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全民領(lǐng)主:我能召喚歷史人物 > 230.準備好了迎接下一場(chǎng)戰斗!

230.準備好了迎接下一場(chǎng)戰斗!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接下來(lái)還要繼續的戰斗,所以說(shuō)即便內心有許多的震驚,很多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也都是快速的壓制了下來(lái),專(zhuān)心的準備應付接下來(lái)的戰斗,畢竟他們當中很有可能就有人要面對強大的華夏聯(lián)邦。


    吳缺此刻也是掃視了一周各個(gè)聯(lián)邦的住所區域內,他們當中也是有不少老領(lǐng)主在戰斗當中死去,傷亡比例基本上是五比五左右,即便是實(shí)力強大的華夏聯(lián)邦,傷亡比例也依舊是五比五,也就是說(shuō),如今華夏聯(lián)邦剩下來(lái)的老領(lǐng)主的數量在50人左右。


    即便是華夏聯(lián)邦占得優(yōu)勢的情況下,損失依舊是和其他的聯(lián)邦差不多接近五成,這樣的情況主要的原因就是出自老領(lǐng)主的身上,老領(lǐng)主之間的差距基本上都不會(huì )差距很大,而且經(jīng)歷過(guò)上一屆世界武道大會(huì )的老領(lǐng)主,對彼此之間都是極為的了解,他們動(dòng)起手來(lái)基本上也都是五五開(kāi),即便是每個(gè)聯(lián)邦里面都有極為強大的存在,也都是會(huì )互相制衡,使得兩敗俱傷,這點(diǎn)從唐雍和那名腳踏月牙湖的丑鷹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之間的戰斗就可以看的出來(lái)。


    不過(guò)即便是如此的情況下,華夏聯(lián)邦也依舊是將丑鷹聯(lián)邦整個(gè)聯(lián)邦都給剿滅,使其退出了這一次的世界武道大會(huì )大會(huì ),雖然是所付出了一半老領(lǐng)主的性命,但是好處也是很大的,那就是新人領(lǐng)主并沒(méi)有損失太大,接下來(lái)的戰斗當中,華夏聯(lián)邦的戰力還是能夠得到保證的。


    【下一場(chǎng)戰斗是組隊戰斗,戰斗規則有些許變化,由老領(lǐng)主帶領(lǐng)五名新人領(lǐng)主進(jìn)行隨機敵對聯(lián)邦匹配進(jìn)行,如若有人數較多的聯(lián)邦,多余的人數則是輪空,戰斗將在半日后進(jìn)行!


    聽(tīng)到了世界武道大會(huì )的提示音之后,基本上在外面的領(lǐng)主都是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內,這一次的戰斗因為有老領(lǐng)主的加入,所以說(shuō)打的也是讓人極為的心累,他們是需要抽出空來(lái)好好的休息休息,吳缺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之內,開(kāi)始思考接下來(lái)的行動(dòng)如何的進(jìn)行,接下來(lái)是一名老領(lǐng)主加上五名新人領(lǐng)主的共同戰斗,五名新人領(lǐng)主則是按照原來(lái)世界武道大會(huì )第一階段的組隊戰斗所組成的隊伍進(jìn)行,而如果說(shuō)五名新人領(lǐng)主的原來(lái)隊伍有成員傷亡的話(huà),此刻就需要重新的去拉隊員了,而吳缺的隊伍是保存的較為完整的,所以說(shuō)不需要去拉人了,吳缺考慮的便是他要尋找哪一個(gè)老領(lǐng)主好。


    在之前的統帥戰斗當中,最為亮眼的自然是唐雍,不過(guò)其他人不知道是他,吳缺可是知道的,其次則是李云月和那個(gè)具備空間能力的周成。


    在李云月和周成當中,吳缺在糾結到底選擇誰(shuí),毫無(wú)疑問(wèn)的是,在華夏聯(lián)邦的新人領(lǐng)主的隊伍里面,最強大的自然是吳缺的隊伍了,吳缺相信在老領(lǐng)主里面最為強大的李云月和周成也大概是想選擇自己的隊伍,他們兩個(gè)都很強,吳缺也不知道選擇誰(shuí),所幸就誰(shuí)都不找了,誰(shuí)來(lái)找吳缺,吳缺就選擇誰(shuí),到了最后面即將要開(kāi)始組隊戰斗的時(shí)候,吳缺再進(jìn)行選擇。


    “你不去找李云月他們,是準備等他們找上門(mén)來(lái)么?”


    在吳缺的耳邊響起了一道聲音,是唐雍的。


    “你還沒(méi)走啊!


