋小江也把他這些年的經(jīng)歷告訴了宋楚成。


    “譚松和段千北已經(jīng)死了,可其他人到現在都沒(méi)線(xiàn)索!”


    “我知道他們是誰(shuí)!”


    宋小江臉色一變,立刻問(wèn)道:“是誰(shuí)?”


    “駱俊風(fēng)、褚泰清……”宋楚成說(shuō)出了一串人名。


    宋小江聽(tīng)完之后義憤填膺,“我這就去找他們報仇!”


    宋楚成攔住了他,“不能去,以你現在的實(shí)力,去了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更何況這些人也只不過(guò)是聽(tīng)了他人指使,真正把咱們家害的家破人亡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誰(shuí)?”


    “他就是華國西南軍區有著(zhù)戰神稱(chēng)號的人——李延慶!”


    戰神?


    這是宋小江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的。


    “他為什么要那樣做?”


    “正是為了咱們宋家祖傳的九陽(yáng)吞天訣,九陽(yáng)吞天訣雖然只是一門(mén)修煉功法,但它遠不止修煉功法那么簡(jiǎn)單,其中蘊含著(zhù)一個(gè)大秘密!”


    修煉功法還蘊含著(zhù)秘密?這倒是聞所未聞。


    “這件事我小的時(shí)候聽(tīng)你爺爺說(shuō)過(guò),據說(shuō)只有把九陽(yáng)吞天訣修煉至巔峰,脫胎成仙才能知道那個(gè)秘密!”


    這個(gè)秘密練宋小江的爺爺宋白元都不知道,但不知道為什么李延慶卻知道。


    “那天晚上帶頭的人正是李延慶,若不是有他在,光憑其他人是不可能殺得了你爺爺的,最后九陽(yáng)吞天決的法訣被他們搶走了,但好在他們并不知道九陽(yáng)吞天訣只有我們宋家血脈才能修煉,所以現在他們知道你活著(zhù),你的處境其實(shí)挺危險的!”


    “我不怕!”宋小江早就想報仇了。


    宋楚成滿(mǎn)意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你自小天賦驚人,你爺爺更說(shuō)你是千年不遇的天才,這二十年來(lái)我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在修煉,實(shí)力已經(jīng)跟你爺爺當年旗鼓相當,現在我就把一身功力傳授給你!”


    之后,宋楚成將功力傳授給了宋小江,宋小江一躍從‘真元境’突破到‘大劫境’,然后他直接殺到軍區,憑一己之力將軍區殺了個(gè)人仰馬翻,在對陣李延慶的時(shí)候,他又突然頓悟,成為了凡人界最強的‘人仙’,至此人界無(wú)敵,就連李延慶都被他給秒殺,宋小江也終于為宋家的人報仇。


    可當他以為事情已經(jīng)結束的時(shí)候,卻有仙人從天而降,原來(lái)九陽(yáng)吞天訣乃是一部仙法,甚至連仙界的仙人都在覬覦。


    宋小江接下來(lái)要面對的敵人將是實(shí)力更強的仙人,他是生是死就看作者有沒(méi)有機會(huì )續寫(xiě)了。


    (全書(shū)完)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