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天啟之后,吾為神國夜行人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曾見(jiàn)過(guò)你的臉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曾見(jiàn)過(guò)你的臉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圣梯之上,第三次的圣輝灌頂完畢。


    四十階的圣臺上,左明秋將狀態(tài)恢復到巔峰,腳踩奔雷,直接向前邁出了一步。


    轟咔!


    第四十一級的圣梯威壓,與之前全然不是一個(gè)級別的,左明秋只覺(jué)得自己邁進(jìn)了一片雷池禁地,馬上就要被天雷轟成渣滓。


    但下一秒,他的身上流淌出了一層道源,暗金色映照雷光,而后也轟然爆出了一團狂雷,與雷池交相輝映。


    「比賽時(shí)間過(guò)半,左明秋開(kāi)始用力了!」


    風(fēng)浪怒嘯,葉宮等人盯著(zhù)左明秋那處在狂雷中心的背影,面色驟然凝重,因為他們知道,真正的比賽要開(kāi)始了,左明秋開(kāi)始用力,這意味著(zhù)他們將會(huì )被拉開(kāi)距離。


    「陳長(cháng)空也去了,他拿出了劍!」


    姜太虛也是面色凝重地驚呼出聲,只見(jiàn)在左明秋踏上四十一階的同時(shí),陳長(cháng)空也是雙指并攏掐了個(gè)劍訣,緊緊跟在了其后方。


    再然后,紂桀,軒轅神念,還有南宮懷天等人也都爆發(fā)出了極強的威勢,不甘示弱地向上踏出,轉眼之間便領(lǐng)先到了四十四級,速度甚至比過(guò)二十級圣臺的時(shí)候還要快!


    「可惡,我們也走吧,盡量跟上!」姜太虛咬牙,看了葉宮一眼,周身懸浮出一圈金燦燦的印記,踏著(zhù)祥云便向上沖擊而去,姜濁與姜折葉也是一般,皆是開(kāi)始動(dòng)用全力。


    他們心里很清楚,雖然一直在一個(gè)梯隊,但自己等人跟左明秋那些真正頂級的天才還是有差距的,所以姜太虛等并不奢望超越,只求別被拉得太遠即可。


    而且還有更重要的,那就是不能輸給其他大族的天才,尤其是葉家和齊家。


    另一邊,齊家的齊圣看姜家的人動(dòng)了,其他天才也是開(kāi)始爆發(fā)實(shí)力,當即便也想要快速登梯,但卻在關(guān)鍵時(shí)刻被葉宮一把拉住。


    「別著(zhù)急,你看下面!谷~宮攔住齊圣,而后望著(zhù)下方臺階上,在三十四階一動(dòng)不動(dòng)的許木,表情驟然發(fā)狠說(shuō)道,「這慕許實(shí)力雖強,但他卻沒(méi)享受過(guò)一次圣輝灌頂,一直是在承受圣梯的壓迫中,估計損耗很大!


    「我們現在狀態(tài)正值巔峰,登圣梯固然重要,但如果想殺他,現在應該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機會(huì )了!」


    齊圣聞言,與葉宮對視,表情凝重地開(kāi)口:「你的意思是,我們要趁著(zhù)他狀態(tài)受損的時(shí)候,抓緊機會(huì )將他淘汰?」


    葉宮點(diǎn)頭:「我就是這個(gè)意思!


    「按時(shí)間推算,在下一次圣輝灌頂之前,慕許應該會(huì )走到這,那是他消耗最嚴重的時(shí)候,也是我們出手的最好時(shí)機,之前他能接受灌頂,但不要,而這一次,他想要也要不了了!」


    ……


    更高處的圣梯之上。


    此時(shí),距離第四次圣輝灌頂,還有很多的時(shí)間,左明秋卻已經(jīng)跨過(guò)了第五十五階的圣臺,來(lái)到了五十六級。


    陳長(cháng)空緊隨其后,站在五十五級上,面色凝重地揮動(dòng)長(cháng)劍,將圍過(guò)來(lái)的天雷斬盡,一旁的紂桀也是變換身形,鬼厲之氣正面與天雷對抗,威勢無(wú)比可怖。


    而南宮懷天,軒轅神念以及另外幾個(gè)不知名的天才則是在五十三、四級上徘徊。


    很明顯,前面三人已經(jīng)跟其他的天才拉開(kāi)了差距,被譽(yù)為是九霄第一君的左明秋為獨一檔,少年劍圣陳長(cháng)空和第一地煞紂桀也是緊隨其后,二者都有很大的希望。在下一輪的圣輝灌頂到來(lái)之前,與左明秋一起登上第六十級圣臺。


    至于南宮懷天等人,也是有很大希望的,因為他們都還沒(méi)盡全力。


    時(shí)間又是一點(diǎn)一點(diǎn)的過(guò)去。


    距離下一次圣輝灌頂,還有一炷香的時(shí)間。


    而這時(shí),左明秋終于是爆發(fā),一只腳踏在了六十級的圣臺上。


    轟隆隆!


