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清風(fēng)碎虛 > 第380章 業(yè)火破幻術(shù)

第380章 業(yè)火破幻術(shù)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地面的距離的顫動(dòng),一股可怕的毀滅力量直沖下數十丈。


    “你是誰(shuí)!”


    清風(fēng)的出現,頓時(shí)讓四殺齊齊怔住的,清風(fēng)的速度很快,就連他們也不由自主的驚詫了一下。


    “你把人弄哪去了!”


    魂殺盯著(zhù)清風(fēng),一種擾亂心神的波動(dòng)從他眼里擴散而出,他的目光躍過(guò)盧宣等人,落到清風(fēng)的臉上。


    盧宣柯罡等人在清風(fēng)的身前,此時(shí)反應過(guò)來(lái),立即轉頭。


    “是吳清風(fēng)!”


    “你怎么會(huì )在這里!”盧宣條件反射的問(wèn)道。


    他們這里的人都跟清風(fēng)的有過(guò)一些過(guò)節,如今局勢危急,他們很擔心清風(fēng)會(huì )背后給他們來(lái)一槍?zhuān)屣L(fēng)可是能夠匹敵方書(shū)天的天才。


    “幻術(shù)?”


    而此刻,清風(fēng)沒(méi)有理會(huì )他們,覺(jué)察到魂殺,眼中有某種波動(dòng)流轉而出,他眼里悄無(wú)聲息的泛起一種奇異的光澤,他同樣盯著(zhù)魂殺。


    兩種波動(dòng)震蕩開(kāi)來(lái),在空中碰撞,清風(fēng)魂力爆發(fā),陡然眼中亮光閃爍。


    “古瞳碎心!”


    清風(fēng)一聲低喝,魂殺突然的眼球一顫,他眼前的世界竟然有些忽明忽暗起來(lái),如果不是他魂力強悍,此時(shí)他應該墮入清風(fēng)瞳術(shù)中。


    下一秒,魂殺猛的晃動(dòng)腦袋,然后驚訝的看著(zhù)清風(fēng),急道:“是古家的古瞳碎心,你是古家的人?!”


    清風(fēng)笑了笑,搖頭道:“有點(diǎn)見(jiàn)識,不愧是七殺第五,不過(guò)我并不是古家的人!


    魂殺靜默了片刻,古家什么時(shí)候有這么一號人物跟天劍宗有關(guān)聯(lián),雖然清風(fēng)否認,但是他們卻已經(jīng)認定清風(fēng)是古家的人,而他們所說(shuō)的古家。


    是隱界的古家!


    對方四人此時(shí)警惕的盯著(zhù)清風(fēng),而天劍宗的弟子有些駭然的看著(zhù)清風(fēng),他竟然非但沒(méi)有受到魂殺的影響,反而還擊破魂殺的幻術(shù)。


    要知道,他們這群人剛才落入幻術(shù)之中,幾乎是全軍覆沒(méi)。


    清風(fēng)冷眼掃了他們一眼,“飛揚和唐輝是我兄弟,方書(shū)天和的馮淵杰很大的膽子,我會(huì )找他們的算賬的!


    眾人的喉嚨滾了一下,幾乎不敢直視清風(fēng)的雙眼,他們能夠感受到清風(fēng)的殺意。


    “大敵當前,今天先不和你們計較!鼻屣L(fēng)緩緩的走向他們,他們一邊松了一口氣,一邊急忙給清風(fēng)讓出一條道路來(lái)。


    莫無(wú)邪此時(shí)收回血色骨扇,看到下方一道青色的身影走上前來(lái),有些驚疑,天劍宗的弟子似都很怕這個(gè)人。


    除了方書(shū)天和馮淵杰,天劍宗的其他的弟子,他并沒(méi)有理會(huì )過(guò)。


    因為他們沒(méi)有那個(gè)資格引起他的關(guān)注。


    “四殺怎么了?”


    忽然,莫無(wú)邪看到四殺警惕的定著(zhù)清風(fēng),四人很配合散開(kāi),走到清風(fēng)身前四面。


    他從未見(jiàn)過(guò)四殺這么警惕的對待一個(gè)武者,而且還只是一個(gè)先天一重的武者,魂殺此時(shí)面色凝重,身上魂力波動(dòng),隨時(shí)都會(huì )出手。


    “是他救走了那兩人!”