    吳缺感到意外,唐雍的靈魂分身的力量已經(jīng)是極為的薄弱,看起來(lái)風(fēng)吹一下就會(huì )散開(kāi),沒(méi)想到就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沒(méi)有選擇離開(kāi)。


    “快了,這不是最后時(shí)間再和你聊聊!


    唐雍淡笑的說(shuō)道。


    “呃……這有啥好聊的?”


    吳缺無(wú)奈。


    “說(shuō)這話(huà)可就見(jiàn)外了,咱們現在可是坦誠相見(jiàn)的兩個(gè)男人,而且,也是堅決對付我大哥的聯(lián)盟,可以聊的東西多了去了好么!”


    唐雍一正言辭的說(shuō)出了大逆不道的話(huà)來(lái)。


    吳缺更加無(wú)奈,大哥你這是要對付自己大哥啊,怎么能夠說(shuō)的如此輕松呢,不過(guò)想想也是,畢竟不是誰(shuí)都有一個(gè)時(shí)時(shí)刻刻都想要殺死自己的大哥。


    “話(huà)說(shuō)你大哥的實(shí)力如何?”吳缺躺在躺椅上,漫不經(jīng)心的詢(xún)問(wèn)道。


    “很強!”唐雍的聲音傳來(lái),并且極度的堅定,很顯然,唐雍大哥的實(shí)力,令唐雍都是為震顫。


    畢竟是華夏聯(lián)邦響當當的頂尖領(lǐng)主和將軍,并且還是鎮西關(guān)將軍,無(wú)論是名號還是實(shí)力,那都是一等一的,必然是實(shí)力強勁,難以匹敵,或者說(shuō),只是現在難以匹敵,吳缺敢保證,未來(lái)等到他的實(shí)力提升上來(lái)之后,絕對要將唐雍的大哥吊起來(lái)打,畢竟,自己的父親吳英武,就是因為唐雍的大哥,才變成了如今的樣子!


    “只是現在很強罷了,我有信心可以追上他!眳侨碧稍谔梢紊,眼睛微瞇,閃爍出來(lái)一抹冷色。


    感受到了吳缺對自己大哥的殺意,唐雍并沒(méi)有覺(jué)得什么,如果說(shuō)是他的話(huà),展現出來(lái)的殺意只會(huì )比吳缺多,不會(huì )比吳缺少。


    “不過(guò)有一點(diǎn)需要值得注意的,那就是我大哥的隊伍規模也是不容小覷,因此,我們除了發(fā)展自己的實(shí)力之外,還需要發(fā)展壯大自己的隊伍,不然和我大哥正面對抗的話(huà),絕對是寡不敵眾的!”


    唐雍繼續的說(shuō)道。


    “我明白,我也正有此意!眳侨睂μ朴赫f(shuō)道。


    “不過(guò)來(lái)日方長(cháng),你接下來(lái)的目標,還是盡可能的將這次世界武道大會(huì )給通過(guò)過(guò)去,并且取得好名次,為華夏聯(lián)邦爭取最大的利益,這樣你也就能夠得到多的華夏聯(lián)邦的貢獻點(diǎn),到時(shí)候才能夠支持你進(jìn)一步的發(fā)育,所以說(shuō),世界武道大會(huì )除了是聯(lián)邦的機會(huì ),也是領(lǐng)主的機會(huì )!


    唐雍對吳缺說(shuō)道,這都是他參加過(guò)世界武道大會(huì )的經(jīng)驗。


    吳缺點(diǎn)了點(diǎn)頭,正當他打算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候,唐雍的話(huà)語(yǔ)再度是傳來(lái):“好了,我的時(shí)間到了,接下來(lái)世界武道大會(huì )的奪得頭籌的任務(wù)就交給你了!”


    言罷后,唐雍的氣息逐漸是一點(diǎn)點(diǎn)的消失,就好像是在空中被風(fēng)吹走的煙霧,肉眼可見(jiàn)的消失在眼前,很快,唐雍的聲音徹底的消失,沒(méi)有了聲響。


    吳缺知道,唐雍的這道在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的靈魂分身已經(jīng)是徹底的離開(kāi)了這里,吳缺也就清閑了下來(lái),如今距離組隊戰斗開(kāi)始還有一點(diǎn)時(shí)間,吳缺便是閉目養神起來(lái),耐心的等待組隊戰斗的降臨。


    不知道過(guò)了多久,外界的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lái),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的景色可以說(shuō)是很美,到了夜晚后,一輪圓月高掛,并且漫天的繁星閃耀,加上夜晚的靜謐,給人一種極度心安的感覺(jué)。