    天雷滾滾,劍氣縱橫,陳長(cháng)空吐掉口中一直銜著(zhù)的稻草,以一往無(wú)前之勢劈開(kāi)四周涌來(lái)的重壓,同樣登上六十級。


    五十九級臺階之上,紂桀感知到那股恐怖的劍氣,面色微微發(fā)白,因為他感覺(jué)到了,陳長(cháng)空的實(shí)力似乎比之前又強了幾分,強到令他都有些心驚。


    只不過(guò),紂桀雖然心驚,但卻沒(méi)有太著(zhù)急登上圣臺,因為對他來(lái)講,時(shí)間還很充裕,他完全可以保留實(shí)力,慢慢踏出接下來(lái)的那一步,同時(shí)也是為了防止陳長(cháng)空暴起對他出手,畢竟他和后者有一些的恩怨。


    而下方的其他大族天才,也是紛紛爆發(fā)出了恐怖的實(shí)力,踏上一級又一級的臺階,隨著(zhù)一陣止不住的狂雷聲響起,五十八級的臺階上,竟是沖上來(lái)了九個(gè)人。


    紂桀驚訝回頭,只見(jiàn)那九人,有五人都是百族之地大族最頂尖的天才,例如南宮懷天,軒轅神念,另外四人,有三人蒙著(zhù)面,最后一人氣息波動(dòng)則十分陌生。


    他們此時(shí)都近乎是盡了全力,身上氣息波動(dòng)恐怖,讓紂桀感到了一絲威脅。


    而就在紂桀以為,下方的九人要一齊沖上來(lái),準備邁進(jìn)六十級圣臺的時(shí)候,變故突然發(fā)生了。


    只見(jiàn)那三個(gè)蒙著(zhù)面的頂級天才修士,彼此之間似乎被什么秘法牽連著(zhù),三人同時(shí)抬手,向南宮懷天的方向轟出一掌。


    「南宮圣女,接好了!」


    隨著(zhù)一個(gè)男聲暴喝,正要邁步向上的南宮懷天反應了過(guò)來(lái),雙手之間凝聚出一絲波動(dòng)可怖的銘文,綻放絢麗的華彩之光,與那三人對撞在了一起。


    轟咔!


    銘文與三只右掌對撞,碎裂的同時(shí),爆發(fā)出了令人心悸的能量,周?chē)目窭妆痪磉M(jìn)來(lái)都是被攪得粉碎。


    但那三只手掌,確實(shí)完美地將之接了下來(lái),半點(diǎn)沒(méi)有被傷到,因為那手掌間彼此顯現出了青綠色的銹跡紋路,互相連通之下,三人身后同時(shí)迸發(fā)氣浪,將銘文爆炸的威能給抵消掉。


    軒轅神念等人見(jiàn)狀,也是趕緊停下腳步,退到這圣階的其他地方,警惕地與身邊之人保持距離。


    南宮懷天微皺著(zhù)眉,望著(zhù)三人開(kāi)口問(wèn)道:「我似乎并不認識你們,為何要攔我?」


    三個(gè)蒙面人笑了笑,而后齊齊拉下了臉上的黑巾,露出三個(gè)極為相似的青年面貌,只見(jiàn)中間的那青年咧嘴一笑,開(kāi)口說(shuō)道:「南宮圣女確實(shí)沒(méi)得罪過(guò)我們三兄弟,將圣女攔下,也不是要找麻煩,而是有要事商談!


    南宮懷天聞言,心中生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警惕地問(wèn)道:「什么?」


    那中間的青年笑了一下,指著(zhù)南宮懷天的面紗,輕佻說(shuō)道:「談事之前,還請圣女將臉上的面紗揭開(kāi),讓我們三兄弟看一眼!


    此言一出,南宮懷天眉頭皺著(zhù)更緊了,她寒聲開(kāi)口:「你們三人,到底要做什么!」


    「大哥,別鬧了,圣女生氣了!」左邊的青年嬉笑著(zhù)側過(guò)頭說(shuō)道,中間的青年也是趕緊笑著(zhù)開(kāi)口,「圣女稍安勿躁,我們確實(shí)有要事相商!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們三個(gè)是胞胎兄弟,來(lái)自天龍域,是望天古都的散修,姓岳!


