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字:
關(guān)燈 護眼
米飛小說(shuō)網(wǎng) > 護美高手在都市 > 第2431章 不是結局的結局

第2431章 不是結局的結局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yáng)冕),武神,
    飛機徹底飛離浙海大學(xué)眾人的視野之中。


    剛剛那個(gè)還在追求陳小蝶,并且追求了這十幾年的那個(gè)小伙子,目瞪口呆。


    他的腦海之中,回蕩起原來(lái)陳小蝶在開(kāi)學(xué)典禮上所說(shuō)的話(huà)語(yǔ):“我很感謝你喜歡我。但你說(shuō)的這些東西我都不缺。而且我相信,老公娶我的時(shí)候,八百八十八架飛機都不成問(wèn)題!


    可不是嘛,八百八十八架飛機,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而且,還是軍方提供的飛機!


    “死心吧!我就說(shuō)嘛,齊天男神怎么可能把‘放過(guò)’小蝶女神嘛!


    “我早就看好他們了,只是不知道,蘇月女神怎么樣了!


    “還有小琴女神,等等,他們今天,好像都不在!


    “難道……”


    他們望著(zhù)天空,不斷遠去的八百八十八架飛機,目光更為呆滯。


    等飛機離開(kāi)后,在浙海學(xué)校的大屏幕上,有著(zhù)一處島嶼,此時(shí)此刻,密密麻麻的人頭,湊在了一起。


    眼尖的人發(fā)現,他們的女神,竟然都在這里,她們身穿婚紗,美妙絕倫。


    不僅是浙海大學(xué),在這個(gè)世界上的每一個(gè)角落,只要有大屏幕的地方,都出現了這樣的畫(huà)面。


    哪怕,在中心大陸,九大地域,也都紛紛出現了一個(gè)光屏,光屏上,正是婚禮的全部。


    齊天這是在用自己的行動(dòng),告訴他的老婆們,他要給她們一場(chǎng),最完美的婚禮!讓全世界的人,都見(jiàn)證著(zhù),她們的婚禮。


    飛機上。


    陳小蝶看著(zhù)齊天的側臉,目光中,充滿(mǎn)了溫柔。


    她看到飛機的第一眼,就已經(jīng)明白,齊天回來(lái)了。


    只是,她也沒(méi)想到,齊天竟然記得,當年她說(shuō)過(guò)的那些話(huà)。


    “老公!


    “嗯?”


    “我想你了!


    “傻丫頭!


    齊天笑著(zhù)揉了揉她的頭發(fā)。


    “等婚后,我們也要一個(gè)寶寶好不好?”


    “好!


    “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


    “男孩子吧!


    “為什么?”


    “女孩子已經(jīng)有小橙子了!


    “我們……唔唔……”


    飛機,緩緩到了那片島嶼,降落。


    身穿盛世公司專(zhuān)門(mén)定制的西服的齊天,帥氣的走了下來(lái),他牽著(zhù)一個(gè)身穿寶藍色連衣裙的女孩子,走向眾人。


    陳小蝶與眾不同,在場(chǎng)之人,一眼就能看出來(lái),陳小蝶的身份和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


    齊天牽著(zhù)陳小蝶,緩緩走向了自己的老婆們。


    “老公,為什么不提前跟我說(shuō)?”陳小蝶忍不住的有些“責怪”,但內心卻是驚喜的不得了。


    “說(shuō)出來(lái),驚喜就沒(méi)有了!饼R天嘿嘿笑道。


    所有人都微笑的看著(zhù)齊天和他的女人們。


    他的女人,身上的每一件婚紗,都是這個(gè)世界上,最獨一無(wú)二的婚紗。


    這也是pronovias公司,為她們每人打造最獨一無(wú)二的婚紗。


    其實(shí),早在十年前,齊天就吩咐pronovias公司開(kāi)始制造婚紗,等待著(zhù)他的歸來(lái)。


    這一天,這些婚紗,終于派上用場(chǎng)了!