    吳缺緩緩的睜開(kāi)了眼睛,發(fā)現李云月和周成竟然是都沒(méi)有來(lái)尋自己,看來(lái),都是等待著(zhù)自己上門(mén)的,畢竟吳缺是新人領(lǐng)主,而李云月和周成是老領(lǐng)主,多少都是放不下來(lái)身段的,吳缺從躺椅上起身,隨后整了整衣服,豬呢比出門(mén)去找自己的隊友去。


    這件事情當然是不可能只讓吳缺自己一個(gè)人決定,這件事情必然是要和自己的隊友一起商量的,隨后吳缺將一眾的隊友盡數的給召集了氣力啊,詢(xún)問(wèn)他們選擇哪一個(gè)老領(lǐng)主為好。


    林嫣兒、葉三猛、姜月、暗影四人也是面面相覷,因為他們實(shí)際上也是不知道選擇誰(shuí)好,畢竟李云月和周成兩個(gè)人算是各有千秋,選誰(shuí)都合適,就容易讓人比較糾結了。


    五人商量了許久之后,依舊是沒(méi)能夠商量出究竟是選擇誰(shuí),見(jiàn)到這個(gè)情況之后,吳缺知道應該是要自己做決定了,既然是兩個(gè)人的實(shí)力幾乎是差不多的情況下,那么吳缺便是從二人的技能特性方面來(lái)考慮,首先李云月的技能特性很簡(jiǎn)單,就是冰晶,她的冰晶可以化作無(wú)數個(gè)不同形態(tài)的存在,所以說(shuō),在多用性方面的話(huà),李云月是比較占得上風(fēng)的。


    而另一邊的周生的話(huà),他的技能形態(tài)實(shí)際上就比較單一了,他的空間能力可以有種使用方式,可以讓自己通過(guò)空間能力進(jìn)行移動(dòng),增加了刺殺的能力,并且他的空切切割的傷害也是極為的強大,在傷害方面感覺(jué)周成的實(shí)力會(huì )比李云月的要強,但是在綜合性方面來(lái)說(shuō)的話(huà),感覺(jué)李云月會(huì )比周成強一些。


    如今的情況下面,丑鷹聯(lián)邦最強的那名領(lǐng)主已經(jīng)是被唐雍同歸于盡給帶走了,剩下來(lái)的老領(lǐng)主們對于吳缺的威脅其實(shí)是沒(méi)有那么大的,這個(gè)時(shí)候選擇了更加穩定的李云月,可以有更多方面的幫助,所以說(shuō),最終吳缺也還是選擇了李云月當自己的隊友,不過(guò)吳缺在說(shuō)出了這個(gè)選擇之后,吳缺還是去看了看林嫣兒的臉色,吳缺也是害怕自己選擇李云月會(huì )給林嫣兒帶來(lái)什么誤解。


    吳缺在和林嫣兒在一起之后,也是不知不覺(jué)的有了一些改變,如果說(shuō)是以前的他的話(huà),是絕對不可能考慮到這方面的。


    不過(guò)出乎吳缺意外的是,林嫣兒的臉色并沒(méi)有任何的變化,看起來(lái)似乎對這個(gè)事情沒(méi)有任何的想法。


    雖然說(shuō)林嫣兒面無(wú)表情,吳缺也是不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但是吳缺很清楚,林嫣兒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她知道如今選擇李云月就是最好的選擇,除了她以外,對于吳缺的隊伍而言,確實(shí)是沒(méi)有那么好的選擇了。


    商量好了之后,吳缺的隊伍立即是朝著(zhù)李云月的居所前去,這不去還好,一去就發(fā)現了李月云的居所前面已經(jīng)是給新人領(lǐng)主都包圍了,李云月甚至是連出都出不來(lái),吳缺這時(shí)才明白,難怪李云月沒(méi)有來(lái)找自己呢,合著(zhù)是完全出不來(lái)啊,隨后吳缺也是抽空的看了一眼周成的住所門(mén)前,和李云月是幾乎一模一樣的,好家伙的,吳缺真是沒(méi)想到這一點(diǎn)。


    如今看到了眼前的情況,吳缺也是明白了過(guò)來(lái),沒(méi)錯啊,有了這兩位強大領(lǐng)主的帶領(lǐng),就代表著(zhù)接下來(lái)的組隊戰斗當中十拿九穩了,自然是有許多的新人領(lǐng)主趨之若鶩了,吳缺暗道一聲失算了,隨后便是帶領(lǐng)著(zhù)隊伍耐心的在人群外邊等待著(zhù),這么多的人,吳缺甚至是連擠都擠不進(jìn)去,更不要說(shuō)和李云月談話(huà)了。


