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我以魂硯覓仙道 > 第219章 結局

第219章 結局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天色漸暗,此時(shí)已然入冬。


    望著(zhù)窗外飄著(zhù)的漫天飛雪,陳皓然手持天劍立于江寒城外的山巔之上。


    “皓然,你真的要獨自前去?”身后走來(lái)一位身披裘皮的中年男子,正是大炎皇帝楚霆燁。


    “回皇上,我意已決!标愷┤粵](méi)有回頭,反而一直看向遠處天穹。


    楚霆燁知道怎么勸阻也無(wú)用,縱使自己派人跟去,那等戰斗也不是他們能夠隨意卷入的。


    二人就這么久久立在此地。


    許久之后,陳皓然緩緩轉身,一抱拳后便身形消失在山巔之上。


    楚霆燁望著(zhù)天穹上劃過(guò)的一道光芒,知道那是陳皓然已然前去了,他快速走下山來(lái)。


    這時(shí)向奕出現在此,上前攙扶楚霆燁,楚霆燁吩咐道:“向總使,即刻令人準備飛舟,前去飄渺云海!”


    向奕一聽(tīng)微微吃驚,但立即知道這是大戰將至,立即低頭領(lǐng)命。


    不多時(shí),掛著(zhù)大炎王朝旗幟的飛舟緩緩行駛于東州府上空,楚霆燁站在中間一飛舟之上,身旁則是向奕,以及臨天閣現任閣主夙霄。


    “皇上,此行前去,不知陳閣主勝算幾何?”向奕這時(shí)開(kāi)口問(wèn)道。


    楚霆燁陷入沉思,他很想說(shuō)陳皓然此行必然取勝,但事實(shí)卻并非如此,虛隱道人畢竟已然是存活幾千年的老怪物,究竟有何手段都不清楚。


    夙霄在一旁說(shuō)道:“陳閣主定能取勝,那虛隱道人手持三件仙器,陳閣主也是這般,且陳閣主如今境界與其相當!”


    “嗯,夙閣主所言極是,此戰皓然他定能取勝!”楚霆燁這時(shí)也堅定地說(shuō)道。


    畢竟陳皓然可是繼承薛瀾,以及大炎劍圣,也就是自己的叔叔,五圣之一——楚羽飛的衣缽,更是肩負著(zhù)整個(gè)大炎王朝,整個(gè)蒼生之重擔。


    此戰,陳皓然必然要勝!


    就在這時(shí),船隊已然行駛到一片濃霧不散的海霧之中,正是那飄渺云海邊緣之處了。


    卻發(fā)現前面已然有諸多飛舟駐足此地,楚霆燁連忙叫向奕前去查看。


    “皇上,是玄清觀(guān)李觀(guān)主他們!毕蜣然胤A道。


    這時(shí)玄清觀(guān)的李元白觀(guān)主已然帶著(zhù)幾個(gè)弟子來(lái)到楚霆燁的船上。


    “李觀(guān)主也是前來(lái)觀(guān)戰?”楚霆燁笑道。


    “正是,此戰關(guān)系整片蒼生,我等定來(lái)為陳閣主助威!崩钤渍f(shuō)道。


    “唉,此事說(shuō)起來(lái)還是由我道觀(guān)這邊所起……”李元白嘆道。


    楚霆燁卻不以為然:“你玄清觀(guān)并沒(méi)有錯,只是虛隱道人欲以一己私欲謀取整片蒼生罷了!


    李元白不可置否,他抬頭看著(zhù)遠方,那邊一片云霧遮蔽,卻是什么也看不清,但李元白知道,那里便是仙島的所在。


    一場(chǎng)決定大炎王朝命運的決戰就在那里展開(kāi)。


    就在這時(shí),周遭飛來(lái)幾條巨龍。


    “原來(lái)是三位島主到了!背獰羁吹窖酪瞾(lái)到了現場(chǎng)。


    領(lǐng)頭的正是當今現存的五圣之一,老龍王。


    老龍王到來(lái)之后,在場(chǎng)所有人皆齊齊下跪,包括楚霆燁在內。


    “諸位不必多禮,今日一戰本應我也參戰,唉……”老龍王一臉愧疚地說(shuō)道。


    “老龍王暗疾未愈,更何況如今還需您老人家主持大局!背獰钫f(shuō)道。


    “是啊,如今陳閣主的實(shí)力也應與虛隱觀(guān)主相當,老龍王大可放心!崩钤滓舱f(shuō)道。


    “但愿如此吧!”老龍王雖然嘴上沒(méi)說(shuō)什么,但它心里清楚得很,虛隱道人的實(shí)力,早在一百年前那場(chǎng)仙島之爭中見(jiàn)識過(guò)了。


