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我的養成系噩夢(mèng)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永噩禁地

第三百五十九章 永噩禁地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我的養成系噩夢(mèng)】【】


    自從二十多年前,全球被紫色光幕包裹后,世界各地每晚都會(huì )隨機降臨紫色夢(mèng)域,然后在白天消失。


    推薦下,追書(shū)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這便是普通的噩夢(mèng)復蘇。


    而有一種極為罕見(jiàn)的噩夢(mèng)復蘇,它們降臨之后,無(wú)論白天黑夜都會(huì )一直存在,始終盤(pán)踞在固定的地點(diǎn),永遠也不會(huì )消失。


    這便是永噩禁地!


    永噩禁地無(wú)比強大,是超越五星級噩夢(mèng)復蘇的恐怖存在!


    其夢(mèng)域覆蓋的區域是生命的禁區,至今沒(méi)有人能從里面活著(zhù)出來(lái),即便世界最強獵夢(mèng)者也不敢深入。


    而每當永噩禁地開(kāi)啟時(shí),區域內的一切生物都將滅亡!


    據傳聞,永噩禁地降臨的預兆,就是噩夢(mèng)之核!


    因此,如果眼前那顆黑色種子,真的是傳說(shuō)中的噩夢(mèng)之核,那全場(chǎng)所有人都將萬(wàn)劫不復!


    想到這里,大廳內的獵夢(mèng)者和螞蟻組織成員,全都嚇得臉色煞白,呼吸都急促了起來(lái)。


    雖然他們極力否認那是噩夢(mèng)之核,但空中那散發(fā)著(zhù)滔天氣息,仿佛要將一切吞噬的黑色種子,無(wú)不提醒著(zhù)他們。


    那,就是噩夢(mèng)之核!


    真正的噩夢(mèng)之核!


    即將開(kāi)啟永噩禁地的噩夢(mèng)之核!


    這一刻,全場(chǎng)所有人都露出了絕望之色,渾身抑制不住的瑟瑟發(fā)抖。


    就連那行事殘忍至極的兵蟻長(cháng),此刻也都露出了極度驚恐之色,駭然欲絕的脫口而出:


    “不,我不能死在這里,逃,快逃!”


    “逃不掉了,據說(shuō)噩夢(mèng)之核現世之后,幾分鐘內就會(huì )開(kāi)啟永噩禁地,這么點(diǎn)時(shí)間又能往哪逃?”


    鐘銘搖頭哀嘆道。


    聽(tīng)到此話(huà),原本要逃命的丑陋老者,頓時(shí)站住了腳步,褶皺的臉龐面如死灰。


    永噩禁地開(kāi)啟之時(shí),可以瞬間將整個(gè)城市吞沒(méi)!


    他根本就逃不掉……


    而此時(shí)的楚天齊、陸晨、王俊彥等人也都驚恐萬(wàn)狀。


    誰(shuí)能想到,這座莊園別墅里,居然會(huì )出現傳聞中的噩夢(mèng)之核。


    這簡(jiǎn)直讓人無(wú)法理解。


    “噩夢(mèng)之核?那是什么東西?”


    界星彤疑惑不解道。


    “不知道,不過(guò)看他們樣子,應該很可怕!


    楚月?lián)u了搖頭,緊緊抱著(zhù)自己女兒,安慰道:


    “不過(guò)彤彤別怕,媽媽會(huì )保護你的!


    而就在下一刻,那兵蟻長(cháng)好似想到了什么,勐然看向了楚月,厲聲喝道:


    “應該就是這個(gè)女人讓噩夢(mèng)之核降臨的,殺了她或許就能阻止永噩禁地開(kāi)啟!”


    此話(huà)一出,大廳內的所有人心神一震。


    是啊,就像在噩夢(mèng)復蘇里,殺了夢(mèng)主之后,噩夢(mèng)復蘇就會(huì )自行破滅。


    如果永噩禁地真是那個(gè)女人引發(fā)的,說(shuō)不定她死了之后,永噩禁地就會(huì )消失!


    想到此處,在場(chǎng)每個(gè)人都看見(jiàn)了那對母女。


    或許這女人的死,就是他們唯一的生路!


    本章未完,點(diǎn)擊[下一頁(yè)]繼續閱讀-->>


    【我的養成系噩夢(mèng)】【】


    “去死吧!”