    反正現在距離組隊戰斗開(kāi)始還有一些時(shí)間,吳缺也根本是不急的,隨著(zhù)李云月將一個(gè)個(gè)的新人領(lǐng)主給拒絕了過(guò)去,很快的,原本圍繞在李云月居所前面的人群逐漸的散去,吳缺這時(shí)才站起身來(lái),朝著(zhù)李云月的居所走去,而此刻李云月正好是站在了她居所的前方,看到了吳缺后,她當及是面無(wú)表情的走來(lái)。


    “李師姐,我想要讓您當我隊伍的老領(lǐng)主!眳侨敝苯恿水數膶钤圃抡f(shuō)道。


    李月云目光清冷,她看了一眼吳缺,隨后淡淡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她知道,如今的吳缺應該是知道了唐雍的真相,所以說(shuō),她對于吳缺也就沒(méi)有什么好隱瞞的了,她直接是對吳缺說(shuō)道:“都進(jìn)來(lái)坐吧!


    進(jìn)入到李云月的屋內后,眾人皆是正襟危坐,畢竟李月云也是上一次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的響當當的人物,雖然說(shuō)姜月、暗影、葉三猛他們對于李云月的身世不怎么了解,不過(guò)光是五老子女就已經(jīng)是夠牛逼的了,他們如果知道李云月還是天峰閣的成員,恐怕是連房門(mén)都不敢踏進(jìn)來(lái),畢竟李云月對于他們而言,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吳缺倒是較為放松一些,因為他本身這個(gè)就是比較大條的,對于身份地位這種東西關(guān)注的并不是那么的多,吳缺對李云月說(shuō)道:“李師姐,接下來(lái)的組隊戰斗你打算怎么辦?”


    “既然丑鷹聯(lián)邦的那名領(lǐng)主已經(jīng)死亡,那么接下來(lái)就好辦了,雖然還是有幾個(gè)實(shí)力不亞于我的存在,但是吳缺你畢竟是目前為止最強的新人領(lǐng)主,所以我們的計劃很簡(jiǎn)單,那就是由我拖出對方的老領(lǐng)主,你率領(lǐng)你的隊伍快速的將敵人新人領(lǐng)主給解決掉!


    聽(tīng)到了李云月的話(huà)后,吳缺點(diǎn)了點(diǎn)頭,隨后回復道。


    “我也是這么想的,基本上接下來(lái)的戰斗都不會(huì )有什么大問(wèn)題,組隊戰斗過(guò)后便是結束了,只是需要經(jīng)歷數輪的組隊戰斗而已!


    “沒(méi)錯,不過(guò)第二階段的組隊戰斗不知道你們有沒(méi)有了解過(guò),和第一階段是有些不同的!


    聽(tīng)到了李云月的話(huà)后,一部分的人露出了疑惑,一部分的人則是一臉的了然。


    “在第二階段的組隊戰斗當中,隊友之間是可以互相的聯(lián)系的,并且地圖的大小極大的縮小,這也就代表著(zhù),世界武道大會(huì )也想在第二階段的組隊戰斗當中加快戰斗的進(jìn)程!


    李云月耐心的解釋道。


    眾人皆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了互相聯(lián)系的能力之后,隊友之間就會(huì )迅速的集結在一起,而不會(huì )像是在第一階段的時(shí)候,浪費在找人上面,這里就已經(jīng)是加快了速度。而第二方面就是地圖的縮小,則是更進(jìn)一步的加快速度,所以說(shuō),第二階段的組隊戰斗里面,可能是會(huì )出現才剛進(jìn)去沒(méi)多久就結束戰斗的情況。


    “所以接下來(lái)的戰斗大家要更加的提起注意力,因為我們很有可能就是6v6的戰斗了!眳侨闭f(shuō)道。


    “明白!”眾人皆是點(diǎn)了點(diǎn)頭。


    ……


    【組隊戰斗即將開(kāi)始,請各位領(lǐng)主做好準備!


    【10、9、8、7、6、5、4、3、2、1……】


    頓時(shí)間,吳缺的眼前一幻,立即是出現在了一個(gè)全新的場(chǎng)景面前,這是一個(gè)古代的城池內,城池并不大,周?chē)慕ㄖ际禽^為的完善,而值得注意的是,吳缺如今是一個(gè)人存在在這里,而不是像第一階段的世界武道大會(huì )的時(shí)候,會(huì )在最開(kāi)始和隊友集合,進(jìn)行戰術(shù)的討論,興許是因為這一次的戰斗能夠讓隊友之間進(jìn)行溝通的緣故,所以說(shuō)才沒(méi)讓開(kāi)頭能夠進(jìn)行戰術(shù)的討論。