    當初五圣便直接隕落其二,它與烏陽(yáng)落得重傷退去。


    而其后虛隱觀(guān)更是操控王朝對陰靈殿發(fā)起覆滅之戰,


    烏陽(yáng)也相繼隕落。


    作為僅存的五圣,老龍王心中憂(yōu)心忡忡。


    ……


    此刻的陳皓然,已然飛到了仙島上空。


    正在這時(shí),前方豁然開(kāi)朗。


    月明星稀,島上仙氣藹藹,云霧繚繞,似是仙境,難怪叫仙島。


    陳皓然下一刻便落在島上,他拔出天劍。


    一聲嘹亮的劍鳴聲響徹天穹。


    只見(jiàn)得天地色變,僅僅只是一出劍,便引來(lái)此等異象。


    “虛隱道人!還不速速出來(lái)應戰!”陳皓然大喝一聲。


    但周遭只有他自己的回音,并無(wú)其他。


    陳皓然觀(guān)察片刻,嘴角卻是一揚,只見(jiàn)下一刻陳皓然抬手,天劍驟然斬出!


    只見(jiàn)得一道光芒大盛。


    隨即竟又出現了一個(gè)陳皓然!


    準確地說(shuō),是陳皓然的虛影!


    虛影同樣手持天劍,抬劍勐然斬出,隨后又有虛影出現。


    須臾之間,天穹之上遍布陳皓然的虛影!


    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wàn)物,此劍法正是那分光劍訣。


    無(wú)數虛影在天穹之上不斷揮舞著(zhù)劍法,劍光不斷激射而出,劍氣縱橫幾萬(wàn)里!


    氣勢如同要將天穹斬碎那般!


    虛影一陣劍訣后竟全部匯聚于陳皓然的本體之中,從虛影出現到虛影歸位,時(shí)間過(guò)去不過(guò)短短半息。


    這時(shí)陳皓然陡然睜開(kāi)雙眼,兩道精光激射而出,而他本身氣息大盛。


    輕喝一聲,一劍指出!


    那匯聚了無(wú)數虛影劍意的一劍,就這般出現!


    之間陳皓然一劍刺在天穹之上,但卻像是刺在一道光幕之上。


    片刻后,一陣轟鳴,整個(gè)天穹直接碎裂開(kāi)來(lái)!


    這時(shí)才顯露出現實(shí)的仙島。


    原來(lái)方才竟都是幻象!


    只不過(guò)被陳皓然一眼識破。


    “此等小小幻象,還困不住我!”陳皓然冷哼一聲。


    這時(shí)天穹之上響起一道回聲:“不愧為仙器之首,天劍之威果然不容小覷!


    話(huà)音未落,陳皓然眼前便出現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道袍,仙風(fēng)道骨,須白飄飄,正是虛隱道人。


    虛隱道人不緊不慢地收起手中的幻卷,說(shuō)道:“看來(lái)今日我這幻卷卻是沒(méi)有什么用處了!


    陳皓然則抬劍質(zhì)問(wèn):“未鳶在哪里?”


    虛隱道人只是微微一笑,袖袍一拂,出現一道光幕,正是另一空間之中。


    陳皓然見(jiàn)到那光幕中的景象頓時(shí)童孔一縮,只見(jiàn)里面凌未鳶正雙目緊閉,懸于其中。


    “道子性命無(wú)礙,陳閣主請出招!碧撾[道人袖袍一拂,畫(huà)面消失。


    陳皓然這時(shí)臉色微沉,只見(jiàn)其突然爆發(fā)出一股強大無(wú)比的黑氣,環(huán)繞在其上。


    黑氣愈來(lái)愈盛,竟呈現出一道巨大無(wú)比的虛影!


    陳皓然低喝一聲,手持天劍消失在原地。


    “哦?魂硯之力?那這個(gè)如何?”虛隱道人立即取出一支毛筆,正是那咒筆!


    只見(jiàn)其在空中一劃,一道漆黑的符文驟然激射而出。


    陳皓然身后的虛隱揮拳迎向那道漆黑的符文,但剛一接觸,一股強大的靈壓瞬間爆開(kāi)!


    “轟!”地一聲巨響,場(chǎng)間瞬間被黑光籠罩!


