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九零造作小白蓮 > 第1910章 番外未冕:哪一個(gè)才是真實(shí)的他

第1910章 番外未冕:哪一個(gè)才是真實(shí)的他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段母:“你怎么不勸著(zhù)她,都給捐了?”


    段月華為了女兒,反應也很快,“我身上是癌病,盈盈又是心臟病,芷筠說(shuō)捐錢(qián)能有些功德,好保佑我和盈盈!


    段母頓時(shí)有些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了,她心痛錢(qián)是心痛錢(qián),“那也不用捐那么多錢(qián)吧?人家給這么多錢(qián),我們能搭什么嫁妝?到時(shí)候……場(chǎng)面多難看?丟臉的還不是芷筠?”


    方盈盈說(shuō):“那只是見(jiàn)面禮,又不是彩禮……”


    這么一說(shuō),段月華想起來(lái),她好像沒(méi)給未冕什么見(jiàn)面禮!


    伊貝爾公主能給一個(gè)億?


    她這個(gè)當丈母娘的能給什么?


    段月華抹了一把臉,真是……愁死人了!


    方思誠對外甥女的魄力很是刮目相看,但生意人還是講究利益,生意人做慈善,大部分是希望利益最大化,“你怎么捐的?捐了那么多,國家有沒(méi)有什么說(shuō)法?”


    林芷筠說(shuō)道:“蓋學(xué)校,還有我提了我對國家現在教育的看法,提出支持國家實(shí)行九年義務(wù)教育!


    林芷筠不清楚的是九年義務(wù)教育算起來(lái)真正開(kāi)始實(shí)行起來(lái)還要在八年后。


    雖然林芷筠的幾個(gè)億對于全國來(lái)說(shuō)并不多,但衛氏家族大規模在花國投資辦廠(chǎng),這是一個(gè)信號,也是一個(gè)開(kāi)始。


    段母不懂,“九年義務(wù)教育是什么意思?”


    方思誠解釋給她聽(tīng),“就是國家出錢(qián),免費讀書(shū)到初中!”


    段母驚喜道:“不用給學(xué)費?”


    方思誠笑道:“不用給!


    段母喜不自禁,“這是好事!芷筠以前上學(xué)前,家里最愁的就是她的學(xué)費!總是要東借西湊!”


    段父沒(méi)說(shuō)話(huà),但他也高興國家孩子讀書(shū)不用再花錢(qián)了。


    段母嘆氣,“可惜芷筠趕不上這好時(shí)候,也是運氣,大學(xué)不要學(xué)費的時(shí)候,她沒(méi)趕上,現在小學(xué)初中不要學(xué)費又沒(méi)趕上!”


    段父又補充:“大學(xué)畢業(yè)分配工作她也沒(méi)趕上!”


    以前大學(xué)畢業(yè)還分配工作,這兩年越來(lái)越多的大學(xué)都不包分配工作了,芷筠上大學(xué)的時(shí)候,他就問(wèn)了,她學(xué)校也不分配工作了!


    方思誠清了清嗓子,“現在家里也不差錢(qián),要不要學(xué)費,分不分配工作也不重要!


    老兩口點(diǎn)了點(diǎn)頭,在他們還沒(méi)死的時(shí)候能過(guò)上這樣的日子,已經(jīng)很不錯了,他們的運氣還是很好的,要是女兒和孫女的病都能好,他們死都能笑著(zhù)走。


    突然,林芷筠接到了未冕的電話(huà),“真的?”說(shuō)話(huà)間,林芷筠看向了方盈盈。


    方盈盈很不耐煩地橫了她一眼,此時(shí)此刻方盈盈心情一團亂,她家條件比林芷筠好那么多,但林芷筠的命卻比她好那么多!


    就這,段父段母還說(shuō)林芷筠運氣不好,林芷筠這還叫運氣不好?誰(shuí)還敢說(shuō)自己運氣好?


    掛完電話(huà),林芷筠說(shuō)道:“舅舅,小未哥說(shuō)他找到和盈盈相匹配的心臟源了!”


    方思誠腦子像被人打了一拳,有些暈乎地問(wèn),“你說(shuō)什么?”