    “各位,聽(tīng)得見(jiàn)么?”吳缺獨自一人對著(zhù)空氣說(shuō)了一聲。


    “聽(tīng)得到……”很快的,在吳缺的耳邊傳來(lái)了隊友的聲音。


    “這是古代的城池,城池內建筑錯綜復雜,很容易就會(huì )遭到偷襲,所以說(shuō)在隊伍集合以前,最好是要加強警備,不要給敵人有可乘之機!眳侨痹陉犖檎Z(yǔ)音里面說(shuō)道。


    “明白!标戧懤m續的有人回答道。


    不過(guò)吳缺暫時(shí)還沒(méi)有聽(tīng)到李云月的聲音,此刻的李云月目光凝重看著(zhù)不遠處,口中喃喃自語(yǔ)道:“沒(méi)想到運氣這么差,居然就是遇到了這個(gè)家伙……”


    李云月身為老領(lǐng)主,自然是在組隊戰斗當中有所優(yōu)勢的,老領(lǐng)主能夠在準備階段的時(shí)候擁有上帝視角,能夠將敵我雙方領(lǐng)主所在的位置盡收眼底。


    李云月能夠看的到,敵人的老領(lǐng)主自然也是能夠看的到,所以說(shuō)李云月此刻就是看到了敵對老領(lǐng)主是誰(shuí)后,才面露如此難色。


    當時(shí)在李云月參加過(guò)的上一屆的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較為強大的領(lǐng)主當中,唐雍可以說(shuō)是和那個(gè)腳踏月牙湖的丑鷹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相當,而之后第二檔次便是李云月、周成這樣的,而此刻與李云月在同一個(gè)戰場(chǎng)內的敵人的老領(lǐng)主,則也是第二檔次的存在,實(shí)力不亞于李云月的存在,此人是櫻花聯(lián)邦的一名武士!


    “還真是冤家路窄!”李云月本就是清冷的眼神,此刻更加是冰冷了起來(lái),在上一次的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這個(g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可是沒(méi)少給李云月、唐雍他們使絆子。


    當時(shí)的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和之前那名腳踏月牙湖的丑鷹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聯(lián)手,給華夏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們制造了很大的壓力,如今再度是遇見(jiàn)了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李云月自然是殺意浮現。


    不過(guò),李云月也是很清楚的,這個(g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實(shí)力不容小覷,他擅長(cháng)的是爆發(fā)傷害,在一瞬間的爆發(fā)傷害方面,甚至是比那名腳踏月牙湖的丑鷹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都還要強大一些,而李云月實(shí)際上并非是專(zhuān)門(mén)擅長(cháng)戰斗的,她的技能更多的是打輔助的效果,通過(guò)冰晶能力的多樣化以及冰凍減速的效果來(lái)打輔助。


    如果說(shuō)她和另外一個(gè)戰力強大的領(lǐng)主一起,即便是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身旁還有另外一個(gè)實(shí)力相近的老領(lǐng)主,那么李云月也是不虛,甚至是她們這邊的勝面都會(huì )強很多,但是,如今她只有一個(gè)人……


    李云月的技能就試使其成為了這樣的情況,她有人組隊的時(shí)候,能夠爆發(fā)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是如果說(shuō)她旁邊沒(méi)有稱(chēng)職的隊友的話(huà),那么李云月甚至還爆發(fā)不出一的戰力來(lái)。


    就是這樣一個(gè)尷尬的情況。


    不過(guò),即便是李云月知道自己和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單打獨斗不是對方的對手,但是李云月也依舊是會(huì )選擇拼死將其帶走的。


    無(wú)論如何,這一次是華夏聯(lián)邦好不容易有機會(huì )獲得的世界武道大會(huì )第一名,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jià),都必須要讓吳缺他們好好的活下去。


    這一刻,戰斗戰場(chǎng)正是開(kāi)始,周?chē)鷮︻I(lǐng)主的限制消失,所有的領(lǐng)主都能夠行動(dòng)起來(lái)。


    在能夠行動(dòng)的那一剎那,李云月沒(méi)有絲毫的猶豫,立即是腳踏冰晶,開(kāi)始行動(dòng)了起來(lái),李云月的速度極其的快,在空間內劃過(guò)了一道冰晶的路途,徑直的朝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殺去。


    而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同樣如此,只見(jiàn)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將手探入到自己的腰間,握上了武士刀的刀柄,隨后渾身的氣勢開(kāi)始猛然的提升,頓時(shí),他的手掌內爆發(fā)出來(lái)了寒光,可怕的力量力量頓時(shí)是爆發(fā)而出。


    拔刀斬!