    與此同時(shí),pronovias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也十分榮幸的被齊天邀請到這里參加這場(chǎng)無(wú)與倫比的婚宴。


    萬(wàn)人分開(kāi),最中間的,是一塊巨大的紅毯,紅毯可容納三十人并肩行走。


    齊天站在最中間,在他的左手邊,是最?lèi)?ài)的陳小蝶。


    右手邊,是難以割舍、生死與共的慕容艷婷。


    其他老婆,依次分開(kāi)。


    而齊天懷里,抱著(zhù)的是小橙子,這也代表了,小橙子在齊天心中最獨一無(wú)二的地位!


    突然,這片天地之間,猛地出現了一道道無(wú)比強大的氣息,這些氣息,遠遠要比這個(gè)世界的人,更加強大。


    就仿佛,他們隨便伸出一根手指,便是可以碾壓這里無(wú)數人。


    齊天的侍衛們如臨大敵,所有人都有些憤怒的看著(zhù)遠方。


    是誰(shuí)不長(cháng)眼,竟然今天來(lái)?yè)v亂?


    “哈哈!齊天,你小子結婚了也不說(shuō)一聲,竟然這般匆忙!”


    一道爽朗大笑,傳入眾人耳中,一道身穿火紅色長(cháng)袍的中年男人,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他仿佛踩著(zhù)火云而來(lái)。


    他來(lái)之后,一揮手,天地之間,仿佛被火紅色渲染,而他出現之后,則是站在了一旁。


    而隨著(zhù)他落地,這片天地,又有無(wú)數道強大的氣息,逐一浮現。


    這些氣息,讓人心驚膽顫。


    “炎尊,來(lái)此也不提前說(shuō)一聲,啊啊啊,真是狡猾!


    “這家伙,難道想先來(lái)趕禮,讓至尊記住嗎?”


    “哎哎,好多人?可是這些人都好弱啊!


    “那個(gè),是至尊?”


    天地之中,突然多出了數百道身影,他們每一個(gè)的身上,都有著(zhù)至高無(wú)上的氣息,比島嶼上的數萬(wàn)身影,都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島嶼上,所有人如臨大敵,有些不知所措。


    這些人,隨隨便便拿出一個(gè),便足以碾壓他們無(wú)數次,這竟然,出現了數百人?


    他們轉頭看向齊天。


    齊天干咳一聲,聲音淡淡而出:“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各位既然來(lái)了,那么就坐下,稍后小喝一杯!


    這聲音十分清淡。


    但落在那數百個(gè)強者的耳中,卻是讓他們身體一震,急忙落地,站在人群之中。


    齊天一句話(huà),便是讓這些強者,乖乖下來(lái),這一點(diǎn),又讓眾人,萬(wàn)般震驚。


    一句話(huà)就能讓這些強者如此聽(tīng)話(huà),那么齊天,該是有多么強大?


    “爹爹,他們是什么人呀?”小橙子對他們的氣息感到害怕,但這些人又好像被爹爹的一句話(huà)就震懾到了。那豈不是,爹爹更厲害?


    “他們都是爹爹的朋友!饼R天微微一笑。


    這一刻,所有人都松了口氣。


    齊天挽著(zhù)老婆們,走向了遠處的教皇。


    教皇身前,有二十幾個(gè)白色的石樁,石樁上,分別有著(zhù)一個(gè)小盒子。


    這小盒子里面,裝著(zhù)的是dr的戒指。


    但這里面的每一個(gè)戒指,都在市面上,找不到。


    dr公司雖然說(shuō),每一個(gè)人一生只能買(mǎi)一次dr戒指,但他們公司對齊天開(kāi)放了特權!


    齊天的老婆,都能免費獲得dr公司首席設計師親自設計的婚戒一枚!


    也唯有齊天,才會(huì )得到這樣的特權!