    「將圣女攔下,是因為我想與圣女聯(lián)姻!


    看著(zhù)中間說(shuō)話(huà)那青年,南宮懷天皺眉問(wèn)道:「聯(lián)姻?」


    那青年點(diǎn)了點(diǎn)頭,笑著(zhù)回道:「是啊,聯(lián)姻,我們哥仨受夠了沒(méi)勢力撐腰的日子了,所以才想找一個(gè)靠山!


    「雖說(shuō)憑借我們三兄弟的天賦,肯定有很多大族愿意招攬我們,但問(wèn)題是我們三兄弟,不想過(guò)那種形同質(zhì)子一般的生活,也不想娶那些資質(zhì)平平的女子!


    「思來(lái)想去,也就是圣女你最合適了,不僅自身天賦奇高,身段不俗,容顏絕美,背景也是百族中排名前列的大族!


    「而且,你們南宮一族正遭受了重創(chuàng ),正是需要援手的時(shí)候,我們三兄弟這時(shí)候來(lái),雪中送炭,簡(jiǎn)直堪稱(chēng)完美!」


    「癡人說(shuō)夢(mèng)!鼓蠈m懷天聽(tīng)到那青年的話(huà),直接冷冷開(kāi)口回答,「恕我直言,就憑你們三個(gè),還不配娶我!


    中間的青年聞言,并沒(méi)有惱火,而是繼續笑瞇瞇地開(kāi)口說(shuō)道:「圣女殿下,您先別著(zhù)急嘛,你說(shuō)我們三兄弟不配,那是因為你對我們不夠了解!


    「我岳衡天可以向圣女你保證,只要你答應聯(lián)姻,我們三兄弟定將全力配合您爭奪萬(wàn)族會(huì )盟的席位,單這一輪而言,第一第二不好說(shuō),但至少第三的位置是有的!


    岳衡天一邊說(shuō),他們三人的身上,也是鋪開(kāi)了一陣古老而又深遠的青綠色波動(dòng),這股波動(dòng),讓場(chǎng)間的所有人都是一驚,甚至連六十階圣臺上的左明秋與陳長(cháng)空,都是驚訝都挑起了眉毛。


    「沒(méi)想到,還隱藏著(zhù)這樣的對手!


    紂桀瞇著(zhù)眼睛,心中生出強烈的戰意,據他感知,這三人覺(jué)醒的異能似乎非常特殊,互相之間異能流通不受阻礙,跟分身有些類(lèi)似,但又是獨立的個(gè)體,所以加在一起戰力很強,足以威脅到這次萬(wàn)族會(huì )盟的任何一個(gè)人,包括他自己。


    「聯(lián)姻的事,我不同意,你們也不用浪費時(shí)間了!鼓蠈m懷天寒聲說(shuō)道,周身的空間中同樣凝聚出數道蘊藏著(zhù)心悸能量的銘文,而后轉頭便要登上五十九級臺階。


    但下一秒,那岳衡天卻是率先一步踏出,其他兩兄弟緊隨其后,三者再次向南宮懷天,發(fā)動(dòng)了進(jìn)攻。


    「破碎!」


    南宮懷天眉眼中的清麗不見(jiàn),取而代之的,是如寒潭一般的冷意,她輕聲一喝,空間中頓時(shí)凝聚出了無(wú)數道銘文紋路,爬到那三兄弟的身上,而后轟然破碎。


    轟咔!


    光華綻放,令人心悸的能量從銘文中綻放,與三者身上的古青色異能相互對抗,威勢滔天,狂狼席卷,使得五十八級臺階上下的所有異能者,全都被迫停下手中的事情,開(kāi)始防御。


    「發(fā)生什么事了!」


    五十六級臺階上,這里也停留著(zhù)許多異能者,他們也都是百族之中的天才,本來(lái)他們還在埋頭沖擊下一臺階,準備趕在下一輪圣輝灌頂之前沖上六十階接受洗禮,但卻沒(méi)想到忽然發(fā)生了這種變故。


    難道是有人對他們發(fā)出攻擊了?