    刀鋒劃破空氣,都帶著(zhù)刺耳的尖嘯,刀氣直接是朝著(zhù)李云月襲殺而來(lái),面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這可怕的拔刀斬,李云月面容凝重,她沒(méi)有選擇硬抗,只見(jiàn)她將冰晶在自己的身側凝結成為了一面盾牌,隨后側身著(zhù)超前一頂。


    盾牌立即是爆射出去,而李云月的則是加快自己的速度,朝著(zhù)另一邊移動(dòng),劃過(guò)一道美麗的弧線(xiàn),朝著(zhù)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殺去。


    “哼!愚蠢!”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冷哼一聲,手中的武士刀連連斬出。


    李云月表情更加凝重,她試著(zhù)近身,但是卻根本做不到,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拔刀斬刀氣不僅僅是威力強大,而且數量極多,打的李云月不得不后退,不得不閃避。


    李云月整個(gè)人都仿佛是陷入到了巨大的刀氣漩渦當中,這些刀氣就如同漩渦形成的風(fēng)刀,不斷的襲殺過(guò)來(lái),只要是李云月有哪一次放松了,那么就必然是死無(wú)葬身之地。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在一見(jiàn)面后便是壓制住了李云月,從這里也是能夠看的出來(lái),李云月和純戰斗的領(lǐng)主之間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盡情的將他的拔刀斬的奧妙給釋放了出來(lái)。


    鏘鏘鏘鏘鏘鏘————!


    李云月手中的冰晶劍不斷的抵擋,并且在抵擋的同時(shí),李云月也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速度,竭力的想要擺脫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刀氣漩渦的范圍,只要李云月能夠近身到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身邊,憑借冰晶的冰凍和減速的效果,李云月就能夠逐漸的將劣勢給掰會(huì )倆。


    而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這邊,也是竭力的施展著(zhù)自己的刀法,他尋求的便是速戰速決,他知道給李云月拖下去的話(huà)自己這邊必敗,畢竟李云月這邊是具有群英殿的存在,群英殿的力量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清楚的,只要是自己這邊的新人領(lǐng)主和群英殿領(lǐng)主打了照面,絕對是必敗無(wú)疑。


    “我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李云月?lián)]動(dòng)冰晶劍,將刀氣給格擋開(kāi)來(lái),隨后內心開(kāi)始思索起來(lái),李云月在宛如刀氣漩渦的壓迫下,越發(fā)的感覺(jué)到自己速度的不足。


    必須要突破自己的速度,否則的話(huà),是絕對沒(méi)有什么可能可以戰勝這個(g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


    李云月在抵擋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刀氣的時(shí)候,開(kāi)始逐漸專(zhuān)注于自己速度的提升,她想盡了一切的辦法,主要是用冰晶之力加持自己的速度,慢慢的,李月云的速度越來(lái)越快,整個(gè)人都是變輕了很多,剎那間,李云月的身影猶如鬼魅一般,手中的冰晶箭將刀氣擋飛后,旋即借力順勢一閃,整個(gè)人迅速的接近了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


    “納尼?!”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震驚了一下,他怎么也不會(huì )想到,這個(gè)李云月居然是會(huì )在這個(gè)時(shí)候速度暴漲,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和李云月打過(guò)交道的,他知道她的能力如何,剛剛那般的爆發(fā)速度,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將冰晶能力進(jìn)行壓縮,使自己的身體的呼吸便的慢下來(lái),使得身體的爆發(fā)力得到了提升,這才使得速度變的這么快,但是這么做的話(huà),對我的身體是一個(gè)很大的負荷,恐怕也是用不了幾次,不過(guò)無(wú)所謂了,畢竟我都已經(jīng)是近身了!”


    李云月手中的冰晶劍迸發(fā)出了蔚藍色的光芒,彌漫出漫天的冰晶,朝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身軀。


    “呵呵……你以為你近身了就是我的對手么?!”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身著(zhù)厚重的巫師鎧甲,他在短暫的震驚過(guò)后,也是立即的恢復了正常,面對那漫天的冰晶,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揮出一刀,他雖然口頭上這么說(shuō),但是面對李云月的冰晶,他還是選擇了全神貫注的應對。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刀氣橫掃而過(guò),那漫天的冰晶頓時(shí)是一粒粒的破碎開(kāi)來(lái),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嘴角掛起了一抹笑容,他就知道這李云月在純戰斗方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旋即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也是立即朝著(zhù)李云月沖去,雙方的距離陡然縮小,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武器比李云月長(cháng),長(cháng)武器在這個(gè)時(shí)候就發(fā)揮出來(lái)了優(yōu)勢,刀光乍現,人已到來(lái)!