    只是dr公司自己都沒(méi)有發(fā)現,今天給齊天的特權卻是為他們公司,帶來(lái)了相當巨大的名氣。


    要知道,齊天的婚禮直播,不止在全球,更是在無(wú)數位面,包括中心,都在直播!


    這里的人,不是以?xún)|記,而是以兆為單位來(lái)計算!


    “小蝶老婆,謝謝你陪伴我這么久,不離不棄,我也終于,能夠完成以前的承諾,把這個(gè)戒指,戴在你的無(wú)名指上!


    齊天面帶微笑,將手中寶藍色的戒指,戴在了陳小蝶的無(wú)名指上,在她的朱唇上,親了一口。接著(zhù),走到了仙女姐姐的面前。


    “仙女姐姐,你一直都是我的夢(mèng)中情人,現在情人走出夢(mèng)里,來(lái)到了我的眼前,這一切,都好似做夢(mèng)一樣!你永遠,都是那么的漂亮,但這份漂亮,將會(huì )永遠屬于我!”


    仙女姐姐,伸出了自己的玉手,她同樣帶著(zhù)真絲手套,只是皮膚的白皙和手套仿佛已經(jīng)連成一體,她臉上,也洋溢著(zhù)幸福的笑容。


    戒指和無(wú)名指合在了一起,她沒(méi)有等待齊天走上來(lái),這個(gè)不吃凡間煙火的仙子,往前走了一步,朱唇輕輕的印在了齊天的臉頰上。


    讓人好生妒忌。


    齊天走到蘇月面前,蘇月眼中有霧氣,她等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她的眼淚,緩緩滑落。


    小橙子瞪圓了眼睛,原來(lái)嚴厲的三娘也有落淚的時(shí)候啊。


    “你永遠都是我的美女姐姐,永遠,都是我最?lèi)?ài)的女人!你是獨一無(wú)二的,沒(méi)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齊天親了蘇月一口,卻是被蘇月環(huán)抱住脖子,哭了起來(lái)。齊天拍著(zhù)蘇月的后背,輕輕拍著(zhù)。


    這一刻,誰(shuí)都不愿意去打攪他們,更愿意把時(shí)間,讓給他們。


    但蘇月知道,還有數十個(gè)女人,在等待著(zhù)她們幸福的時(shí)間,所以,蘇月讓開(kāi)了,臉上,浮現了笑容,看著(zhù)齊天,走向夏琴。


    夏琴此時(shí)此刻,一直微笑,從最開(kāi)始,齊天就十分疼愛(ài)她,她的性格也很好,也不會(huì )去打攪齊天,更愿意做齊天的夏琴。


    “小琴老婆,你一如既往的可愛(ài)漂亮大方美麗,你的容貌,你的樣子,似乎在第一次見(jiàn)到你的時(shí)候,就停留在了我的腦海里,永遠不會(huì )抹去,它也永遠不會(huì )隨著(zhù)時(shí)間的遷移而被抹去!


    夏琴羞澀的伸出了玉指,讓齊天帶上那一枚戒指之后,抱住齊天的脖子,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還有姐姐等著(zhù)呢!


    齊天摸了摸她的腦袋,笑了起來(lái)。


    婁韻純還是那個(gè)金發(fā)的婁韻純,還是那個(gè)刺客婁韻純,只是她再也逃不出齊天的手掌心,也不愿逃出齊天的手掌心了。


    “老公,我會(huì )老老實(shí)實(shí)的呆在你身邊,不給你添麻煩。我會(huì )很乖的!”


    這一次,是婁韻純自己表白。


    “我也一樣!


    不知為何,站在婁韻純身邊的艾莉也是如此,她現在很怕齊天,她想起了當年,因為自己任性,齊天就讓自己下不了床的事情。


    齊天無(wú)奈搖頭道:“這個(gè)世界,哪怕你們把天桶出個(gè)簍子,老公也能幫你們補上。只要你們想,就去做吧!”