    莫無(wú)邪猛然掃視眾人身后,驚愕的發(fā)現他追殺的兩個(gè)人消失了,就在剛才他全神貫注和方書(shū)天馮淵杰對戰的過(guò)程中。


    “四殺,給我殺了他!”莫無(wú)邪的握緊的骨扇,喝令道。


    膽敢壞他的好事,雖然此時(shí)看不到清風(fēng)長(cháng)發(fā)之下的臉頰,但是他不會(huì )在乎下面的人是什么身份。


    莫無(wú)邪唯獨想要他的命!


    “是!”


    四殺齊齊一點(diǎn)頭,身影立即化作四道黑影,手中寒刃泛光,立即將清風(fēng)圍住。


    “都是先天二重的武者,氣息隱藏得不錯啊……”清風(fēng)的神識掃過(guò)四人,面色平靜,呵呵一笑。


    “你竟然能夠看穿我們的修為,以先天一重的修為,你是怎么做到的!


    鷹殺一怔,清風(fēng)竟然能夠看穿他們的修為,他們的斂息術(shù)是地階的輔助武技,剛才盧宣等人就沒(méi)有一個(gè)人看得出來(lái)。


    另外三都面色詭異的看著(zhù)清風(fēng),似乎……清風(fēng)并不畏懼他們。


    “動(dòng)手!合擊!”四殺開(kāi)口道,他主控場(chǎng),名為的控殺。


    魂殺、云殺、鷹殺三人齊齊一動(dòng),四人瞬間占據清風(fēng)東南西北四個(gè)角落,武元全部沸騰起來(lái)。


    “九幽魂曲!”


    突然,魂殺的眼中有兩團黑色的火焰燃燒起來(lái),他的嘴里吟唱出一首哀歌。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jiàn)!


    一種觸動(dòng)靈魂的旋律在眾人的新建回響,仿佛被觸動(dòng)了心靈深處最柔軟的地方,眾人不自覺(jué)有種潸然淚下的感覺(jué)。


    仿佛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一樣,盧宣等人有種空蕩蕩的感覺(jué),茫然的望著(zhù)四方,他們此時(shí)想著(zhù)能夠墮下九霄,把丟失的東西找回。


    “道心魂火終歸滅,塵土言笑落深宵!


    一曲波動(dòng)心弦的九幽魂曲,在場(chǎng)中震蕩出讓人哀嘆的婉約。


    清風(fēng)置身無(wú)邊的韻律波濤當中,如小葉扁舟,茫茫無(wú)涯的浪潮中,他舉目四顧,天大地大,卻只有他一身伶仃漂泊。


    不自覺(jué)的,清風(fēng)無(wú)盡的悲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看到清風(fēng)緩緩的閉上眼睛,魂殺眼中黑火閃爍了一下,他朝另外三殺示意了一下。


    三人齊齊興奮的點(diǎn)頭,他們的武元如同烏云一般涌出,潛藏著(zhù)洶涌的殺機,從三個(gè)角落靜悄悄的向清風(fēng)涌去。


    清風(fēng)竟不自知。


    “還以為是什么厲害的角色!蹦獰o(wú)邪搖搖頭,旋即望向四周,這座山頭已經(jīng)成了森林的墓地,放眼望去,都是凌亂的樹(shù)木廢墟。


    遠處郁郁蔥蔥,山脈起伏如虬龍,綿長(cháng)向遠方,不見(jiàn)盡頭,偌大的荒獸山脈,要找出兩個(gè)人談何容易。


    “都是這該死的家伙干的好事!”莫無(wú)邪怒罵一聲,就要飛馳前去搜尋。


    突然地,清風(fēng)站在地面上,搖了搖頭,緩緩的開(kāi)口道:“空蕩的世界,可惜了……我有一顆紛亂的心!


    聞言,魂殺驟然色變,“你竟然沒(méi)事!”


    天空上,莫無(wú)邪的身影為之一頓,清風(fēng)笑著(zhù)睜開(kāi)眼睛。


    “殺!”


    無(wú)邊的武元,突然凝成千軍萬(wàn)馬,清風(fēng)仿佛瞬間被的挪移到了一處血色燎原的戰場(chǎng),金戈鐵馬踏碎地面,一道道漆黑鐵蹄朝他急沖而來(lái)。


    猶如山崩地裂般,清風(fēng)的腳下,此時(shí)竟然再開(kāi)裂。


    他的耳邊響著(zhù)鎮定動(dòng)地的喊殺聲,在這血腥的黑色戰場(chǎng)中,只剩下他一個(gè)人,獨自面對千軍萬(wàn)馬。


    風(fēng)蕭蕭兮易水寒,壯士去兮不復還。


    悄然一種蒼涼悲慟的聲音響徹他的心間。


    黑色的戰場(chǎng)外,魂殺手中掐動(dòng)一道道法決,一股股荒涼帶著(zhù)死氣的波動(dòng),傳入到另外三殺的圍殺之中。


    掃視四周,清風(fēng)知道,這無(wú)盡的鐵蹄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藏在其中的三道殺機。