    「是有人在交戰!」一個(gè)扛著(zhù)巨斧的漢字站在五十七級臺階上,望著(zhù)上面纏斗在一起的四個(gè)身影,一臉凝重地抬頭說(shuō)道,「是南宮一族的圣女,還有其他三個(gè)男人,那三人包圍了南宮,正在大戰!」


    「什么!」


    此言一出,立即吸引了所有天才的目光,他們紛紛抬頭望向五十八級臺階,觀(guān)看這場(chǎng)突如其來(lái)的戰斗。


    只見(jiàn)那上面,有不停有閃耀著(zhù)光華的銘文被凝聚出,而后炸裂,爆發(fā)出恐怖的威能,而面對南宮懷天的如此攻擊,那三兄弟也是絲毫不落下風(fēng),古青色的異能不停匯聚凝結成龜殼,將所有銘文的爆炸全都阻擋。


    同時(shí),三人還在臺階上不停跳躍,踩著(zhù)威壓與雷霆包圍南宮,一時(shí)間竟是將后者壓制住了。


    「好強!」


    下方,眾多天才心中驚嘆,就單看這三人展現出來(lái)的實(shí)力,進(jìn)入所有參賽選手中的戰力前十,應該是沒(méi)有任何問(wèn)題的。


    「南宮懷天不會(huì )是圣女啊,面對他們三人的圍攻,竟然還能找機會(huì )反打,左面那人的肉身已經(jīng)快被她的銘文轟碎了!」


    一聲驚呼響起,只見(jiàn)南宮懷天的眉心,忽然凝聚出一朵虛幻的彩蓮,而后整個(gè)五十八級臺階之上,都是鋪上了一層凝成實(shí)質(zhì)的銘文紋路。


    南宮懷天踩著(zhù)這些紋路,速度忽然變得極快,釋放出的異能也是變得強了數倍,當即便將三人的圍攻陣形沖散,銘文爆炸之間,直接將最左側的一個(gè)青年肩膀炸的得肉模糊。


    「可惡!」


    那青年面色一驚,趕忙后退半步,用古青色的異能護住自身,但南宮懷天卻已經(jīng)盯上了他,銘文閃耀光彩,心悸的能量于虛空之間爆發(fā)。


    「給我停下!」


    岳衡天大吼一聲,三人頭頂頓時(shí)凝結出了一頭虛幻的玄武妖獸,龜甲比青山還要厚重,將銘文所帶來(lái)的沖擊之力全都攔下,恐怖的風(fēng)浪將全場(chǎng)席卷。


    這還沒(méi)玩,南宮一擊沒(méi)得手,玉手輕輕一抬,直接憑空摘下了一朵璀璨的蓮花,配合銘文在虛空中轉動(dòng)下落,而后落在了那龜甲之上。


    一瞬間,七彩的銘文印記鋪滿(mǎn)了龜甲,岳衡天三人瞳孔同時(shí)緊縮。


    正當他們剛想說(shuō)些什么時(shí),蓮花爆了。


    「碎!」


    南宮懷天一聲驚喝,七彩凈蓮連同那些銘文紋路爆開(kāi),恐怖的威能將那玄武龜甲直接炸為碎片。


    岳衡天三人暴喝一聲,古青色的旋渦憑空凝聚而出,一層層的龜甲符印懸浮在那上面,將那銘文可怖的爆炸威能全都攔截。


    不僅如此,那股旋渦吸收掉了銘文爆炸之后,還將南宮籠罩了進(jìn)去,岳衡天抓緊時(shí)機沖出,似乎要生擒南宮,卻不料關(guān)鍵時(shí)刻,那些被漩渦龜甲吸收的爆炸銘文碎片,卻又一次地浮現了出來(lái)。


    「炸!」


    南宮開(kāi)口,銘文爆炸,而四人皆是處在爆炸中心。


    這一瞬間,岳衡天三人的臉上,寫(xiě)滿(mǎn)了驚恐,而南宮懷天的眼中卻是平靜。


    轟隆隆!


    青色旋渦爆炸開(kāi)來(lái),七彩的蓮花銘文綻放威能,恐怖的風(fēng)浪將周?chē)械睦自迫即底,那些觀(guān)戰的天才異能者們也是紛紛使出了十二分力進(jìn)行防御。


    光彩奪目,無(wú)比耀眼,不知過(guò)了多久,這股光彩漸漸斂去,而眾人的視線(xiàn),也是一刻不停地注視著(zhù)五十八級臺階,想要知道這場(chǎng)戰斗的結果。