    笑著(zhù)將戒指給他們帶上,這兩女,也是給了齊天最為難忘的回憶!在她們臉上親了兩口后,齊天走到了阮璐璐的身前。


    如果說(shuō),這里有有人不愿意在明面上嫁給齊天的,只有一個(gè)人,那就是阮璐璐。


    齊天找到三師姐的時(shí)候,后者正在紐約大街購物,被他強行拉了過(guò)來(lái)。


    “以前我不能給你名分,但現在可以了,我只想名正言順的把你娶回家。你,就是我的,阮璐璐!


    齊天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因為,他說(shuō)這話(huà),不是開(kāi)玩笑,也沒(méi)有任何開(kāi)玩笑的打算。這也是齊天第一次,直呼其名。


    阮璐璐呆了,站在原地,先是不知所措,隨后欣然接受。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


    她接受,接受了齊天一切的愛(ài),這一次,她不顧一切,看著(zhù)手上的戒指,大明星阮璐璐笑容有些花癡。


    齊天站在了尹環(huán)瓊的面前,笑瞇瞇的問(wèn)道:“環(huán)瓊,開(kāi)心嗎?”


    尹環(huán)瓊主動(dòng)的把手伸出來(lái),在帶上戒指之后,吻了齊天一下,緩緩眼睛后,輕輕說(shuō)道:“這是我這輩子以來(lái),最開(kāi)始的一天,沒(méi)有比這個(gè)更開(kāi)心的一天了!


    齊天走過(guò)莫曉靜、走過(guò)于蕊、走過(guò)童晶、走過(guò)唐映雪等等等等,他看著(zhù)自己的這些女人們,面帶微笑,給她們戴上戒指,親吻她們的面頰。


    包括莉娜,在幾年前終于把中文學(xué)到大成,甚至不看面貌,只看口音,都覺(jué)得她是一個(gè)華夏人。她找齊天找的很辛苦,但齊天卻不在,因為和齊天有關(guān)系,又十分喜愛(ài)齊天,陳小蝶就幫她在浙海安了家。


    這件事,是蘇月告訴齊天的,應該給莉娜一個(gè)名分。所以齊天給了。


    齊天的話(huà)語(yǔ),讓她們知道,在齊天的心中,她們每個(gè)人,都有自己的地位。


    最后的最后,齊天來(lái)到佘泠泠的面前,牽起她的手掌,那里,原本有一枚戒指,但此刻,齊天依舊,拿起了第二枚dr戒指,戴在她的無(wú)名指上。


    “泠泠,從第一次見(jiàn)到你開(kāi)始,我就被你吸引,哪怕這么多年來(lái),對我的吸引力,從未下降。老天都注定了,你是我心中的摯愛(ài)!”


    佘泠泠冷若冰霜的臉上,終于揚起了笑容,這一抹笑容,如同絢爛的茉莉花一般好看。


    齊天的女人們,都在旁邊,露出了微笑。


    當戒指戴在佘泠泠的手上,她也成了這個(gè)世界上,唯一一個(gè)擁有兩個(gè)dr戒指的女人。


    “這一刻起,我是最幸福的女人,沒(méi)有之一!”


    佘泠泠的一番話(huà),說(shuō)出了齊天女人們的心聲。此時(shí)此刻的她們,都覺(jué)得自己是這個(gè)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爹爹,我也要戒指!”一旁的小橙子拉著(zhù)齊天的衣袍,大聲的說(shuō)道。


    “哈哈,小橙子快到二師公這里來(lái)!


    “小橙子好可愛(ài)!


    “誰(shuí)以后要是娶了小橙子,那就是天大的福氣了!”