    遠在飄渺云海邊緣處的眾人都為之一驚。


    “這便是仙器之威嘛……”楚霆燁等人驚嘆不已。


    老龍王這時(shí)也感應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黑光彌漫了整個(gè)天穹,盡數被遮蔽其中,而下方的陳皓然與虛隱道人已然戰作一團!


    陳皓然不斷射出劍光,而虛隱道人一手撫琴,音波竟震得空間都不穩,抵擋著(zhù)陳皓然的劍光。


    而二人上空,那咒筆與魂硯也在不停交戰!


    二者仙器本就相生相克,那巨大虛影此刻像是被激怒一般,施展出一道道法陣。


    而咒筆也不甘示弱,竟畫(huà)出無(wú)數詭異無(wú)比的黑影,黑影竟化作千軍萬(wàn)馬那般,朝著(zhù)虛影的法陣撲去。


    一時(shí)間天昏地暗,打得天穹震裂。


    這時(shí)虛隱道人突然使出幻卷,而陳皓然自然也不甘示弱,連忙施展出陣棋!


    只見(jiàn)虛隱道人身后突然一片光亮,場(chǎng)景似乎都已然變化,不再是黑漆漆的島嶼上空,陳皓然知道這是對方施展了那幻卷的手段。


    這幻卷跟隨虛隱道人已久,自然是不容小覷。


    陣棋陡然激活,只見(jiàn)天穹之上驀地出現許多星光,星光竟連成一個(gè)棋盤(pán)!


    那棋盤(pán)直接橫在了那不斷擴張的幻境之前。


    “三大島的陣棋,果真名不虛傳!”虛隱道人大喝一聲,幻境之中竟生出許多妖邪之物!


    陳皓然冷哼一聲,持劍一陣劍術(shù)使出。


    可謂是氣吞山河,劍破蒼穹!


    而棋盤(pán)上這時(shí)也生出諸多法寶金光,朝著(zhù)那些幻境之中激射而去。


    這時(shí),虛隱道人道袍一拂,幻境之中竟生出了許多人影。


    陳皓然定睛一看,竟是薛瀾,楚羽飛,以及殺神的虛影!


    久違地又見(jiàn)到師父,陳皓然心中閃過(guò)一絲想念,不過(guò)下一刻他便橫劍在前,因為這都是幻覺(jué)!


    只見(jiàn)陳皓然驟然和那些人影糾纏在一起。


    而薛瀾他們的幻影竟還十分真實(shí)般地大喊:“皓然!你在做什么!”


    陳皓然卻置之不理,手中的劍法不斷使出,擊得那些幻影節節敗退。


    “噔噔!”突然一陣琴音傳來(lái),陳皓然猝不及防之下被影響,捂著(zhù)腦袋后撤幾步。


    正是虛隱道人彈奏著(zhù)那殤琴!


    這殤琴在仙器中雖然殺傷力不大,但卻能影響人的心智。


    此刻在配合那虛隱道人施展的仙器幻卷,陳皓然頓時(shí)陷入幻境之中。


    只見(jiàn)得凌未鳶的身影突然出現,向陳皓然伸出玉手:“皓然……”


    陳皓然似乎放下天劍,就要伸出去觸摸。


    虛隱道人見(jiàn)狀嘴角一揚,然而下一刻,卻見(jiàn)到陳皓然目光一洌,一劍斬碎了眼前的幻境!


    “怎么可能!”虛隱道人連忙施展起殤琴。


    但下一瞬陳皓然已然來(lái)到其身后,一劍指出:“這招沒(méi)有用了!”


    虛隱道人的身形頓時(shí)消失不見(jiàn),正是施術(shù)躲過(guò)了陳皓然的攻擊,然而就這么一耽擱,天上的咒筆已然被魂硯的巨大虛影抓住破綻,一拳粉碎了諸多黑色符文。


    而那幻卷之術(shù)也被陣棋擊穿,虛隱道人眉頭緊鎖,趕緊調整氣息。


    但陳皓然顯然不會(huì )給他機會(huì ),天劍再度襲來(lái)!


    虛隱道人眼神一狠,大喝一聲:“是你們逼我的!”


    隨后只見(jiàn)其體內爆發(fā)出一陣不可思議般的氣息,竟直接將陳皓然震得后退連連!


    “什么!”陳皓然也是難以置信地看著(zhù)眼前虛隱道人的變化。


    這時(shí),整片大陸的天色都在不停變化,飄渺云海等待的眾人自然也察覺(jué)到了。


    “這是怎么了?”楚霆燁看著(zhù)天穹。


    “虛隱觀(guān)主在強行吸取天道!”李元白大叫一聲不好。


    “什么?!”老龍王自然知道這意味著(zhù)什么,想不到大戰竟都打到了這個(gè)地步。


    ……


    “竟強行吸取,你就不怕爆體而亡!”陳皓然喝道,同時(shí)操縱著(zhù)魂硯以及陣棋不斷抵擋著(zhù)虛隱道人體內激射而出的濃郁天地之威!