    隱約,他能夠看到幾抹殘影在戰場(chǎng)中掠過(guò)。


    偶爾是在馬背上,偶爾從長(cháng)戈上飛掠而過(guò)。


    他們是黑夜潛行者。


    清風(fēng)突然站定在原地,面對著(zhù)的疾馳來(lái)的鐵蹄,忽然輕笑一聲,“幻術(shù)加攻擊,這種合擊似乎威力很大啊……


    說(shuō)著(zhù),他的身邊,一陣熾熱的浪潮掀起,從外面看,黑色的武元再劇烈的波動(dòng),熱浪從其中震蕩而出,天地元氣隨之波動(dòng)起來(lái),向更遠的地方傳蕩開(kāi)去。


    越來(lái)越遠,突然的,五千米內的天地元氣掀起狂風(fēng),火屬性的元氣滾滾而動(dòng),朝這邊瘋狂的涌來(lái)。


    天地元氣灌注而入,四殺面色驟變,這是五重火之法則的氣息。


    魂殺突然噴出一口精血,千軍萬(wàn)馬瞬間挪移了千百米,直接到了清風(fēng)的身前。


    萬(wàn)千鐵蹄瞬間踏像清風(fēng)的頭顱,而此時(shí),三殺從三個(gè)角落,臂刃寒芒吐露,殺機畢現,匹練的武元凝出三道無(wú)聲的劍芒,幽黑的寒芒劃破空氣而來(lái)。


    從上到下,要將清風(fēng)切成三段。


    此時(shí)清風(fēng)就像是山岳巨人一般高昂著(zhù)軀體,他的目光中有火光閃爍。


    能夠覺(jué)察到身邊的殺機,清風(fēng)卻淡然直立。


    “第一式!業(yè)火焚心!”


    清風(fēng)一手揮出,磅礴的天地元氣和他的魂力波動(dòng)一起,在這片天地蕩漾而開(kāi),這種波動(dòng),讓人有一絲的心悸。


    無(wú)形火焰蔓延開(kāi)來(lái),這火焰不是攻擊于人身上,而是對準武者的魂力識海。


    千萬(wàn)鐵蹄在股無(wú)形的火焰焚燒之下,一種搖晃,有些模糊起來(lái),整個(gè)黑色的戰場(chǎng)在震顫,仿佛要地震一般,愈演愈烈。


    某個(gè)時(shí)刻,突然間,黑色的戰場(chǎng)刺啦一聲破裂開(kāi)幾個(gè)大口。


    無(wú)形的火焰纏繞著(zhù)一道道魂力,追索到魂殺的魂力,一道道盛放開(kāi)怒焰,將他的魂力燒灼干凈。


    “撤!”魂殺驚喊一聲,識海感覺(jué)到一種火燙的溫度在飆升,猛然他強行切斷幻術(shù)。


    整個(gè)黑色的戰場(chǎng)在這一瞬間潰散開(kāi)來(lái)。


    但是,他棄卒保車(chē)的目的沒(méi)有達成,無(wú)形的業(yè)火一剎那失去限制,以清風(fēng)為中心,猛烈的爆發(fā)開(kāi)來(lái)。


    剎那間,他們的心神一陣晃蕩,尤其是魂力受創(chuàng )的魂殺,他的眼前出先了一個(gè)個(gè)猙獰的面孔,他們的身上血肉模糊,森白的掌骨凝聚著(zhù)一道道鬼火。


    他們呼喊著(zhù)魂殺的真名,一個(gè)個(gè)朝他殺去。


    “你們不要過(guò)來(lái)!”


    魂殺面色慘白,這些面孔都是在挑選七殺過(guò)程中,死在他手上的同門(mén)師兄弟。


    他們的慘叫聲凄厲冷冽,在他的識海內瘋狂的尖叫,魂殺猛然抱住腦袋,驚恐的大叫。


    “!”


    業(yè)火焚心,孽因越重,業(yè)火越大。


    魂殺是四人中最慘的一個(gè),他抱頭慘呼,眼睛泛白,突然栽倒在地上。


    其他三人則是在驚恐中手足無(wú)措。


    “孽因,孽果!鼻屣L(fēng)搖搖頭,而此刻,莫無(wú)邪震驚的看著(zhù)盯著(zhù)下發(fā),三殺的攻擊竟然潰散在空氣中。


    !!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