    兵蟻長(cháng)大喝一聲,毫不猶豫的向楚月沖去,勢要將其碎尸萬(wàn)段。


    而鐘銘再次擋住了他,皺眉沉聲道:


    “永噩禁地并不一定是她引發(fā)的。


    ”


    “除了她還能是誰(shuí)!你給我滾開(kāi)!”


    丑陋老者聲色俱厲的一爪,帶著(zhù)破風(fēng)之聲向前攻去。


    面對兵蟻長(cháng)這毫不留情的全力一擊,鐘銘知道自己若是不躲,必會(huì )重傷。


    但若是躲了,身后的楚月肯定性命不保。


    最終他還是沒(méi)有挪動(dòng)腳步,毅然對沖了上去。


    “彭!”


    一聲瘆人的悶響。


    鐘銘整個(gè)人倒飛出去,重重摔落在地,胸前多了五個(gè)猙獰血洞!


    而那丑陋老者也后退一些距離,卻是沒(méi)有跌倒。


    由此看來(lái),兵蟻和兵蟻長(cháng)的實(shí)力,確實(shí)相差很大。


    “該死家伙,等我殺了那女人,再收拾你!”


    兵蟻長(cháng)咬牙切齒的怒吼一聲,再次向楚月沖去!


    “殺了她!”


    “殺了她!”


    螞蟻組織成員們歇斯底里的嘶吼。


    仿佛只要殺了那女人,他們就能獲救。


    眼前這一幕,楚天齊和陸晨等人,都露出了悲哀之色。


    他們現在身中毒害和重傷,根本無(wú)力拯救那個(gè)女人。


    而眼見(jiàn)那丑陋老者面目猙獰的殺向自己,楚月和界星彤已然驚駭欲絕。


    現在沒(méi)有了鐘銘的保護,她們沒(méi)有任何抵抗之力,只能任人宰殺。


    一時(shí)間,這對母女萬(wàn)念俱灰,只能緊緊依偎在一起,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然而等了片刻之后,想象中的痛苦卻并沒(méi)有到來(lái)。


    楚月和界星彤睜開(kāi)的眼睛,茫然的向前望去。


    駭然發(fā)現那兵蟻長(cháng)的干枯褶皺的手爪,已經(jīng)近在遲尺,卻停在那里一動(dòng)不動(dòng)。


    只是那布滿(mǎn)血絲的渾濁雙眼,死死的瞪著(zhù)她們,好似十分的不甘。


    兩人這才發(fā)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僵在了原地,只有腦袋還可以動(dòng)。


    而不僅她們是這樣,貌似全場(chǎng)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除了腦袋,身體已經(jīng)無(wú)法動(dòng)彈。


    也正是因為如此,兩人才幸免于難。


    這一刻,大廳內一片死寂。


    仿佛整個(gè)世界陷入了靜止,空氣都凝固了起來(lái)。


    “完了,全完了,永噩禁地降臨了,死了,全都要死了……”


    丑陋老者保持著(zhù)原有的姿勢,發(fā)出一陣陣絕望的哀嚎。


    聞言,在場(chǎng)每個(gè)人也都意識到,噩夢(mèng)之核終于開(kāi)啟了永噩禁地!


    也正是那力量將他們完全禁錮。


    此刻,他們已經(jīng)陷入萬(wàn)劫不復的深淵,再也沒(méi)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霎時(shí)間,全場(chǎng)所有人心如死灰,絕望的等待死亡的降臨。


    仿佛回應他們一般,空中那已然變得無(wú)比巨大,散發(fā)著(zhù)久遠氣息的黑色種子,驟然閃耀出無(wú)比強烈的黑光!


    緊接著(zhù),在所有人驚恐莫名的注視下。


    本章未完,點(diǎn)擊[下一頁(yè)]繼續閱讀-->>


    【我的養成系噩夢(mèng)】【】


    那黑氣繚繞的巨大種子,忽然長(cháng)出一條條粗壯的根系,猶如一頭頭黑龍,朝著(zhù)他們席卷而來(lái)!


    剎那間,已經(jīng)被禁錮的眾人,全部被根系所纏繞,根本毫無(wú)抵抗之力。


    下一刻,所有人都閉上了雙眼,失去了意識,再也沒(méi)有任何動(dòng)靜。


    而就在此時(shí),黑色種子赫然從中間裂開(kāi)!


    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沖天而起!


    直破蒼穹!


    頃刻間,黑色光柱極速膨脹,將整個(gè)莊園,甚至方圓幾十公里的土地全部籠罩!


    從遠處望去,一棵遮天蔽日的黑光樹(shù)影,赫然屹立在大地之上!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