    林芷筠笑著(zhù)告訴他:“舅舅,盈盈可以做手術(shù)了!”


    方思誠笑了起來(lái),笑著(zhù)笑著(zhù)又哭了,“芷筠……你沒(méi)跟舅舅開(kāi)玩笑吧?”


    林芷筠搖搖頭,表示她沒(méi)有開(kāi)玩笑。


    方盈盈整個(gè)人都傻了,一動(dòng)不動(dòng)地看著(zhù)林芷筠,她是在騙她?還是他在騙她?


    她爹地找了這么多年都沒(méi)有找到合適的心臟源,那個(gè)未冕能幫她找到?


    她對他們的態(tài)度一直不好,他愿意幫她?


    他為什么要幫她?


    方盈盈地被喜極而泣的方思誠抱住了,不知覺(jué)地也流下了眼淚。


    如果是真的……她是不是能活下去了?


    對方是一個(gè)車(chē)禍身亡的女孩,和方盈盈匹配上了。


    方思誠因為這心臟源差點(diǎn)都要給未冕跪下了!


    方盈盈確認了真有匹配的心臟源,對未冕和林芷筠兩人沒(méi)有說(shuō)謝謝,但是給兩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方盈盈看著(zhù)林芷筠,說(shuō)道:“如果我能活著(zhù)出手術(shù)室,再來(lái)謝你!


    林芷筠:“那我等著(zhù)!


    事后,林芷筠感謝未冕給她表姐找心臟源,“她對你態(tài)度不好,你還給她找心臟源,你比我對她都好!”


    林芷筠嘴里還有些小吃醋,她根本就沒(méi)有拜托未冕去幫方盈盈找心臟源,這事是未冕自己的主意。


    她以前不喜歡和她搶家人的方盈盈,后來(lái)方盈盈也沒(méi)變,但她對方盈盈已經(jīng)無(wú)感了,方盈盈不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候,她還會(huì )同情她,說(shuō)話(huà)時(shí)就希望她是個(gè)啞巴!


    再怎么樣,她也不希望方盈盈真的死于心臟病。


    未冕摸了摸她柔然的頭發(fā),她表姐好好的活著(zhù),段家人就有人贍養,芷筠心里也就不會(huì )再惦記他們。


    沒(méi)有了段家人的拖累,她就是自由的,屬于他的,他可以帶她去世界各地,甚至去其他平行空間旅游,環(huán)游宇宙。


    未冕含笑道:“她都知道,我是因為你的原因才幫她找心臟源!


    林芷筠自己也知道,但就想聽(tīng)他說(shuō)出來(lái),此時(shí)如愿,人也靠在了他懷里,心里美得冒泡。


    此后,段家人再沒(méi)提過(guò)林芷筠捐的那筆錢(qián),甚至他們私下里也會(huì )小筆小筆地捐錢(qián),店里有乞丐來(lái)要飯,以前段父段母都只愿意給人家一點(diǎn)米,現在也舍得給人幾塊炸雞翅和米飯。


    過(guò)年時(shí),段父段母得知了方盈盈手術(shù)成功,高興的段父買(mǎi)了好多煙花去放,最后被抓到派出所關(guān)了幾天。


    段母和段月華來(lái)接人,段母氣惱道:“你可真是長(cháng)臉,大過(guò)年的還去派出所過(guò)去了!給人家警察添麻煩!”


    段父訕訕:“我哪知道城里不允許放煙花……”


    過(guò)年不準放煙花,這過(guò)得還有什么意思?


    林芷筠過(guò)年基本沒(méi)在家里待,都和未冕混在一起,未冕之前說(shuō)給她的驚喜,是一只國寶熊貓,準確的說(shuō)是一只外表看上去是布偶,實(shí)際上是機器人的黑白小熊貓!