    嗤————!


    奪目的刀光劃破空間,猛然的朝著(zhù)李云月殺來(lái)。


    李云月再度是壓縮了冰晶之力,頓時(shí)使自己的速度得到了暴漲,腳下的步伐一動(dòng),手中的冰晶劍一個(gè)翻轉,頓時(shí)是兇猛的朝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刺去,在這般恐怖的速度下,冰晶劍的前段都開(kāi)始出現了空間的漣漪。


    “破!”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雙手握持住武士刀,發(fā)動(dòng)了自己全身的力氣,頓時(shí)是將自己的刀刃一扭,重重的和李云月的冰晶劍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爆發(fā)力,直接是讓李云月倒飛了出去。


    在戰斗的力量方面,李云月和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之間的差距實(shí)在是太過(guò)于巨大了。


    這根本就不是同一個(gè)級別的。


    而此刻的這一幕,也是被兩邊的新人領(lǐng)主都看在了眼里,櫻花聯(lián)邦的新人領(lǐng)主在見(jiàn)到了自己的老領(lǐng)主居然是壓制著(zhù)華夏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打,各個(gè)都是興奮了起來(lái),一個(gè)個(gè)都是叫囂著(zhù)朝著(zhù)吳缺等人沖來(lái)。


    吳缺見(jiàn)到了李云月被壓制后,頓時(shí)是明白過(guò)來(lái),李云月畢竟是偏向于輔助的戰斗人員,她在純戰斗方面,必然不是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對手,所以說(shuō)她現在最需要的是有人去幫助她。


    吳缺看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那兇猛的刀法,思索了一會(huì )兒后,當即牙一咬,身影立即是消失在了原地。


    吳缺爆發(fā)出來(lái)了極為可怕的速度,這一幕被林嫣兒等隊員看去后都是一愣,隨后他們就明白了過(guò)來(lái),吳缺打算速戰速決,解決掉了這些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之后,再去幫助李云月解決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


    吳缺拿出了自己的破滅之槍?zhuān)S后槍尖燃燒起了熊熊的火焰。


    五行·火!


    吳缺的破滅之槍立即是撕破了孔齊,一槍接著(zhù)一槍朝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這些新人領(lǐng)主身上招呼去。


    “。。!這是群英殿的隊伍!”


    “該死的,我們還以為自己的老領(lǐng)主壓制著(zhù)對方的老領(lǐng)主打,以為勝券在握,但是沒(méi)有想到,遇到的居然是群英殿!”


    “糟糕了,這群英殿太猛了,擋不住了!”


    “可惡啊……!”


    吳缺兇猛的槍法直接是將這些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們盡數的擊殺,速度極其之快,他們根本就是反應不過(guò)來(lái),吳缺的周?chē)秃孟裼蓄I(lǐng)域一般,這些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的一舉一動(dòng)吳缺都是能夠清晰的掌控,這些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們就仿佛是陷入了領(lǐng)域牢籠里一般的存在,根本就不可能可以逃脫。


    最終也是慘死在了吳缺的手中。


    擊殺完了這些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后,吳缺的目光頓時(shí)是看向了不遠處的李云月和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


    “姜月,你在遠處進(jìn)攻,嫣兒,你給我們加上buff,三猛,你時(shí)刻盯著(zhù),我和李師姐誰(shuí)有危險你都第一時(shí)間趕上來(lái)保護,你的能力,保護一次是絕對足夠的,暗影,你小心行事,如果說(shuō)有機會(huì )的話(huà)就給這櫻花聯(lián)邦的來(lái)一刀,不過(guò)千萬(wàn)不要硬來(lái),一定要是你認為最為穩妥的機會(huì )再行動(dòng)!


    吩咐完之后,吳缺立即是將自己的水分身以及絕槍還有槍意虛影都是給召喚了出來(lái),頓時(shí)是朝著(zhù)那名櫻花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殺去。


    吳缺之前對付全盛實(shí)力的克拉克·杰都尚且能夠來(lái)上那么幾個(gè)回合,更何況是對付這實(shí)力比克拉克·杰還要弱上一些的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


    這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專(zhuān)注于對付李云月,他完全沒(méi)有想到,他的新人領(lǐng)主早就已經(jīng)是被吳缺給盡數的屠戮了,而且在吳缺強大的速度下,在吳缺近身之后,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才發(fā)現了吳缺的存在。


    “什么?!”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頓時(shí)是愣住了,他怎么也沒(méi)有想到,吳缺居然是會(huì )突然的出現在這里,他是不想活了么?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認為自己的實(shí)力如此的強大,怎么可能有新人領(lǐng)主敢來(lái)如此近的距離和自己戰斗,除非是不想活了。