    手中的天劍一劍斬碎一片失控飛來(lái)的空間,陳皓然嘴角溢出鮮血。


    他沒(méi)想到這個(gè)虛隱道人竟如此瘋狂!


    “哈哈哈!我不成仙,你們也別想活著(zhù)!”虛隱道人這時(shí)癲狂般的大叫起來(lái),整個(gè)身體不斷膨脹,這片天地的天地之氣被源源不斷地匯聚到此地。


    而許多空間也開(kāi)始支離破碎起來(lái),大陸一片混亂不堪!


    江水四起,山宇崩塌,天穹墜落,異象橫空!


    大炎王朝的百姓都以為末日要到來(lái)了。


    陳皓然這時(shí)還在嘗試著(zhù)不斷攻擊那虛隱道人,然而天道加身的虛隱道人此刻卻是完全不可力敵,陳皓然也只得堪堪抵住對面的攻擊。


    虛隱道人頭上飄著(zhù)的三個(gè)仙器這時(shí)在微微顫抖,似乎不忍見(jiàn)到這個(gè)世界的崩塌那般。


    但虛隱道人還在竭力控制這三個(gè)仙器不斷向陳皓然發(fā)起攻擊。


    陳皓然這時(shí)也注意到了異樣。


    “這是……”這是陳皓然突然回想起曾經(jīng)在仙島石碑上看到的那幾個(gè)文字。


    心念一動(dòng),竟揮著(zhù)天劍在空中劃出了這幾個(gè)文字!


    頓時(shí)空中飄著(zhù)的五件仙器發(fā)出一聲哀鳴,隨后竟化作五道遁光,直接朝陳皓然激射而來(lái)。


    突生的變故令場(chǎng)間二人都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虛隱道人驚訝地看著(zhù)眼前那幾個(gè)文字,顫抖地說(shuō)道:“怎么,怎么可能!仙人竟選擇了你!”


    下一刻,陳皓然的身體便被一束金光籠罩,手中的天劍也化作一道光與那五件仙器合一一體!


    而那束光,竟直接直插天穹,破開(kāi)所有幻境與虛空,照亮了整片大陸!


    “這是……”飄渺云海中的眾人皆看到了這束光芒,與此前那虛隱道人引發(fā)的異象令人絕望不同,那束光芒彷佛點(diǎn)亮了眾人心中的希望。


    “是陳閣主!”不知是誰(shuí)先喊出了這句話(huà),隨后王朝眾人,以及玄清觀(guān)等人,還有三大島的妖道們皆開(kāi)始高呼陳皓然之名。


    而大炎王朝各處,民眾們也在跪拜這束光芒,他們都認為那是仙人降世,拯救蒼生。


    光束之中,陳皓然雙目緊閉。


    下一刻,手持一束光劍,卻陡然斬向虛隱道人。


    “不!”虛隱道人感受到襲來(lái)的氣息,大叫道。


    然而這時(shí),虛隱道人已被天道所包裹,根本無(wú)法躲閃。


    陳皓然的那一劍,斬滅了眼前的一切,虛空,天穹,幻境,天道都被磨滅了!


    最后,只見(jiàn)得仙島上空一束光久久不散,照亮了整片大陸……


    ……


    若干年后。


    陳皓然這時(shí)倚靠在一片竹林之中,突然跑了一個(gè)六七歲的小男孩,扯著(zhù)陳皓然的衣服嚷嚷道:“爹爹!再給我講講故事!”


    “好好!上次講到陰靈殿……”陳皓然寵溺地摸了摸小男孩的頭,說(shuō)起了故事。


    這時(shí)凌未鳶走來(lái),只見(jiàn)她挺著(zhù)肚子,顯然是懷孕已久。


    “未鳶,你應該在床上好生待著(zhù),要做什么我來(lái)即可!标愷┤簧锨耙话褦v扶著(zhù)凌未鳶。


    “我又不是普通女子……”凌未鳶幸福地靠在陳皓然懷中。


    “爹爹娘親又要羞羞!”一旁的小男孩在捂著(zhù)臉叫著(zhù)。


    “你這個(gè)臭小子!”陳皓然不禁輕笑一聲,一家三口都露出笑聲。


    全書(shū)完。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