    因為它長(cháng)得太過(guò)可愛(ài),林芷筠給它取名小可愛(ài)。


    小可愛(ài)會(huì )走路,會(huì )說(shuō)話(huà),會(huì )喊姐姐,會(huì )認字,會(huì )算數,會(huì )唱歌,會(huì )……


    林芷筠對它愛(ài)不釋手,喜歡到不敢帶回家,怕被方盈盈搶走,也怕家里人會(huì )因為方盈盈的病,就讓她把小可愛(ài)讓給方盈盈。


    到時(shí)候,肯定又是一番吵鬧,很煩。


    因此,林芷筠把小可愛(ài)放在了未冕家里,她一有時(shí)間就會(huì )去看它。


    等方家父女從國外回來(lái)時(shí),林芷筠已經(jīng)開(kāi)學(xué)好幾個(gè)月了。


    段家人圍著(zhù)方盈盈轉,方盈盈術(shù)后修養得很好,臉上也多了一些肉,氣色不錯。


    方家父女要正兒八經(jīng)地擺宴感謝未冕。


    未冕拒絕了,直言不是因為林芷筠,也不會(huì )管這件事,要感謝也是應該感謝林芷筠。


    方盈盈看著(zhù)未冕維護林芷筠,眼神有些異樣,不過(guò)很快又收了回去,目光落在林芷筠的身上。


    她們雖然只是表姐妹,但看外貌的話(huà),說(shuō)是親姐妹也沒(méi)人會(huì )懷疑。


    “謝謝!狈接裆J真,對方確實(shí)給了她一條命。


    林芷筠道:“都是一家人,不說(shuō)兩家話(huà)!


    段母欣慰極了,盈盈病好了,芷筠也懂事了,家和萬(wàn)事興!


    飯桌上,林芷筠將下半年會(huì )去月國留學(xué)的事情說(shuō)了出來(lái),還補充道:“是公費留學(xué)!


    段月華手中筷子微微一頓,她早就發(fā)現芷筠現在什么事情什么決定,都是通知他們,而不是和他們商量。


    段母高興道:“盈盈好了,芷筠留學(xué),這是雙喜臨門(mén)的好事!”


    段父也笑容滿(mǎn)面,段家祖墳冒青煙了!


    外甥女出息,方思誠這個(gè)當舅舅的也非常高興,心里已經(jīng)打算好,要在芷筠留學(xué)的學(xué)校周?chē)o她買(mǎi)套房子。


    方盈盈這才知道林芷筠跳級成功了,否則不到大三,學(xué)校也不會(huì )同意林芷筠公費留學(xué)。


    自費留學(xué)比較簡(jiǎn)單,公費留學(xué),除了那些少數走后門(mén)的,大多數都是極為優(yōu)秀的學(xué)生。


    林芷筠跳級還能得到公費留學(xué)的名額,這說(shuō)明她是很優(yōu)秀很優(yōu)秀的學(xué)生。


    方盈盈想到以前自己跟刺猬一樣,說(shuō)的那些話(huà)……現在想想,像個(gè)跳梁小丑一樣!


    林芷筠是不是就是這么看她的?


    方思誠有些擔心地問(wèn):“盈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哪里不舒服?”


    方盈盈搖頭,“不是,我是為表妹高興,她很優(yōu)秀……”也真的很幸運,有未冕那樣愛(ài)她的男朋友。


    跟未冕對比,方盈盈以前交往的那些男人算什么東西?


    方思誠笑道:“在爹的眼里,你也很優(yōu)秀!”


    方盈盈笑容明媚起來(lái)。


    其他人都笑語(yǔ)嫣然,唯有段月華有些心不在焉,不時(shí)地看著(zhù)林芷筠,她內心有點(diǎn)不安,總覺(jué)得會(huì )離女兒越來(lái)越遠。


    未冕看在眼里,眸色晦澀,林芷筠單親家庭出生,原生家庭注定了她對家人過(guò)分的親近和依賴(lài)。


    但怎么辦呢?


    他不是衛冕,他要的更多。


    他的眼里看到的人只有她,她的眼里怎么能夠還有別人?


    她在乎的人,他會(huì )安排好,只要她乖乖的,他什么都可以為她去做。


    段月華無(wú)意間對上了未冕幽深晦暗的雙眼,猶如機械一般,無(wú)情又冰冷,段月華無(wú)意識地打了一個(gè)寒顫,心底升起了一抹涼意。(本章完)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