    終于,他們看到了一朵蓮花。


    很明顯,那蓮花是南宮懷天的異能,在爆炸的時(shí)候,將之庇護了進(jìn)去,所以南宮懷天應該是沒(méi)什么事。


    而那說(shuō)要與南宮一族聯(lián)姻的三兄弟,此時(shí)狀態(tài)卻是堪憂(yōu),因為他們三人狀態(tài)看起來(lái)很不好,雖然沒(méi)有被轟出去臺階,但卻渾身都是血,氣息極為不穩定,看起來(lái)都受了重傷。


    這時(shí),蓮花漸漸消散。


    南宮懷天的身影從中顯露出來(lái),她望著(zhù)岳衡天三人,平靜而又有些淡淡的高傲開(kāi)口問(wèn)道:「現在,你們還想與我南宮一族聯(lián)姻嗎?」


    任誰(shuí)都能聽(tīng)出來(lái),這句話(huà)是嘲諷的意思,真實(shí)的意思,其實(shí)是:「就憑你們三個(gè),也配娶我?」


    但沒(méi)曾想,那岳衡天卻是一邊咳著(zhù)血,一邊笑著(zhù)開(kāi)口說(shuō)道:「當然想!


    「南宮懷天,南宮圣女,您美得……有些超乎我的想象了,所以我是真的很想娶你!


    「嗯?」


    南宮懷天聞言,微微怔了一下。


    而后,她順著(zhù)岳衡天炙熱而又瘋狂的目光,發(fā)現了一件事情。


    自己臉上的絲巾沒(méi)了。


    那雖然是法器,但剛剛的爆炸威能太強,在她召喚出蓮花護體的最后一秒,面上的絲巾被掀飛,但她自己卻沒(méi)注意到。


    所以現在,她的容貌暴露在了全天下人的眼中。


    精雕玉卓,櫻桃小口,肌膚白里透紅,眉眼如山卻又清麗……南宮懷天穿著(zhù)白裙,腳踩蓮花,就這么傲然站立在圣梯之上,黑發(fā)隨風(fēng)輕輕飄動(dòng)著(zhù),奪走了全天下所有人的視線(xiàn)。


    當然也奪走了許木的。


    在南宮懷天露出真容的前一刻,他站在三十八級臺階之上,終于領(lǐng)悟出了關(guān)于這圣梯中蘊藏的大道意志,知道了如何規避威壓,而正當他滿(mǎn)心歡喜地抬頭,準備向上登頂時(shí),卻有一面白紗,隨著(zhù)風(fēng)浪追到了他的臉上。


    許木猝不及防,驚了一下,下意識地以為是有人偷襲,但那白色紗巾上面傳來(lái)的淡淡香味,卻是讓他有些莫名的心安,也有些莫名的熟悉。


    「什么東西?」許木有些疑惑地伸手,將面紗從自己的臉上取下,而后他便看見(jiàn)了南宮懷天。


    她穿著(zhù)棉布白裙,黑發(fā)飄飄,露出了那一張看似普通,卻又美到了極致,不可用言語(yǔ)來(lái)形容的臉。


    許木的心臟,在此刻漏了半拍。


    而后他便聽(tīng)到了,一個(gè)青年說(shuō)要娶南宮,所以瞬間,許木便下意識地,生出了一種想要上去,將那青年踢下圣梯的沖動(dòng)。


    當然,這不僅僅是沖動(dòng),因為許木才剛剛領(lǐng)悟了一絲這圣梯運行的關(guān)鍵大道規則,所以正好要準備登梯。


    是的,只是順路。


    許木這樣安慰著(zhù)自己,而后抬腿便連跨兩階,來(lái)到了四十階的圣臺。


    就在這時(shí),他看見(jiàn)了兩個(gè)熟悉的身影,葉宮和齊圣,他們二人,此時(shí)也怔怔地抬頭望著(zhù)南宮懷天。


    許木見(jiàn)狀,不由得心生優(yōu)越。


    只見(jiàn)他拍了拍葉宮的肩膀,后者回過(guò)頭,望向許木,而后便看到了一張笑意濃郁的臉。


    「好看吧!


    「額,好看!谷~宮怔然,下意識地望著(zhù)許木回答說(shuō)道。


    緊接著(zhù),當葉宮意識到面前說(shuō)話(huà)的人是許木時(shí),瞳孔便瞬間縮小到了極點(diǎn),嗓子一緊,想要喊齊圣的名字,卻驟然失聲。


    而許木自己,卻跟沒(méi)察覺(jué)到危險一般,感慨著(zhù)說(shuō)道:


    「偷偷告訴你,其實(shí)這張臉,我曾經(jīng)看過(guò)的!


    ……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