    眾說(shuō)紛紜,dr的首席設計師已經(jīng)將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下,準備送出之時(shí)。


    齊天抬起手來(lái),在他的掌心之中,有著(zhù)一枚極為絢爛的紫水晶戒指。


    “小橙子,這枚戒指,是獨一無(wú)二的,爹爹給你帶上好嗎?”


    看到齊天手中的戒指竟然比眾多娘親的還要好看,小橙子格外的開(kāi)心,伸出稚嫩的手掌。


    而齊天,則是幫小橙子,帶上了這一枚規則之戒。


    這一枚戒指上,有著(zhù)無(wú)數的規則,在場(chǎng)之人有不少強者,他們都能感覺(jué)到,這個(gè)戒指上那強悍的規則之力!


    可以說(shuō),僅僅帶著(zhù)這一枚戒指,只要齊天不死,那么沒(méi)有人,可以傷害到小橙子!


    當然,這一點(diǎn),小橙子自己不知道,她只知道,這一枚戒指,很好看,并且是爹爹送給她的,意義不同。


    眾人感嘆,小橙子簡(jiǎn)直就是喊著(zhù)金鑰匙長(cháng)大的,是個(gè)超級富二代。什么都不愁。


    齊賢、齊美兩姐妹在一旁看著(zhù)主人,內心羨慕極了,但齊天走到了她們的身邊。


    給她們戴上了戒指。


    因為身份原因,她們不是齊天的老婆,但卻永遠是齊天的人。并且,齊天賜予了她們永恒的生命。


    齊天當年說(shuō),要找二十六個(gè)老婆,比大師傅多,現在,二十六個(gè)老婆,已經(jīng)在他的兩側。


    教皇也是第一次見(jiàn)證這么多人同時(shí)結婚,不禁也是微笑了起來(lái)。


    他這樣的人,給明星主持婚禮,給名人主持婚禮,給很多人主持婚禮。


    但就今天來(lái)的這些人之中,可以看出,齊天的地位,相當不一樣。


    就上流社會(huì )金字塔的那一撮人,就已經(jīng)出現在了這里。甚至,還有不少人,想擠破腦袋進(jìn)來(lái),都沒(méi)有機會(huì )。


    請帖,是昨天晚上接到的。


    本來(lái)這些人里面,有些人有很急迫的事情。但在接到請帖的幾分鐘內,他們都將事情,給推了。


    足以說(shuō)明,即便齊天十年不在,他的名氣,依舊是這個(gè)世界上,最牛逼的!


    神父看著(zhù)單子上的臺詞,緩緩開(kāi)口。


    “齊天先生,請問(wèn)您是否愿意迎娶你身邊這二十六位(漂亮、溫柔、賢惠、冰雪聰明的)姑娘做你的妻子,愛(ài)她們、安慰她們、尊重她們、保護她們,像你愛(ài)自己一樣。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論她們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於她,相親相愛(ài),直到離開(kāi)這個(gè)世界!


    齊天偏頭看了一眼她們,點(diǎn)了點(diǎn)頭,說(shuō)道:“我愿意!


    神父轉頭,看了一眼二十六位姑娘,緩緩問(wèn)道:“佘泠泠小姐、陳小蝶小姐、蘇月小姐、阮璐璐小姐、夏琴小姐、月雅香小姐(仙女姐姐)、婁韻純小姐、艾莉小姐、陸婉彤小姐、莫曉靜小姐、于蕊小姐、尹環(huán)瓊小姐、吳晶小姐、柳蔓眉小姐、冉妍小姐、伊麗莎白小姐、倪萍小姐、莉娜小姐、夢(mèng)神小姐、胡月筠小姐、黃莉小姐、唐映雪小姐、安以晴小姐、慕容艷婷小姐、吳凡小姐、閔茂小姐。請問(wèn)你們是否愿意嫁給你身邊這位(英俊、帥氣、善良、才華橫溢的)青年做你們的丈夫,愛(ài)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ài)自己一樣。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論他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貞於他,相親相愛(ài),直到離開(kāi)這個(gè)世界?”