    即便群英殿領(lǐng)主的天賦極為的強大,但是那也是新人領(lǐng)主啊,和自己強大領(lǐng)主級別的人對抗,他怎么敢的?!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內心還沒(méi)有反應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吳缺就已經(jīng)是對他動(dòng)手了,吳缺握持破滅之槍的雙手陡然的模糊,呼哧一下,破滅之槍也是旋即的模糊了起來(lái),速度極快,不過(guò)尚且還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承受范圍之內。


    而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手中的武士刀驟然的炸裂,強大的勢能令空氣都扭曲起來(lái),裹挾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全身爆發(fā)的力道,猛然的朝著(zhù)吳缺的破沒(méi)之槍劈去。


    吳缺只感覺(jué)到腥風(fēng)撲面,面對兇猛至極的一劈,吳缺知道自己在力量上面不是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對手,所以說(shuō)這一刀不能夠硬抗。


    當即,吳缺收回槍勢,頓時(shí)是身影一閃,影子模糊的劃過(guò)了曲線(xiàn),輕而易舉的避開(kāi)了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這一刀,緊接著(zhù)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身后,吳缺的水分身則是有了可乘之機,直接是朝著(zhù)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刺了出去。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正準備是回身去防御,正在這時(shí),漫天的冰晶開(kāi)始散落,這個(gè)時(shí)候,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臉色才是真正的變了!


    “糟糕了!”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內心咯噔一下,當初在上一屆世界武道大會(huì )當中,雖然丑鷹聯(lián)邦那位領(lǐng)主是當之無(wú)愧的最強,但是,華夏聯(lián)邦的一名領(lǐng)主也是令人極為的頭疼,那就是李云月!


    她讓人頭疼的并不是她的強大戰斗能力,而是她那讓人極為煩惱的冰晶能力,這冰晶能力不僅僅是能夠減速,甚至是能夠冰凍,并且減速的幅度極為的大,這也是為什么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一直都是不敢觸碰冰晶,都是利用自己的刀氣將冰晶給驅散,就是為了防止自己觸碰到了冰晶后被減速,一旦是被減速,下場(chǎng)絕對不好受!


    而如今,因為吳缺的出現,使得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分心,導致李云月空出了手來(lái),這才將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給籠罩在了冰晶之中。


    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這下也是真正的意識到了李云月的能力,她的能力,當她只有一個(gè)人的時(shí)候,并非是完全體,只有是李云月身旁有人和她打配合的時(shí)候,她才能夠將自己的能力盡數的給爆發(fā)出來(lái)。


    在被冰晶將身軀給籠罩之后,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速度驟降,甚至是連阻擋吳缺的水分身的攻擊都是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zhù)那吳缺的水分身將破滅之槍刺入到自己的體內。


    嗤————!


    鮮血四射,但是攻擊還沒(méi)有停止,槍意虛影也是立即的行動(dòng),他的破滅之槍也是插入了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體內。


    另一邊吳缺的速度也很快,在閃躲開(kāi)了之后,立即是回身殺來(lái),直接是將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身軀徹底的貫穿。


    李云月手中的冰晶劍陡然發(fā)動(dòng),一道掃擊,準確無(wú)誤的命中在了這名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的脖子前,將其頭身分離,徹底的奪走了他的性命。


    在櫻花聯(lián)邦的老領(lǐng)主死后,這場(chǎng)戰斗也是正式的結束了,吳缺等人的眼前一幻,立即是從戰場(chǎng)上回到了居住區域內。


    “吳缺,你確實(shí)很強!”李云月目光帶著(zhù)贊賞看向了吳缺。


    “還好,如果沒(méi)有李師姐的話(huà),我不可能對付的了他!眳侨钡Φ恼f(shuō)道。


    “如果說(shuō)給你時(shí)間的話(huà),你絕對是能夠成長(cháng)到超過(guò)龍神!”李云月肯定的說(shuō)道。


    當初的龍神,即便是再怎么強大,也是沒(méi)有強大到吳缺這個(gè)地步,吳缺的實(shí)力可以說(shuō)是史無(wú)前例的存在。


    李云月內心也是不由有些亢奮,畢竟,吳缺這可是華夏聯(lián)邦的領(lǐng)主!


    有了吳缺的出現,華夏聯(lián)邦真正有了崛起的可能!


    “好了,還要繼續的對付接下來(lái)的戰斗呢!


    吳缺站起身來(lái),目光眺望遠方,身后站著(zhù)自己的隊友和李云月,準備好了迎接下一場(chǎng)戰斗!


    ……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