    眾女齊聲道:“我愿意!”


    教皇的任務(wù)落下帷幕,宴會(huì )開(kāi)始。


    她們還有一個(gè)任務(wù),就是和齊天一起,去給大師傅和大師娘,還有齊天的爹娘敬酒。


    她們的婚紗照,一共有二十八個(gè)人,算上小橙子,可謂是羨煞旁人。


    婚禮上,收到禮物最多的,不是齊天,也不是齊天的女人們,而是小橙子。


    小橙子身上的寶貝,可以說(shuō),是這個(gè)世界上最多的。


    但誰(shuí)都知道,小橙子身上最值錢(qián)的,是齊天給的那一枚規則之戒!


    這個(gè)世界的規則之力,都容納在了這一枚戒指之中。


    ……


    ……


    一年后,陳小蝶誕下一子,男孩子,齊老二。


    在半年,蘇月誕下一子,女孩子,是齊三妹。


    再過(guò)十年,仙島上,有五個(gè)小孩子湊在一起。


    他們看上去,不過(guò)是十來(lái)歲,但每個(gè)人的氣息,都十分強大,至少至尊氣息。


    齊天有七個(gè)孩子,俗稱(chēng)七帝!


    但這里只有五個(gè)。


    ……


    ……


    與此同時(shí),在中心大陸的邊緣,一個(gè)二十歲的角色女子手中有著(zhù)無(wú)數的規則之絲。


    這些規則之絲,組成了一扇巨大的門(mén),立在她的面前。


    在她身邊,有一個(gè)十來(lái)歲的男孩子,一臉剛毅,看上去和齊天倒是極為相似。


    已經(jīng)二十歲的小橙子摸著(zhù)他的腦袋輕輕說(shuō)道:“別告訴爹爹了!


    小男孩皺著(zhù)眉頭:“大姐,你這樣去了那邊,爹爹會(huì )說(shuō)的!


    小橙子搖頭說(shuō)道:“記得幫我保密就好!


    說(shuō)完,一腳踏入其中。


    她前腳剛走進(jìn)去,其后有兩道身影瞬間出現,其中一人是面容沒(méi)有什么變化的齊天,他看著(zhù)規則大門(mén),眉頭微微皺起,看著(zhù)身邊的二兒子,摸了摸他的腦袋。


    在齊天身邊,是身穿藍色長(cháng)裙的陳小蝶。


    “小橙子去了那邊?”


    “看樣子是的,這丫頭,真是讓人不省心!


    “小橙子可是含著(zhù)金鑰匙長(cháng)大的,你不用擔心她!


    “哪能不擔心?那邊的世界兇險無(wú)比,不比中心,是一個(gè)獨立存在的世界,如果我不去,那么她不知道會(huì )遇見(jiàn)什么危險!


    陳小蝶靜靜的看著(zhù)齊天,不用齊天說(shuō),她已經(jīng)知道齊天的選擇,就如同當年一般,輕輕說(shuō)道:“要去就去吧,其他妹妹那邊我會(huì )幫你說(shuō)的。找到小橙子后,就回來(lái)!


    旁邊的二兒子齊弘抬起頭,那張帥氣臉龐,和齊天當年如出一轍。


    “爹,你要去哪兒?娘,你快勸勸爹!”齊弘知道爹爹要走,有些著(zhù)急。


    齊天摸了摸齊弘的腦袋,轉頭看著(zhù)陳小蝶哈哈大笑道:“這么多年,還是你最懂我!


    說(shuō)著(zhù),大手一揮,身前,規則大門(mén)瞬間出現,然后一腳踏了進(jìn)去,身形徹底莫入大門(mén)中……


    (全書(shū)終)
『加入書(shū)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wèn)題?點(diǎn)擊>>>郵件反饋
熱門(mén)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yáng)冕) 武神 長(cháng)生界 無(wú)上龍印